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伤感散文 > 列表

  • 如何

    2020-06-14

    用力区分的好坏,最后又能如何?不过是被人操控,或选择沉默。那是非对错,不是谁都能看得清楚,也不是谁都能说个明白。处于平庸时一方,又能获得多少公平。尽力笑着,用力哭着。冷漠的环境里,生存成了常态,消耗了多少幸福。​......

  • 远方——那儿一定弥漫着沁人心脾的馨香,有感召生命之外的希望,有萦绕灵魂深处的一堵堵红墙。远方,更像是远在天边的一弯镰月,窈窕缥缈,隐隐浮现于山峰之上。好似天涯飞来一笔画在山松后的弧影,遥望楚楚然矣,亦有弯......

  • 温柔

    2020-06-05

    恶则坠诸渊,爱则加诸膝,我如何被人厌恶呢?我时常不自觉,别人觉得我浮夸,觉得我荒诞。时常觉得我说谎,我不说谎,只是说的都是别人不喜欢的话。或许如此,才连亲人都不爱我吧。说不清是他们如何遗传的劣根性还是我自己的错。我......

  • 配角

    2020-05-29

    别给自己后退的理由,有些爱过的人找不回。接受着考验,妥协在无人时憔悴。贪恋梦想里的美,可碌碌无为虚度了多少珍贵。想用力回味,曾经勾勒出来的童话。被现实教会,做人的道理在不停被从新定义。要成为什么样子;要接受批评&......

  • 初夏清晨的阳光浅浅地透窗而入,带着淡淡的温暖搅醒了我的清梦。轻轻睁开睡眼,窗外天光见亮,惺忪迷蒙中无法记忆起昨夜是否梦游灯火阑珊处,是否梦到星河残月,是否把心中的忧伤化为了一缕清风吹散在河柳岸边。今日的清晨我记......

  • 美丽的苦难

    2020-05-28

    环境的冰山喜欢长期冷冻无辜,怪兽的贪婪舍不得把取笑打烊,甚至故意卷起半亩的风霜雨雪,淹没北方娇嫩的生涯,周围呼啸的连体巨婴灰色颗粒,吹黑了小小生命亮丽的体魄,美好的人生就此哀哀淌泪。幸灾乐祸的封建世俗,落荒了道德与......

  • 我要控告我的父母,因为他们生了我,一个年幼的孩子用着他这个年龄没有的死气对法官这样说道。这场被人们当作闹剧的作品却照见人的悲哀,人们对杀死自己的孩子总是特有办法。我处在一个并不封闭的村子里,四周坐落的人都沾亲......

  • 也许青是夏的梦,而黄则是梦魇。但最终却成为了秋的知己,秋的爱人。终其一生的逃避与追寻,也许最终不过是夕阳里满怀思绪地看青松不老,于晚枫中等待雁南归的期盼。是秋日里手捧飞花落叶的莫名温馨。在那炎炎夏日里,黄似乎是......

  • 今年的雨季来得比较迟,让人感觉不到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亲切。远远望见一团乌云飘过来,随即而来的是哗啦哗啦……"的雨声。它们是从天上伸下的无数根小手指,抚弄着辽阔的大地。在浙渐沥沥的声响中,默默地......

  • 今晚,我看了一部电影,像是在看我的青春,看得我眼睛发酸,累的还是感动的说不清楚。手机荧屏很小,放得远一点,只是一束光,模糊的很,但拿在手里,内心一下就满足了。距离,是近一点好还是远一点好,我琢磨不透。如同曾经说过未来很远,对......

  • ​原来我们都是一路走一路丢,你把它称为天意———题记这时间毫无打算,只要你松懈一刻,就有可能夺走你的一切,也许当初我不是最适合听你唠叨的那个人,可现在我是最适合跟你说再见的人。每个人都曾有过......

  • (大学时因为拒绝自己不喜欢的追求者而被周围人孤立,为了斩断他的情思而自毁形象,自此被视为奇葩,默默承受这些歧视期间写下《夜雨何妨听箫瑟》,多年后再回忆审视当年的感受。)夜雨,静坐,回首岁月无痕而又有痕的轮回,不念其推......

  • 逝去的老家

    2020-04-23

    在县城安家已有二十几年了。过去,老家还有父母哥哥,每逢寒暑假只要不补课,还可以回老家呆个十天半月,甚至更多。自从母亲哥哥相继去世,我就把老父亲接到县城居住,老家的院落低价处理给了他人,我们哥仨就没有了老家,除过年给几......

  • 暗恋

    2020-04-20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隐身,学会了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用寂寞酿成一锅酒,然后,对着迷茫的星空举杯把盏。我总喜欢用一股忧郁的眼神,在黑夜的孔洞里仰望,仰望你遥远的伊甸园——那迷人的风光,仰望你那灰色的QQ......

  • 佛尚有言:一叶一菩提,一花一世界。这世上真的存在转世吗?现在的我,宁愿相信人会有转世,这样,在此世的苦难和功德,必会造就彼世的幸福健康,也可使此世的亲人有些许的慰藉,甚好,甚好·····&mi......

  • 三月的雨

    2020-04-14

    三月的你,困在轻柔如丝的雨幕里。驻足凝望,努力找寻。遮挡你的不止慌乱的人群,不止是水泥森林,还有这可恨的雨幕。你视线越来越模糊,你面色潮红,睫毛也晃着雨滴,最终悄然滑落,看上去就像是真的流泪了一般。偶有行人会错愕地看......

  • 月下独饮

    2020-04-14

    我望了望漆黑的夜空,心里暗自高兴:月亮妹妹今晚终于来陪我了!于是我拿了一瓶不知是什么的东西放在了院子里的桌子上,将手机的网络和铃声全关了,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忽然间,我周围的一切仿佛被叫了暂停,没有了......

  • 活着

    2020-04-01

    这终究漫长的一生,或喜或悲,体会过人情冷暖,感受过悲欢离合,也尝尽了情欲之苦。活着,最终还是渐渐淡化了每个人的最后一抹色彩。遍体鳞伤也目光所及呆滞着。到底为何而活?站在接近夕阳美妙绝伦的黄昏下,落日金辉,你是否也和......

  • 一缕忧愁

    2020-03-30

    回到熟悉又惧怕的地方,感受着相似的一切,与相似的痛苦。眼底有泪,也有迷失与孤单;心中有爱,也有无奈与憔悴。现在孤灯一盏,人影一个,冷风萧瑟,格外苦涩。鼓起勇气说要离开,却总是拖延,下定决心改变现状,却一成不变。狭小的房间,......

  • 佛山灯火阑珊,恨那刻,偏偏有风雨降。就在那一瞬间,怎才能忍住不哭泣。我躲在房间的角落,像一个小孩受到责骂没人理解那样哭,哭自己迷茫,哭严寒的风刺骨,哭昏黄的灯光看不清落寞的影子。仍记得有那么一段时间,您总是忧心忡忡,总......

  • 爱也难,不爱也难。那是一种困扰,更是一种磨难。我曾记得初次和她相识,她还是个懵懂的小姑娘,她梳着一头短发,瓜子脸,看上去给人一种清纯腼腆的小摸样。那两双忽闪的大眼睛,象会说话似的,炯炯有神。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喜欢。也许......

  • 亲戚,走着走着就成老亲戚了。曾经的久远的四个亲兄弟,如今却是四个村庄的祖先。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孙子辈了,重孙子的辈分里似乎可以寻找到自己的影子。春天的柳树好柔软,春天的风好冷好冷。默默地絮叨着,该到了来探望的节......

  • 子夜吟

    2020-03-21

    刚进巨力不久,我在报刊亭买了一本路遥文集。将里面的作品读了好几遍,如痴如醉。《平凡的世界》是他的代表作。我看了又看,仔细揣摩人物形象。我一向喜欢作品的随笔杂感之类的文章,因为里面有作者创作时的思想、创作经历。......

  • 淡去的往事

    2020-03-21

    文学、文字、语言,它们的出现我想是为了与过去、现在乃至未来进行一场精心或无意的对话,当然现在或未来的你只有听的份了。嗯,也许是有点落寞的自言自语了,可不影响我对你的情与意的答话。乡间的如树枝的丫杈一般的泥土小......

  • 我活不过这个冬天。面对着一块黑墙木我这么说。街里四访我都认识,可是走到门前,我却敲一下门的力气都没有。街头四合院住的是一个想当医生的青年,每天嘴里认真地说出高薪,人脉,想变得有钱,她对我自然是不错,这儿每个人都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