文章 > 短篇小说 > 列表

  • 道题望着这对童男靓女越看越喜欢,尤其是黑黑总是给人一种古典的味道,却又有着当代所有的可爱。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天就给你们主持婚礼吧。寄居在别人家的感觉在这快乐的日子里却总是有些遗憾与愧疚。黑黑,我们今天就要结......

  • 道题本来也想养宠物来,后来狠狠心买了一只王八,其实一开始本来想养只乌龟来,一听介绍是外来物种,内心立马就没有了兴趣。王八在水产市场上还不容易买到,但是终究还是买来了。据说有人拿一只王八垫在朽烂的床腿上,那人都老死......

  • 白林飞羽鸟相依,壁观尘裳水瀑迷。空谷幽幽千百载,白云苍狗作道题。这道壁石其实也是有名字的,此诗就是见证,诗名字叫做《壁上观》,不难发现这道壁名字唤作道题。这道题终于突破参悟出修者的模样,有点人的模样了,也就有点显摆......

  • 焦虑、不舍、思念让他一天接连抽掉五六包烟,即使身体因为烟酒产生各种不适他还是无法摆脱。这样的日子循环往复了一日又一日,尽管外面已经把他俩的恋情传的满城风雨,他依旧固执地睡在自己的单身公寓里,爱情的花朵在绽放之......

  • 第492节戟悟

    2020-06-28

    西门力士的兵器是一支大戟,入手沉稳深濯,稍微用一点力量的触碰就拉风的挥洒出瑰丽的弧线。了解兵器历史的知道,这种长戟矛槊那可是体制种的修者才能使用的,平头老百姓即使有钱也不可以买的到,所以一亮出来就让人觉的低人一......

  • 几人这一别,竟别了十年。温瞳再次从影坛翻红,大街小巷的电视屏幕上尽是她的电影周边海报。她所在的传媒公司和华青电影公司谈成了商业合作。如果没有那笔钱,他很难在这家公司的董事会占有一席之地。林慕均看着电视机屏幕......

  • 太阳在释放完内核的最后一缕光热后。地球自此沉陷永久的黑暗。这里已不再是往日的灯火璀璨。世界上的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屋子里都只是遗漏着点点星光。人类用光了木材,几乎喝光了林里的水。就这样赖以其生存的萤火虫被迫......

  • 这里的民宿门口摆满了奇花异草,每一株植物都被精心修剪过,风景秀丽,如一座世外桃源。到晚餐时间咯,就差你一个了。温瞳一个趔趄跌进了屋里,里面没有开灯。貌美的女子和高大帅气的男星站在昏暗的房内,温瞳进入演艺圈后整了容......

  • 自从安徽旅游回来之后,昂梅一直忙于照顾外婆,就最近上乍浦跑了一趟,游玩了一天。但一个问题,一直缠绕在昂梅的心头,就是自己在安徽黄山旅游时,跟那个李军睡在一起,却没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因为昂梅在初中时,读过有关的生理卫生......

  • 他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了,很快就被她的只言片语迷惑,嘴里时不时胡言乱语着念恩的名字,拽着温瞳的手怎么也不肯放。温瞳听见门外有人在喊她,捋了捋头发,将刚刚脱下的大衣披在肩上,打开了房门,是赵念恩等在门外。温瞳见是妹妹,慌张......

  • 裴奕文抱住赵念恩的身子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他的脑海开始浮现出过去和温瞳的种种,在她出现以前,万物有序,连窗外的栀子花都开的如此美好,但是今天这一切都变了,包括从前优雅的女神都一起变了,她不再完美,她的身上和周围的人一......

  • 一个女人的身子被重重地砸在锈迹斑斑的铁门上面,她的身子一动不动,再也没有将头抬起。她身旁的蒙面男子把目光移向了赵念恩,露出阴惨惨的笑容,紧接着朝着她的方向走来。她拐进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巷,拼命地向前狂奔,好躲开......

  • 古国花仙

    2020-06-22

    在古代的名湖古国,有一座风梅古镇,镇南建了座百年大宅,叫欧杨府,住着一户人家。有一天,夜里天空出现了祥云,此时府里那一位夫人,刚刚生下了一位女孩,父亲给她起小名子叫月月,正是天上的花仙下凡,长大了是位淑女。这户人家,正是一......

  • 流浪之生

    2020-06-22

    凌晨里的城市有些过分寂静,原本的喧哗已慢慢褪去,萧瑟的冷风下,唯有路边的灯光仍旧闪烁着,刺痛人的双眼。他瑟缩着身体,下意识将已经碎得不成样子的布搭在身上,风吹来一片落叶,飘过他的头顶,他便睁开眼睛,揉着疼痛不堪的双眼望......

  • 陈大年在村中是人人都羡慕的对象,找了个能干的老婆,生了四个孩子,两男两女,而且个个都十分有出息。因此村里经常看到陈大年出门散步时挂着的那张笑脸。陈大年身子骨也硬朗的很,尤其是他给孩子打电话时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左邻......

  • 淡淡回到了黑黑身边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可能要突破了,忍不住内心一阵狂喜,按捺住激动的心情来到一处僻静之处盘腿打坐。内心的气息奄奄弱弱的滋润出一方若空若明的境界,纤细而温馨的界从体外汲取着智慧与力量,那灵感与自体......

  • 今年春节,公司效益不好,提前放假,让我们这些外地员格外开心。我已经有两年,没有回家过春节了。我在网上早早订好火车票,然后去商场,买了一部智能手机。我爹辛苦一辈子,还在使用老式手机,这是我送给老爸的新年礼物。我又为在乡......

  • 放出蝙蝠本已触犯了天神,私自放出向天神祭祀的狼妖更是罪上加罪,才会引得疫情肆虐。村子上空还有几只血蝙蝠在盘旋,和那日贴着封条的山洞里的蝙蝠长得一模一样,疫情并没有完全过去。他们两人在村子里逗留了几日,见寻人无果......

  • 跟你有什么关系?男生斜着眼看他,说着就想把手伸向赵念恩想捏她的脸蛋。林慕钧的瞳孔突然缩小,从漆黑转化成幽绿,像极了一双蛇的眼睛,正直直地盯着眼前这个男生。他一个跨步向前,抓住了他的手臂,反手一拧,只听咔嚓一声,站在小......

  • 妈,我生病了。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啊,你再等等,等妈妈这部剧杀青这就回来。她觉得莫名地孤独,不再想打电话给任何人,不想和任何人聊天,只是看着手机屏幕一遍又一遍地亮起。温瞳的归校时间一拖再拖,因为延迟返校而屡次向老师请......

  • 呼呼的风声掩盖住了两人的说话声,姐妹俩逐渐远去的背影在漆黑的终点缩小成一个圆形的光点。街道旁一排排的路灯亮起,乔森从过去的回忆中醒过神来,空旷的道路上只有他一人。如今的他和上一世的恋人只有一步之遥,选对是天堂......

  • 一旁的管家见她这副打扮,把她带进了更衣室,里面陈列着一排排各种不同样式的泳衣。她在里面待了很久,挑了一件最保守的一件,才慢吞吞的出来。到了泳池边有一堆同学准备看她换好泳装的样子,看她把自己裹得跟粽子似的,切的一声......

  • 呦,真巧。顾婉瑜一脸不屑,心想真是冤家路窄,那个脖子上有恶心的伤疤的女同学和冒失鬼居然是同班同学。你好,我叫赵念恩,很高兴认识你。既然有缘成为同班同学,赵念恩也没有过分排斥,而是大方地向这位无礼的同学介绍自己,友好地......

  • 自从他进这个学校以来,温瞳就是他心目中的女神,他给她送过鲜花送过各式各样名贵的奢侈品,只是她从来没有对他表示过好感。我不是温瞳,我叫赵念恩。赵念恩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你就是赵念恩啊。男生眯缝着眼意味深长地看了她......

  • 你一顿吃几碗干饭啊,上这里来泡我。我清起来没好意思说你什么,你还不自觉。西门力士连手都懒得抬起来,嫌弃的说着淡淡。你这个人就没有良心,说的那么难听我来找你是泡你啊,我是跟你说话,话悟好不好。淡淡说着打开饭盒,六个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