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睡在梦里的村寨

睡在梦里的村寨

推荐人:扎西次仁绛秋 来源: 时间: 2020-05-20 阅读: 5.84K 次

夏季的夜,太阳和月亮,总是在彼此交换的路口,匆忙道别。地上的余温还来不及散去,月亮就已经透过云层,急不可耐的丢下它们的故事。

今夜的月,很亮也很圆。这座城市的每一条街道和巷子,都在悄无声息的收纳着属于它的柔情和微笑。

湖面上的倒影和湖畔的霓虹灯,装点了一个盛夏的夜晚。住在城里的人们,穿着短裤或者裙子,享受着大自然赠送的温暖。

我的故乡,在隔着层层山峦,灯火和繁星交汇的地方。银河的光芒落进翻新的梯田里,哗啦啦的水流声,田野里藏不住的青蛙声,各种不知名的昆虫的叫鸣声,交织成悦耳的交响乐。在我久远了的回忆中,一夜夜随着思绪走过睡在月光下的村寨。

我的村寨很小,小到闭上眼,我就能数清楚,串联了村寨的每一条小道。它转角的石板路上,有着怎样的青苔,都能如数家珍。

邻居家的奶奶,喜欢坐在靠近家门口的公路上,懒散的晒着太阳。隔壁家的爷爷,总是闲不住,习惯扛着几根长长的竹子回家,削成薄薄的竹篾,一会儿的功夫,就能编成箩筐,等待赶集的日子,便能去换钱,补贴家用。

母亲则去外婆家旁边的奶奶家唠嗑,她们从东家的长,聊到西家的短。我不喜欢听她们闲聊的事儿,可我喜欢听到母亲会心的笑声。

不管走了多远,走到什么地方。父亲坐在长凳上眯着眼睛看电影,母亲抖着脚,坐在厨房烤火的场景,一直温润我枯燥的生活。

此时此刻,故乡也像是兴奋过度的孩子。它刚刚接触了现代的交流媒介,月亮下的人们,就着微弱的屏幕光,安慰着劳碌了一辈子的躯体。

时光退回到十多年前,一切又该有另一种景象。

那时的村寨,还不及送走更多的儿女。他们守着这片哺育了他们的土壤,安安稳稳的经营着自己的生活。虽然日子过得拮据,可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敛不住的欢乐。

一台破旧的黑白电视,吸引不了多少孩子的眼光,电视台又有时间限制。于是,他们的童年和回忆,就从月光下开始了。

村寨的老村委会门口,有一块坑坑凹凹却相对较大的空地。停放着一辆上了年纪的拖拉机,可那时却是连接村寨与乡镇的唯一交通工具。

其余的空地上,堆放着些大大小小的石块,以防玩耍的孩子从高处堕落下去。空地下方,有一口井,养活了村落下方的村民和来往经过的行人,是少有的钢筋混凝土结构。

每逢过年过节,杀猪的人家,就拉来此处,生火煮水,杀猪洗菜。好奇的孩子们,便趴在井顶上,看大人磨刀切肉。记得有一回,我好奇的望着他们花样的表演杀猪技能,看得太过入迷,不小心掉下去了,额头上不小心被石块,划破了。伤口很大,现如今伤痕依旧清晰可见。

那块空地,白日里是属于大人们的,晚上却是孩子们的天堂。

吃完晚饭,三三两两的约着,来到这儿。有的玩着捉迷藏游戏,有的玩着过家家,有的学着大人的模样,唱着不着调的山歌。月亮就从孩子们的歌声中,懒洋洋的升起来,一直到各家的母亲,叫喊着各家孩子的乳名,月亮才依依不舍的从村寨上方离开。

那时候,喜欢的邻居姑娘和姐姐,还没有去远方的城市陌生。母亲的脸颊和父亲的背影,没有被时光的车轴,印上沧桑的痕迹。

月亮走到村寨的祭树林,村寨就已经睡得安稳了。住在牛棚里的牛,经过一天的劳作,安详的哼着眠歌睡了;猪圈里的猪仔,争抢着喝奶,恨不得瞬间长成几百斤的身躯,好让解脱的日子来得快一些。

风,透过木质门的缝隙,吹来田野的芳香,安慰着睡在屋里的人。一年的忙碌,终于在这个日子,新插的秧苗扎根泥土的瞬间,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他们,仿佛梦到了绿油油的秧苗,长成了金黄色的稻谷,一阵风过,满地都是收获的喜悦。

再过几个月,哈尼族一年一度的“苦扎扎”节,终于在秧苗奋力扎根成长的日子里来临。在外陌生的子女,纷纷回家过节,祭祀,赞扬,祈福。希望一年风调雨顺,丰收。

倘若你有幸在哈尼村寨,住过一段时间,你会不自然的被这朴素的生活所感染。一年四季,每一天都是过节,每一个月都是过年。

因为这种天然的乐观,哪怕在最艰难的日子,他们的脸上,他们的故事里,他们古老的哈尼经文中。无不透露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大自然的敬畏。

我的老家,靠近一片茂密的竹林,每逢盛夏,爷爷喜欢铺一张草席,睡在门前的小棚下。这时候,我就懒着他,要他讲那些年,他不容易的日子。许多时候,我没听完就睡着了。

醒来,已经睡在屋子里自己的小床上。为此,我还常常寻思,迷迷糊糊看见的萤火虫,和恍恍惚惚听到的,竹林下埋着地主的财宝。是我做的梦,还是爷爷讲的故事。

村旁的万年青,依旧翠绿,月亮依旧有条不紊的从那儿升起。村寨的房子越来越宽敞,灯火越来越明亮。只是,听故事的孩子睡着了,正如那些讲故事的老人,他们也安静的睡在故乡的山坡上,再也听不到田野吹来的风,看不到土壤里长出的希望。

故乡离我越来越近,却慢慢变成了陌生的样子。村路上的路灯很亮,网络电视的节目很精彩,坐在沙发上的老人,他孤独的握着遥控器,睡着了。

留在村里的孩子,他们的眼睛再也看不到了月亮,月亮只在手机里亮着。关上灯,失眠的孩子和大人,他们的故事在指尖下,滑动着敲击出寂寞的声音,那声音久久回荡在村路上。

他们没有争吵,他们的故事和爱情,都隔着一块发光的屏幕和一扇重重关上的门。与最近的人,陌生的聊着无趣的对白,与陌生的人,说着亲密的悄悄话。

一盏灯,望着天上的月亮。月亮下的城市和村庄,一个怀念昨天逝去的故事,一个期盼未来没到的繁华。

它们隔着时间的长河,在一个打盹的孩子的梦里。悄悄的走,慢慢的来,一个安慰了逝去的梦,一个亲手埋葬了美好的回忆。

等太阳升起,来不及收拾好的回忆,被蒸发成了昨日的痕迹,它们各自呼喊着,追逐着。月亮,请留下些美好的故事,给明天的梦,一段温馨的往事和温暖的拥抱。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