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短篇小说 > 列表

  • 班主任可能也知道他俩的事,但是他没说破,可能因为他俩都不影响学习吧(补充一点:安袇是第一,宋嵩是第二)。毕业的时候,他们拍了好多照片,视频,宋嵩还在同学面前公主抱起安袇拍照,一把抱起,两头相遇,三三两两,四眼相视。空气是自......

  • 没有一种遇见不刻骨铭心,没有一种离开不难以忘却。宋嵩和安袇是高一下半学期认识的,那时微风不燥,阳光正好。向往文学内容的他们,经过了文理分科,他们都被分到了文科J班,宋嵩是他们班第一,安袇是第四,在此之前他们是不认识的......

  •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初见少爷,白衣翩翩,喜好喝茶,诗赋之能厉也,而小女,虽为皇上之侄女,但毫无宫中晶主之样子,喜喝酒,善......

  • 放学后妈,我回来了。沈瑜在门口换上拖鞋,却没有得到回应。她回过头来发现灯是灭的。不在家吗?沈瑜突然想起白天顾嘉诚的话,难道真的去了顾家?沈瑜突然之间很乱,她赶紧拨通妈妈的电话却只是听到电话筒里机械冰冷的女声对不......

  • AE86

    2020-03-31

    竹勿句。李荣:AE86ā~刘桑:Rockyourbády!李荣:AE86ǎ~刘桑:Rockyourbàdyright!房间光影交错,当时都很上头。李荣收回桌台上的半截腿,臃肥的臀舒服地回到椅上,寻声而来的一个女的,映着霓虹颜色的面容,气氛一度很......

  • 2102年,22世纪开端,长生不老及复生两大项目在光旬公司发出公告,再次引起社会热议,也引起多方注意。枯木逢春犹再发,为何人类不可以?!黎蕴几乎韵满了浑身的力气,出口的声音亦在极限徘徊,双眼布满了血丝,几乎看不到一丝光点。蕴......

  • 今天下午,一个妮子破门而入,我赶紧从被窝里起身,探头向门口处。顺滑的短发,眯着眼睛,她刚进门身子就滑向床边的板凳坐下。高鱼!你过来玩啦!我激动地用胳膊肘撑起上半身,并没有下床的意愿。高鱼是我侄女,从小我就跟一群小孩子......

  • 我赶紧转移话题,看到了她身后树立的画板,问她:你喜欢画画吗?你给我画一个呗!好呀!可是我不会!她有些犹豫,我就是嫌这不属于小孩子的犹豫。画画只要想画就可以了,画出自己心里所想象的就行了,没有会不会的。我不耐烦地跟她解......

  • 远隔万水千山的那头,林峰哆嗦着腿一次次悬空的踩着木梯,双手紧紧的握住两侧的护木,麻木而模糊的房顶上传来了女子刺耳而烦乱的哭泣声。二爸什么也没有说,林峰出门碰到了三妈的妹妹,这个小姨肤色有些小麦色,五官精致峰啊,没事......

  • 鸡毛飞天

    2020-03-30

    阿强从来都不曾认为自己是失败者。失败?那才是懦夫的事了。可眼前的这一地鸡毛却使阿强一下子矮了一截。面对那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鸡毛,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已经不省人事了……八十年代,对中国农......

  • 故事简介:孟语初因雅爱文学,逢毕业之际,赍志与何氏教育公司之试,奈因学历,见荒凉,却喜于活动中得公司上层侧目。起初,屡得唐晶晶暗中之相助,只缘感君一回顾,而君却不知。勤劳作,孟语得益于恩师吴权教诲,不为高考殇,英雄不拘纸笔间......

  • 姻缘(2)

    2020-03-30

    傅长风看着那姑娘的模样,不由得看呆了,眉清目秀,正中他的下怀。只见那姑娘对着他点头过后,便走到柜台那里,对着掌柜说话。掌柜的,还有客房没?有,有的。小二,带这位姑娘去天字三号房。好嘞,姑娘这边请。傅长风眼见那姑娘随着小......

  • 我?我可没有,我一辈子都不会谈恋爱的……我赶紧给自己洗白。我也不会谈恋爱的,尤其不想结婚!我觉得那些事情太无聊了!她无奈地吐槽着婚姻。对吧对吧!你也是这么觉得吧!我也是诶!一辈子不结婚,我觉得谈恋爱是......

  • 次日清晨醒来,王小宝有些郁闷出来散散心,不巧噔噔噔跑前来一位年轻人请问门主在不在?少年边问边想着往里面走,此刻师傅师娘可能还没起床那,如此放人进去实在有些唐突了。什么门主,这里没有门主只有教授。王小宝瞬间拦住了......

  • 2015年的圣诞节很快就到来了,当12月24号平安夜这天,我和母亲并没待在父亲打工的厂里,而是去了吴江找基督教堂。吴江市里的基督教堂在万亚光场北边靠近友谊商城的巷子里,这巷子据我提前在手机中查得知叫做四维弄。当天早晨......

  • 牵丝戏(7)

    2020-03-25

    方若心死后二十年,林兰心遇到了长大了的凌一然,那模样像极了方若心,一颦一笑都让林兰心仿佛看到了方若心,可林兰心知道,那终究不是她。凌一然一日在若尘居整理母亲的遗物,又看到了儿时玩耍的手帕,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一个盒子里......

  • 林识峰晨修完毕,回去的时候远远的闻到了小笼包酥糯的面皮香味儿,不禁加快了脚步。桌上摆着两屉白菜豆腐馅的小笼包,诸葛靓用手套捏住一个,轻轻一咬满嘴豆腐的清香,裹着白菜的脆香味儿,馅汁滴落的瞬间,启檀口一口吞进了嘴巴里......

  • 2016年1月6号的时候,我和母亲去买手机,父亲那个月的工资是在2015年12月28号发下来的。其实我想一开始在1月1号的时候父亲的工资刚发来没几天的时候就准备和母亲去买手机的,但是想到当时元旦节店里大多数放假,我和母亲因此......

  • 时过境迁,星空点点的记忆,犹如泛黄的照片,没有了温度。过不去的要过去,放不下的要学会释怀。翻过了一页,才能书写下一页。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来日方长,只不过是人走茶凉。很多人说了往事随缘,随缘一世。彼此说了再见,就真的再也......

  • 历历万乡

    2020-03-24

    楼道并不是很宽,电箱的线挤出固定盒,散乱在外面,绿漆门上贴满了大小行铺的广告,楼梯一上一下正好能侧身错过对行的人。下来的女人打量着我们,擦肩而过时她微皱着眉头,尽管隐蔽的躲藏在眼镜底下,但口罩叛变似的遮住了鼻梁以下......

  • 到了云水谣以后,我和母亲就停下不走了。云水谣的湖水对面的绿化带里有三块挨着的大石头,我坐在中间的那块石头上休息,同里湖对面的绿化带比较阴凉。我又去了同里湖去欣赏湖水,美丽的同里湖。我和母亲一共待在那边两个小时......

  • 到达同里汽车站以后,我和母亲在朱红色木质走廊的旅客休息区待了一会,之后,我和母亲准备去往同里的绿化带地带去乘凉,当时的天气很炎热。我和母亲从同里汽车站向北走去,途中,母亲去超市里买了一些吃的。往北的那边,有一座桥,在......

  • 牵丝戏(5)

    2020-03-23

    追查沈沐清死因的事情让方若心腹背受敌,连自己的大女儿凌一然也被人下毒了,她才四岁啊,方若心看着躺在床上病恹恹的小一然,她心里好一阵后悔,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她都可以接受,可是牵连到她的家人,那就是她的错了。凌尘风寻访......

  • 剑客的江湖

    2020-03-23

    尘世变幻,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人就是江湖,我只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剑客,缓缓的收起自己的剑,转身踏入了江湖。刚来金陵的那天,记得很清楚,是个大热天,火红的太阳,烦躁的知了,慵懒稀少的行人,我跟着飞哥左转右转进了......

  • 2014年7月9号的时候,我和母亲乘火车从咸阳,返回到盐城滨海县的家乡,自此,我与咸阳的话题,就告一段落了。2014年7月9号,伴随着火车的开启,我,也踏上了我人生的另一篇章,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个刚毕业的农村大学生,一个家庭经济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