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经典散文 > 列表

  • 隔山隔水,我总是看见了家门口那一棵凤凰树了。秋渐见深了,气爽云层低。几年的漂泊,似乎平添了几许厚重与苍凉。每年的金秋十月,不经意间总给归途送来了淡淡的喜庆气息。可是,多少近乡情更怯的微妙心绪总萦绕心头。每次走进......

  • 童年的药箱

    2019-04-26

    子轩有一个小小的药箱,那是他从童年带过来的。那里面藏着一个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的秘密。1岁的一天,他用一把小锤子敲了几下自己的手心,有点疼。他觉得很刺激很好玩,又多打了几下,大人们并没有斥责他,却也没有人过来疼惜......

  • 乡村的记忆

    2019-04-16

    我终于记起来了。关于小时候那一次迷路的经历,我终于找到了当初为什么会迷失的真正原因。那时的我,应该是七八岁光景,家里没有煤炭了,母亲叫我和姐姐到二姑家去走一趟,请拥有的拖拉机她家送一车炭来。碍于家庭生计,在母亲哀......

  • 肆笔勾勒

    2019-04-15

    01云淡风轻的故事来的巧妙,浓墨重彩的呼声谓之高傲,秋千花上的风景一年又一年,那么多的故事免不了如花一样凋谢陨落,总有一天,故事会淹没的悄无声息,连讲故事的人都会一同消失。知晓一些故事的发生似乎是一件很玄妙的意味体......

  • 天,有些浑黄,天气预报说,这是扬沙天气。但空气湿度较好,昨晚下了小雨,路上已有积水,深吸一口气,仍感湿漉漉的。但想到即将见到阔别二十年的老同学,心里便有些温热,甚至心情也清朗起来。坐上早晨8点50分的公车,从C城去一百三十公......

  • 有时候因为看到某个故事某个画面而泪流满面;有时候也会因些简单温暖的事儿而感动幸福;有时候也会遇到些伤心欲绝却又无力挽澜的悲痛;有时候现实的残酷无法改变只能无奈的选择接受与低头。人生总有些深深浅浅的隧道,不要怕......

  • 村头打麦场

    2019-04-05

    童年时代的生活清贫苦涩,但每一天都充满鲜亮色彩。尤其是村头那片空旷平坦的打麦场,留下我多少童年的快乐和美好回忆!当一望无垠的麦田里麦穗泛黄时,家家户户就套上牲口,把杂草丛生的打麦场耙得松松软软的。等待一场雨到来......

  • 我们父子再次相聚时,父亲的背就驼了,走起路来不自觉地前倾。一个问号。父亲的步伐也略微有些蹒跚,满脸的紫黑色深不见底,显然是看守工地时秦岭的风霜雨雪日夜交替的结果。父亲说,现在体力大不如前,上四楼都觉得很吃力。父亲......

  • 狂风呼啸、雷雨奔腾,风云变色、山崩地裂,既有情且无缘,世间憾事无与堪比。——曲意凄凉·故事尽头那是一个炎热盛夏,汝之装扮独特,紫红短发映衬甜美微笑,纤纤细腰飘洒青春活力,来去如风犹如天边圣女。自那刻......

  • 到阳明山看樱花,春日的樱花一片繁华,恍如昨夜未睡的红星携手到人间游玩,来不及回到天上。在每年樱花盛开的时候,我都会感到恋恋,隔个两三天总会到山上与樱花见面。我喜欢在樱花林中散步,踩过满地的落英,这人间是多么繁华呀!人......

  • 青春路上

    2019-03-21

    青春是一次旅程,沿途中有看不尽的风景,而我路途中最美的风景,便是你。感谢命运让我们在茫茫的人海中相遇,让我在最好的时候遇见一个最好的你。——题记十六岁的天空,阳光温暖的洒在脸上,微风和煦的拂过身旁,而我在......

  • 做为一棵树,它实在是太老了。树干,已基本被风干了。曾经很壮大的树冠,由于不堪负重,每年都要折断一部分。如今,已剩下屈指可数的几枝了。但那几枝,顽强的活着,做着一棵树应该做的事情。春天,它一样也要发芽,抽叶。也要多多少少......

  • 我家里的上海出品的三五牌座钟,摆动的岁月真的很悠久了。它是一九五七年买的,上面公私合营的标志依然格外清晰。每十五天我给它上一次发条。它永远的滴滴答答走着,和岁月同步,从来没有出过毛病。这么多年,它伴随我下乡,伴随......

  • 因各种原由,已有一段时间没有犊迹笔触,至九月步履归家之后。有人说,当踏入故土,感受到乡梓淡惦声色的时候,心中便会升腾起一种淡定的景气,而这种景气却没给我梳理出流畅的思绪,带来文字的灵感。每天晨启,倚窗放眼,远近风物,此时......

  • 心寄烟波

    2019-03-06

    世上原有这么一些事,它们无法在眼见之后,用思维的惯性准确臆猜,只不过后来由于匆匆的心境,将它们忘到尘埃里去了。它的所生所去,又别于常说的出乎意料,因为意料之外的东西,毕竟也还在通例之中,遇上独具慧眼的人,略深究的细想一......

  • 时光如诗

    2019-03-05

    时光如诗,莫名,心底里就喜欢上了这四个字。守着一份小清欢,把时光过成一首清丽的小诗,多好啊!这一刻,那艳丽的玫瑰花瓣,在水面漂浮成瑰丽的画面。愈发葱茏的是案头那几盆玲珑的绿植。我慵懒的翻阅着一些零零散散的文字,把一些......

  • 春节是中国最古老的节日,是一年四季中最隆重的日子。尽管我们民族众多,幅员辽阔,但是千百年以来,还是逐渐形成了较为固定的风俗习惯。贴春联,这是中国人过春节第一重要的。春联也叫门对、春贴、对联、对子、桃符等,它以工整......

  • 我们或许都经历过这种日子:你做一件事情,是因为你知道有一双眼睛在看。那双眼睛属于一个你在乎的人,他也许是你的亲人,也许是你的恋人,也许是你仰慕和崇拜的人,也许是你暗恋的人,也许是你的旧情人。有了这双眼睛,你无论做什么......

  • 一年一度秋风劲,岁岁年年秋光美。当秋姑娘迈着轻盈的脚步款款而来的时候,当风仙女舞着婀娜的舞姿飘然而至的时候,那一望无际的杨树、银杏树和法国梧桐树都纷纷换上了一层金黄的盛装。遥望远处郁郁葱葱的群山之上,满山遍野......

  • 有些事物天天见到,不见得留有印象;有些事物偶然一遇,便铭记于心,甚至经常浮现眼前。比如那间小书屋。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天不是很冷,晚饭后我邀老公散步,他欣然同意,我们信步走上了家附近平时不常走的一条街道。冬天夜幕降得......

  • 诚然,我对自己的不满远多于对这世界的不满。因为目前眼界的狭窄、心绪的稚幼,我的思考长久停驻于对自我的反思,当然,反思,是对过去的反省和回顾,这又多于我对未来的展望。我自然知道这是不正确而又极危险的(当一个年轻人天天......

  • 掀开窗帘子,我把夜色揽入怀里,常常会想起彼时的母亲。彼时的母亲,刚过而立之年。母亲把我往田埂上一放,然后独自走进了水田。她手握着锄镐,举过头顶,再使劲地落下,脚下的黑泥便翻了个身,散开了。山脊吹来春寒料峭的风,薄雾好像......

  • 感恩与祝福

    2019-02-19

    今天,农历十月十六,是父亲的生日。一大清早,像往常一样,父亲帮我铺盖躺下。因为我躺下以后不能自己翻身,左侧髋部由于长时间压迫,几年前曾经造成局部股骨头坏死,后来治好了,晚上我再也不能躺下睡觉了,所以我现在都象老和尚打坐......

  • 每到寒露时节,也就是国庆节前后,就是摘茶子时。记得小时候,一到放国庆假,我和哥哥就会帮家里摘茶子。秋高日爽,太阳红彤彤的出现在蔚蓝的天空,慢慢地不断升高,越来越灿烂。但与夏天比起来,她已温和多了。这种天气很适合劳作,不......

  •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暮暮朝朝又一载,每个人都是匆匆的行者。人生在世,各有各的生存状态,各有各的心路历程,也各有各的价值观念,这都是不能强求的。在物欲横行的今天,如果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