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海风吹

海风吹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05-21 阅读: 1W 次

休息日如果不在键盘上敲出一些文字,有时便会手足无措。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写作成为一种习惯。但这种习惯也会被另一种习惯挤占空间和时间,比如旅行。

旅行的含义不只是大箱小包的赶飞机火车,从自己活腻歪的地方去往另一个别人活腻歪的地方,我将之称为长途旅行。就在周末,有时候需要出去走走,不赶时间,甚至不要要固定目的地。一顶太阳帽,一个背包,装上茶杯,就可出发。

雁荡经行云漠漠,龙湫宴坐雨蒙蒙。雁荡山是寰中绝胜、海上名山,不可不去,但是雁荡山太大,有北雁荡、南雁荡、中雁荡之分,当然北雁荡是主景区。据称雁荡山方圆450平方公里,有550多处景点,要全部走完似乎不可能。因为我每个周末都不会待在家里,因此主要的大景点也似乎都走遍了,有几个甚至不止一次光顾。灵峰、灵岩、大龙湫、三折瀑、雁湖、羊角洞、显胜门、仙桥八大经典景区无一遗漏。也许是沈括《梦溪笔谈》“温州雁荡山,天下奇秀”,也许是徐霞客《雁荡山游记》“欲穷雁荡之胜,非飞仙不能”的诱惑,每到一处,我似乎都要穷其山水,尽兴而归。

大龙湫之于雁荡,似乎是具有典型象征意义的。她是一条瀑布,袁枚曾赞道:“......二十丈以上是瀑布,二十丈以下非瀑也,尽化为烟,为雾,为清绡,为玉尘,为珠屑,为琉璃丝,为杨白花。既坠矣,又似上升;既疏矣,又似密织。风来摇之,飘散无着...”把瀑布写得如此出神入化,如此灵动,恰如一位妩媚的少女,全无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豪迈之气。各地的瀑布我见过不少,象大龙湫这样的瀑布也只雁荡才有,飘飘洒洒,空灵巧。雁荡山没有北国风光的雄浑,却极具江南山水的灵秀。雁荡二字也极具诗意,“山顶有湖,芦苇丛生,结草为荡,秋雁宿之”,这是雁湖的来历,也是雁荡得名的考证。

小龙湫与之相比,似乎显得更加娇羞。但在灵岩群峰之中,她也许独树一帜。她没有磅礴的气势,有的是娟娟的身姿,置身雁荡诸峰,山石嶙峋,云雾缭绕,伴着灵岩寺的钟声,她的水声也能净化心灵,仿佛登上灵峰的东瑶台、西瑶台,眼前是仙境满目,虽不及张家界的静谧震撼,却也极具雁荡独特的婉约。

因为就在雁荡山脚下工作的缘故,一得空我便要往雁荡而去,百八十里路,个把小时的车程,极为方便。但中雁荡更近更方便,去中雁荡几乎成为每个周末的必修课。中雁荡山位于白石镇,原名白石山,也叫道士岩,学名玉甑峰。在乐清动车站站台上候车,可见道士岩赫然眼前,他就是远古一位修炼成仙的道士,静静地仰面躺在群山万壑之中,额头、眉目、口鼻清晰可辨,极具神韵。玉甑峰是当地人的图腾,但中雁荡的景点介绍从未挖掘和演绎这一神话,个中缘故不得而知。从不同的方位不同的距离观道士岩,得到的景象也各不相同。在玉甑峰山脚下看,左侧仿佛看到一张男人脸,胡须根根分明,眉毛鼻子都清晰,右侧又看到一张女人脸,短头发,颧骨凸出,两位老人头靠头,各有所思,相互守望千百年。

中雁荡是一组景点组合,除道士岩,还有西、东,钟前三湖等。这里的自然景观得天独厚,别具风格,特别是从黄檀硐、灵山往回走,途径仙境观景平台,盘山公路蜿蜒曲折,一路行来,脚踩万壑群峰,道士岩变幻莫测,一峰独秀,不亲临其境,笔墨难以名状,难怪沈括写道:“予观雁荡诸峰,皆峭拔险怪,上耸千尺,穹崖巨谷,不类他山。”

有山必有水,温州的特色美正体现在此处。楠溪江正是温州的大美之水,光听名字,就有一种诗情画意。悠悠三百里楠溪江融天然风光与人文景观于一体,以水美、岩奇、瀑多、村古、林秀而名闻遐迩。楠溪江是永嘉的魂,她宛如一条玉带,碧水金滩蜿蜒向前,一路层峦叠翠,滩林点缀,明山秀水,丹青难描,是一副天然的水墨丹青画。楠溪江有八大景区大小800多个景点,比雁荡山有过之而无不及。最有名的要数石桅岩、龙湾潭、狮子岩、岩下库、苍坡古村、芙蓉古村等,这些地方我都去过数次,因为一次不足以欣赏她的美,楠溪江会随着时令不同、季节变换而呈现出不同的美。

永嘉在历史上是有名的文化名县。永嘉诗派、永嘉学派、永嘉画派、永嘉医派在中国文化史上产生了绵延不绝的深远影响。楠溪江是中国山水诗的摇篮,从中国山水诗鼻祖南朝诗人谢灵运开始,中国历代诗人对楠溪江多有吟诵,他们飞扬的灵感,精美的文字,培育了永嘉人的山水情怀,涵养了永嘉天然的乡土文化。我每次到楠溪江,都被这种浓厚的文化气息所陶醉,楠溪江的水清且浅,缓缓地流淌,流在俊美群山之间,流在诗意田园之间,千百年来,人们在这诗情画意的山水之间演绎着渔樵耕读的生活传统,在桃花源般的田园风光中过着闲适的生活,还有那蕴含在古村落建筑遗址上的耕读文化、宗族文化、风水文化、长寿文化,令人浮想联翩,流连忘返。楠溪江,她的美宠辱不惊,教人如何不想她...

看完了雁荡山的奇秀与楠溪江的温婉,不能不去看看海岛,吹吹海风。

温州是沿海城市,海岸线绵长,海岛众多。洞头岛、大门岛、小门岛、鹿西岛、霓南岛,星罗棋布,她们如珍珠般散落在东海大陆架上,争奇斗胜,与台湾宝岛遥相呼应,令人痴迷。来自内陆省份的我,自小在山区长大,山的那边还是山,从未如此近距离见过大海,更别说亲近大海。周末驾车自住处出发,穿越工厂林立的诸多工业区,不到二十里,便可达大门大桥,这是离大海最近的一座跨海大桥,桥那边便是小门岛,再过小门大桥,便抵达大门岛。大门小门二岛如兄弟般屹立温州湾,扼守温州海上大门,当年抗倭名将戚继光就在这一带抵御外敌,击溃倭寇,名垂千史。

我喜欢驾车在海岛上沿着环岛山路缓缓地穿行,一边是海岛的崇山峻岭,一边就是海水,打开车窗,让海风吹进来。山脚下海岸边有村落,靠水吃水,他们都是渔民,家家户户都有渔网渔船,也有农家乐、民宿偶尔从车辆后视镜滑过,这是现代海岛发展旅游的见证。累了饿了停下来尝一尝海鲜,这里的鱼多得叫不上名字,各种贝类也叫不上名字,蛏子、文蛤、泥螺、竹节虾、梭子蟹,都是极为新鲜的,“肉要吃叫,鱼要吃跳”,就是说吃肉要吃现杀的猪,吃鱼要吃活蹦乱跳的鱼,吃惯了超市冰柜里的食品,到海岛来品尝海鲜自然是人间美味。

泥螺不是我们老家普通泥巴里的田螺。每当海水退潮,海边浅滩乌黑的泥里就有很多泥螺,要捡拾泥螺也不是一般的活儿,我在一个周末的下午就在乐清湾的海边看见很多捡拾泥螺的人辛苦劳作。他们早早出海,趁着海水退潮往海边滩涂深处进发,脚踩在泥里能陷到大腿,要踩着“泥马”才能前进,“泥马”是特制工具,细细长长,专门用于在泥地里载人,也只能一只脚踩在里面,另一只脚踩在泥里借力滑行,这样比两只脚轮番在泥里拔进拔出要轻快许多。捡泥螺是体力活,又脏又累,他们要趁海水涨潮前回到岸边,运气好的能捡四五十斤,背负一袋战果,骑着泥马上岸时,天快擦黑,岸上就有收购泥螺的二贩子手拿一摞现金在等他们,二贩子看成色,压价,过秤,然后把崭新的票子塞进他们口袋。捡泥螺的人收拾好工具,背负空空的竹篓满心欢喜地回家。我足足看了一下午,心想,任何餐桌上的美食都来之不易,没有人付出艰辛的汗水,哪来的山珍海味?正如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负重前行。

海岛上也有沙滩,但这里的沙滩规模小,比起我在三亚游玩过的亚龙湾、三亚湾沙滩要逊色很多。观音礁是大门岛一弯浅浅的海滩,长不过百米,真是一处迷你沙滩,但沙滩上照样人满为患。孩童们堆沙,大人们赤脚浸在海水里,任凭海浪哗啦哗啦地翻过来,也有套个游泳圈往海水里泡的,都不过三五米远,权当洗澡。我每次去无非是走在细软的沙滩上看这些,当然还要吹吹海风——海风到处都一样,咸咸的,湿湿的,滑滑的,沁入肌肤,便感到身心无限的放松。

还是去洞头走走吧。

去洞头要更远些,走温州大桥,往龙湾机场方向过灵霓北堤,经霓南、沙角、元觉大桥,便到了洞头岛。岛与大陆之间,岛与岛之间都有大桥或长堤相连,开车可直达,免去乘船的麻烦。岛上是原洞头县,现改为温州市洞头区了。洞头景点众多,游人如织,车水马龙,也是一个热闹的所在。最有名的当属望海楼和仙叠岩。

望海楼是洞头最具特色、最具观赏价值的旅游区。到此登楼,洞头胜景尽收眼底,可见七桥雄据、五岛连峙、海天美景以及洞头列岛全貌,并与“海中湖”景区遥相呼应。仙叠岩景区包括仙叠岩山石揽胜区、南炮台山靶场、大沙岙海滨浴场等大小景点30余处。景区巨石摩天,危石层叠,险峻多姿,蔚为奇观,是听涛、观海、赏石的绝佳去处。仙叠岩海滩、礁石、巨岩浑然成一体。硕大的天然块石堆叠成山,屹立海中。从海滩向上攀登,至湖上平台,临海观潮,潮水涌来,平台似在摇动。仙叠岩下鼓浪洞,系一条狭长深邃海沟,大浪冲刷,波涛上涌,声如巨雷。观音驯狮岩,形似观音端坐,赤狮仰头聆听观音教诲,潮涨潮落,如万朵莲花在观音座下盛开。站在仙叠岩旁放眼西南,繁华欢腾的洞头渔港尽入眼帘。岩顶的日光岩,有一透天洞,每至晴日晌午时分,日光透过此洞,产生多彩光柱,绚丽夺目。仙叠岩景观富有层次,有“海上盆景园”之美誉,风景优美,令人流连忘返。

洞头是温州海上交通的重要通道,海运以洞头港、三盘港为中心,四通八达。洞头港前有半屏山和大瞿山作屏障,是一个避风港湾。后垅村坐落在港湾的西北侧,据传这里古时村镇繁荣,并设有泊船码头。离港湾水面仅16米的后垅山北面山脚,出土过一批元代官窑瓷器。700多年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官船遇到了风浪的侵袭还是遭遇了倭寇的劫持?留下这几十件青瓷,今天已成为东海航线“海上丝绸之路”一个起点的物证。来自瓷都景德镇的我,不禁陷入沉思。

我喜欢在仙叠岩遥望东海,茫茫无际,海天一色。风平浪静之时,海面平静,大海是温和的,在海边漫步,任凭海风吹来,沁入心脾。海风起时,海面波浪滔天,巨浪翻滚,惊涛拍岸,蔚为壮观。

我喜欢大海,大海如此浩渺,以她博大的胸怀包容一切,大海就像人生,起起落落,宠辱不惊。

就任凭海风吹吧...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