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亲情文章 > 忆表姑父

忆表姑父

推荐人:慕容刚竹,慕容 来源: 时间: 2020-02-14 阅读: 5.9K 次

白天觉睡的有些过头,喝的绿茶有些多,辗转反侧的子夜清醒的要命,想起了很多陈年往事,特别想起了您——我的表姑父袁汉忠。

小时候也曾见过几面,印象已模糊不堪,现在回想起来的初次见面是一九九八年八月份高中报到时候。当时爸爸和我骑车一个多小时来到您家,在故城县委家属院住,靠近京杭运河郑口段北岸,经过七拐八拐小路,在朝东的黑色大门停下,踏入门坎后有个二三十平的小院,院内靠窗台的月季花争奇斗艳,石榴果实累累。

爸爸在门口喊:“乔姐夫,我来了!”,“建刚来了,快进来吧!”,此时屋内一个清瘦中年男人迎了出来,中等身材,发稍白,眼睛矍铄有神,说起话来不紧不慢,这是最初的印象了。那天中午吃饭,爸爸喝了半斤绵阳大曲,他没有喝,好像说最近身体不太好吃着中药呢。因为爸爸他们是老相识,席间有说有笑,互相调侃着,我也憨憨的点着头,爸爸说:“孩子马上上高中了,姐夫您们在县城,就费心多照顾照顾!”,“没事的,说这话就见外了,以后周末或者刮风下雨不上课就来姑父家吃饭!”“好的,姑父,姑!”,我应答着。他还问了我考了多少分,分文理班没有,学校的其他一些情况。

以后日子里,我们越来越熟悉,有一次,我正好看他围着石榴树一边转圈一边揉肚子,我问他哪里不舒服,他说从小身体不好,经常吃药,现在脾胃不和,吃饭后经常涨肚,所以要常揉揉肚子。还给我讲了一些养生知识:肾为先天之本,胃为后天之本,要注意保护好身体的各个器官……

再后来,高二时我经常偏头疼,半夜如针扎般,西医打针吃药也不见效,他给我推荐让找五大院的苏老大夫,在哪里拿了三个疗程二十多天的中药,每天针灸后就去姑父家煎药,喝完后再去上课,那段黑暗的时刻,他经常鼓励我说心里不要负担太重,年轻发育的快,身体会慢慢好起来的!当时我还感冒,一感冒就是支气管炎,他建议我买一捆大葱,每天吃一根,我按着他说的方法果然有效,喘的也不厉害了,感冒也好多了。

还有几件印象深刻的事,有一次晚上学校停电,正好他值班带我到县政府楼上学习,那里灯火通明,可能是自发电,无人打扰也学的很专注。睡前在楼道和院里跑了几圈,天亮后精神十足。再有一事是第一次戴彩色眼镜看了一回3D电影,内容好像是哪咤传奇,有种身临其境,快乐冲击力很强,也有种晕晕的感觉。表妹买的冰棍和乡下的不一样,有巧克力味、奶油味的更软滑脆甜。

时光匆匆,高中后远离县城,只有过年看望下姑父,最近见面是五年前了,想想有丝丝愧疚感,无论如何都应该抽时间去看望下他,了却心底无限的感激和思念!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