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短篇小说 > 列表

  • 在上世纪人民公社年代,洪山区和平公社东南部,有三个以庙命名的大队,即候驾庙大队、下马庙大队、落王庙大队。相传,四百多年前,有平民作风的明朝正德皇帝喜好微服私访,一日驾临武昌时,红日西坠,天色向晚,需在此权过一宿。当地富......

  • 她的故事1

    2020-02-20

    这是她变成人鱼的第三个年头,现在她已经完全接受自己拥有一条大尾巴的事实。天知道还是人类的时候她可是不折不扣的旱鸭子。她的海域里只有她一条人鱼。最开始的时候她特别恐慌害怕,想要回到陆地。然而她知道,失去双腿的......

  •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人民公社时期武汉市近郊的侯驾庙大队七小队。关于侯驾庙之由来,短篇小说《假姑娘过年》中已有详尽描述,本文不再饶舌。该队妇女队长王引娣是王哈子的大女儿,取名引娣,意欲引出弟弟来。谁晓得妈妈胡秋香的......

  • 卢客苇

    2020-02-20

    我用洗的发黄的手帕包裹着些许的铜钱,揣在了兜里。带着沉重的心情我上路了,跨过前面的小溪水一个老农在地里急得直跺脚,看着瘦骨嶙峋的耕牛架在简易的犁具下,起身到一半倒下,再起来,又倒下。出于好心我去问了下怎么回事,老农......

  • 蒲公英问风儿:等我想离开的时候,你会来送我飞上蓝天吗?风儿说:你等我,我一定会来!!蒲公英等了一天又一天,终于等到颜色尽失,满头白发时,风儿来了,他还是那样潇洒有活力,敏捷有力量。蒲公英问风儿:现在我想离开了,你还会带我飞上......

  • 李崴是高三的学生,已经两年了,深爱着一个女孩,女孩的名字叫王媛。是他的同班同学。他没有表达对她的爱,他一直克制着自己,因为不论是命运还是人生,对他来说,还是一道没有敞开的门,此时的他,还没有获得谈恋爱的权力。但他知道,王......

  • 忘尘寺

    2020-02-19

    你们听说了吗?寺里来了个书生,好生俊朗,好像是来当和尚的呢!忘尘寺里的小和尚们纷纷议论到。寺中勿大声喧哗,又想领罚了吗?小和尚们不知,他们身后已站着一位老者。方丈。大家听见了声音,都纷纷转过身去行礼。还有一些不......

  • 这是一个半真实半杜撰的故事。故事发生在鄂南湘鄂赣三省交界处的崇阳县。该县俨如天城,四周重山环绕,中土平衍,一条名曰隽水的小河在这块土地上静静的流淌着。离县城约二十里的上游河畔,有一个名叫麻石嘴的村子,住着百十来......

  • 君似栀花开

    2020-02-18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她没有撑伞,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回想起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幕:她拿着一张不及格的试卷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间里,本以为可以顺利地过这一关,可当她前脚刚踏入房间一步时。听说你今天考了试?考得怎么样?给我看看你......

  • 这天中午,张兰和工人们一起吃午饭,张兰的电话响了,张兰拿起电话看了看,神情很是不悦,离开工人几步的距离,听那个人在说话,听罢,她厉声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我不去公司了,你也不要接我,我和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咱们两个人也没有任何关系......

  • 一去年我的母亲去世,我的父亲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以后的很多日子,都是在对我母亲的思念与回忆中度过。在外地工作的我,在这段时间,不得不经常回家看望父亲。这一天,父亲忽然对我说:你们不知道……父亲说你们,是因......

  • 七我爷决计不与赵家有任何的来往,首先受影响的就是我,我爷不叫我再到赵家去读书,为了不中断我的学业,更是为了在赵家人面前争一口气,我爷决定给我请一个教书先生。对这件事我奶就很反对,这是因为咱家的经济条件大不如从前了......

  • 四我爷平时广交朋友,家里也常有客人,我爷还专门为客人预备了一个大房子,远来客人还可以在这里多住一些时日。我家附近一伙胡子的首领名叫李金龙,因为和我爷同姓李,姓氏后面又都带着一个金字,就与我爷作了把兄弟,也成了我家的......

  • 赤日当空,沈晗拉开窗帘,被刺痛了双眼。他低声咒骂,正在恍惚之际,助理的声音传来,沈先生,有客人找你沈晗跺了跺脚,应了一声,随后重心不稳,向前扑去。头刚好撞到了床的边沿。助理听到一声巨响,连忙跑了过来。助理身后的那位女客人......

  • 一杯酒

    2020-02-18

    农闲时,耀祖就到外面搞副业,有时去筛沙,有时去烧窑,有时去镇上贩肉……不管做哪个行当,他都用心用力,能够吃苦,不怕吃亏,所以家里的经济条件在彭家院子很快就数一数二了。媒人踏破了门槛,最终与草树坪的沈阳喜结连......

  • 笨小孩(上)1如果用一个代名词来形容我的话,那就是所谓的‘笨’小孩。这个所谓的笨并不是贬低自己,而是真实存在的。如果说,现在现在称之我是‘笨’小孩的话,我更可能的把它当作是在夸奖我,而不是否定......

  • 十动荡的时局,影响着不同的人,它像一只无形的手,把这个人向那个方向推一下,又把那个人朝这个方向拉一下。这时,国共交战进入了一个新时期,原有的平衡被打破,形势发生了逆转,小雯的父亲赵敬义和我爹的人生轨迹也发生了某种偏转......

  • 工地上

    2020-02-18

    在S市一条并不繁华的街道上,有一片区域被高高的板墙围了起来,几座新建的楼房正在紧张的施工中。在一片堆放着各种型号的钢筋的场地,一群工人在忙碌着。人群中,一个女人的身影格外引人注意。她三十四、五岁的年龄,身材秀美,......

  • 十二父亲说完,我们都沉默了一会儿。父亲仍然沉浸在他回忆之中,我则被父亲的述说所感染。几十时分钟前,那个小雯对我来说还是空气般的人物,现在在我脑子里产生了深刻印象。我问父亲,她现在的情况怎样,父亲说:我也不知道,我和她......

  • 4我记得在我高中的时候,还创造了一个记录,如果当时不是特别严重的话,我估计这个事情很有可能会被记录在案。那是在2015年的时候,有一部好莱坞的电影要在周六上演,但是没想到周六尽然要进行补课,这让我们一群热血青年怎能答......

  • 巨大的悲观笼罩着我们,人这一辈子,若没有一次为过自己,岂不可怜?所以,请去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那种喜欢,是最简单的。我们全身心的投入,不求任何结果,只因心中的热爱,我们不予理会,也不需理会,身边任何人的建议,也不用去考虑,所......

  • 不见并不是对你有成见,而是希望你有更幸福的人生。第一次来北京,迎来了一场雨,纷飞扰扰。万里雪飘的风光肯定是看不到了,只是,为什么非得看一看北国的雪呢,又不是诗人?无非是想满足一下《沁园春·雪》影响下的好奇心......

  • 隐形人

    2020-02-17

    哒哒哒什么声音?哒哒哒嘶,头好痛,身体也好疼……我缓缓的睁开双眼,挣扎的坐起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地上!形形色色的人从我眼前经过,他们高大的身影甚至挡住了阳光,我自己艰难的站起来,头疼和全身的疼痛让我有点失......

  • 2020-02-17

    阿柔最近的状态一直都浑浑噩噩的,别人问她怎么了,她只说是困了。走走走!酒吧的老板不允许阿柔进去,因为……她总是喝醉。阿柔并不在意别人对她的态度,清醒的阿柔是温柔的,她对老板笑了笑,在心里仍是感激,至少,他......

  • 一场风波

    2020-02-17

    一午饭过后,他们还是像往常那样在教室里做自己的事情。不一会吴海走过来对徐建说道:班主任叫你到政教处去一趟。徐建说道:什么事情。吴海说道:看班主任生气的样子很生气,你可要注意点儿。徐建说道:知道了。于是徐建就走出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