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生活随笔 > 列表

  • 2020年7月8日。大树老师讲的历史不是纯粹的历史,而是信天游一般娓娓道来,我们喜欢听的正是大叔老师自己对历史的看法。今天他给我们随意聊聊,我们听得有滋有味的。他说:我本人是搞古代文献的,有些话意犹未尽,想跟各位再讨论......

  • 碎片

    2020-07-09

    碎片一两个多月,听完了斯蒂芬.茨威格几部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贵妇失宠》《象棋的故事》《夜色朦胧》《马来狂人》《里昂的婚礼》《心灵的焦灼》《变形的陶醉》《书商门德尔》《看不见的藏品》。碎片二一小......

  • 美丽人生从头开始,清晰的发际线蕴藏着温情绚丽的风景,撩出登绝顶山高我为峰的气势,深棕色的发宛如飞流直下的瀑布,飘逸过肩,蔓延着肩的重托,诉说心中的憧憬和美好的希望。倾听心语连篇,随心室心房一起收缩又舒张,谐振出宛如悦......

  • 2020年7月2日。无意中看到了一部纪录片《卡瓦博格》,本来我没想看,因为我不太喜欢看纪录片,只是标题吸引了我《震撼!一部被禁播多年的纪录片》。这一禁播,不知道撩起了多少人的观影欲望,我也是一个心怀欲念窥头窥脑的低俗......

  • 市区散记

    2020-07-03

    11路公交车走过,18路走过,131路继续走过,公交站点人来人往,都稍做停留,又匆匆走过。冬日里冷的风和冷的尘埃也在那儿停留,也从那儿走过。只有他委身于那儿新铺的黝黑的沥青,在冷的静寂中瑟缩着讨要着什么,人们的目光称他为乞......

  • 2020年6月29日。我这辈子只参加过两次葬礼,一次是我爸的,另一次是我妈的。我爸的葬礼是他生前所在单位管理老干部的部门操办的,我们一切都听从安排,一切都顺理成章。葬礼结束后,很多人都劝我别太伤心,老爷子活了81岁,已经是......

  • 2020年6月28日。网上有带视频的征婚房间,按照年龄段分了好几个,最火的一个叫老年征婚俱乐部,每天都有好几百人趴在这里,绝大多数不是孤男就是寡女,这单身的老头老太咋就这么多呢?多了好啊!国内国外的单身老男女能在互联网......

  • 2020年6月26日。这两天一直在惦记着检测的事,前天走到大门口的时候问把门的保安,咱们这个小区贴出检测的通知了吗?他说不贴通知,今天是一区居民做了,明天就该咱们这个小区了。做的时候,用大喇叭在楼下通知,保证人人都听得见......

  • 2020年6月25日。今天是端午节,早上睡醒后,我想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忆以前过端午节时的那些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往事。包粽子是我家很多年的习惯,我小的时候是我妈包,我们都等着吃。一大锅热气腾腾的粽子散发着粽子叶的那种......

  • 2020年6月27日。虽说我是个喜欢宅在家里的人,也要接长不短到外边透透气,尤其是守着个刘闺蜜,这几年她净带着我野丫子了。不过在她的带动下,我早已从被动变成与她互动了,还有对拍照也越来越有兴致。几年前第一次出现在她的......

  • 2020年6月24日。这两天我们的刘群主特别赞赏我,那天他出的一个上联是:湖水一泓山半壁,看着他配的大海的视频,听着海浪的拍打,我对出了:岛礁百态浪千番。他说如果我写,我会用浪千声。我想了想,对呀,浪千声,不但有了画面感,还有了......

  • 2020年6月19日。我的这个闺蜜呀以前别提多保守了,半年前手里拿的还是翻盖手机,我问她为什么不用智能手机,她说用不着,有个手机能接接电话发发短信,就够先进了,玩智能手机还怕把自己的信息泄露呢,真够保守的。没想到前几个月......

  • 民间老物件,现在越来越少见到了,大多都进了博物馆,也许博物馆大多也是仿制的,徒有其型,薄乏其味。牛拉大车在曾经是一个大件,一般家庭是制备不起的,一般乡村里地主老财家才有,或者富农也有能衬得起的,我的印象里,大概七八岁的时......

  • 2020年6月21日。今天是父亲节,有点静悄悄的,不像母亲节似的,微信里的红花满天飞,红唇到处吻,红酒到处斟,红妆到处理。我有点替天下的父亲们抱不平,怎么,阴盛阳衰,连父爱都不及母爱壮观吗?思索了一阵,突然顿悟,因为我是孩儿他娘不......

  • 傍晚,阴天,一块块棉絮状的灰云很平均铺满了天空,落日的余辉从灰云的缝隙里努力透出来,像一盏黄灯从云后点亮了一小片天空!和朋友找了一个不错的露天大排档,烧烤,扎啤,傍晚清爽的微风,合在一起就是夏日里的一大享受,缺一不可!大......

  • 十年老店

    2020-06-14

    在妹妹的强烈推荐下,我去了一家古法养发店养发。随着年纪的增长,头发的质量变差了,头皮的健康也出了状况,于是想着保养头发了。进了养发店,发现两个小妹正在忙活。一个小妹招呼我进去躺下洗头,她去准备洗头水。趁着她准备洗......

  • 2020年6月11日。群里的海伦美女上的是音乐学院,做的是音乐编辑,对东西方音乐都很会欣赏,经常在群里给我们普及音乐常识,我真不敢说是音乐知识,因为专业的东西恐怕无人懂得,我更是一窍不通。我只认识简谱里的1234567,要是让我......

  • 忍不住了,忍不住了,他们确实忍不住了。那妖魔似的疫情,把他们(她们)管制在家里,束缚在那几十或一百来平方的空间里。这些老头老太太们,他们(她们)通过这几个月的自律训练。有的瘦了一点点,有的又胖了那么一圈圈。但他们(她......

  • 2020年6月7日。几天来不断看到摆摊经营的各种消息,地摊经济这回真要火遍全国了。不仅中小城市如此,就连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恐怕也不会落后。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不能制约发达地区人们赚钱的欲望,越是发达地区,钱就越好赚......

  • 2020年6月6日。这才听说不将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的消息没几天,全国上下无论是想不想摆摊儿的人,都有点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想摆摊儿的立即付诸行动,不想摆摊儿的都想着去逛摊儿。我不......

  • 2020年6月5日。人最不能掌控的就是自己的心情,每每收到朋友们发来的祝你天天好心情,我都觉得这是没话搭嘞话,谁能天天好心情呢?不管心态多好,遇到不高兴的事心情也不会好,不过就是会不会调整,调整的时间有多长而已。不知不......

  • 碰巧

    2020-06-08

    今天上午请假去医院做一个检查,故中午没有回单位而是直接回家了。匆匆忙忙做了中饭并和儿子一起吃完中饭,便上楼想小睡一会儿。可还没躺好,便听到屋外的雨声大了起来,所有窗帘猎猎作响,加上不时有被风吹得哐铛响的声音,大有......

  • 今年冬天,疫情似洪水猛兽,在华夏大地上肆虐,悲伤与死亡悄然蔓延。我从未觉得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也从未想过单调乏味的日子是如此宝贵。我懂得珍惜岁月静好,因为这是他人负重前行的成果。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们居家安闲无事,而......

  •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进步,许多人或广告行业为了图快捷方便,追求更多更广的价值利益,都是用电脑打印抑或电脑喷出来了。很少人会像以前那样都纯手工制作,如在墙上写大字、在墙上画海报画和宣传画等等。那就有人会问了,电脑打印......

  • 雨后斜阳

    2020-06-08

    下雨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滴沥,水已成流,流已成河。悠悠的雨,好似已下了百年,早已习惯了这节奏;又好似云层预先攒足了会下百年的雨,一将滴沥,不绝不休。看见营前宽阔的河道溯游来自山林和黄土砾石的洪,我不禁想起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