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我的邻居,顾程

我的邻居,顾程

推荐人:可爱的麻花小姐 来源: 时间: 2018-01-05 阅读: 1.23W 次

我喜欢张爱玲,那丝丝流淌的文字,我也仿佛置身其中,感受到那一份份地爱恨情仇了。她有很多的经典爱情语录,我相信,那是出自生活的写真和感悟,也恰如你知道的那样。其实,我是喜欢这样的女子,美丽却不做作,智慧且坚强。

我也喜欢李清照,幽幽怨怨,国耻家仇,她用一个女子的肩膀,挑起重重的重担。用她特有的文字,诠释别样的人生。

读张爱玲的时候,我是在欣赏绚丽多彩的人性;读李清照的时候,我则是在品味一把心酸的胭脂泪。

这样美丽的女子,使我常常听见来自历史长河的绝唱。

——写下这些的时候,玲放下笔,因为她听到了轻轻地叩门声。

她走过去,开门。看到一张干净的脸。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总是用干净来形容男人,也许,我觉得体面地人大都拥有干净的灵魂吧?而我,也愿意和干净的灵魂交往。

“你好!”

“你好!”那个体面地男人开口了,我才注意到他很高,有一米八吧?“我是你的对面的邻居。请问,你有螺丝刀吗?”

对面吗?我从不在乎我的对面住着这样的人们。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安静的潜伏在自己的小圈子里。

“噢!对不起,我没有。”

“那?”看到我作势要关门,他没有再开口。

我不是一个对待生活冷淡的人,我只是喜欢我一个人的生活方式。

那是一个傍晚,其实也不是很晚。由于是冬天,天暗得有些早而已。但对于我来说,我更喜欢这样宁静的夜的前奏,我可以毫不保留的流露我对夜的憧憬和崇敬。

“该死,我忘了带钥匙。”我停在那里,毫无办法。来回的走动,试图减轻我的不安和烦恼。

“你好!你是不是没有带钥匙?!”

是他?!“嗯,是的。”我尴尬的朝他笑笑,毕竟,是我先没有对他有一般人应有的礼貌的。

“你报警了吗?”

“报警吗?!”

“是的,有困难,找民警啊!”

“哦,我~~~我不知道。”

“我帮你吧?”

“不了,谢,谢谢你!”

“没关系,谁让咱是邻居呢?我叫顾程,我很荣幸有你这样美丽的女邻居啊,呵呵。”

“哦,警察说要过一会儿才来,你,你要进来坐会儿吗?”

“哦?!这——好吧!谢谢你!你真是一个好人!”

“我真高兴你这样看我。请,——请进吧!”

在警察没来的这段时间里,我第一次进到一个男人的屋里,还是个陌生的男人。这是个黑白格调布景的单身公寓,不失时尚又透露些许动感。在我的心里,我不禁对这个陌生的男邻居有了由衷的好感。

“喝茶还是咖啡?”

“不,谢谢!有烟吗?”

“有!”从他的眼里,我读到一丝转瞬即逝的诧异。

我装作不理。“谢谢!你也要来一支吗?”

“不。我不抽烟。”

“那你?”

“呵呵,是为了像你们这样的人准备的。”

“哦?!谢谢!”到这里,我觉得,我的男邻居也和我一样,莫测。

我依旧生活在自己的生活里,依旧写我的心情文字。或深或浅的文字,留在斑驳的纸页上。更多的时候,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我的精神世界。

老张打电话来的时候,我还在塌上小憩。我有一个很古董的美人榻,是房东的房东留下的。恰如一切美好的东西那样,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掉价的,相反,它们却因历史的碾磨变得价值连城。老张也是一个男人。其实,老张一点也不老。我只是习惯性的唤他作老张,就像年迈的老妪唤自己的丈夫叫老伴一样的。那是一种由时间积累下来的情切和关爱。老张是我在一个同学会认识的。我知道,老张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他很疼爱的妻子。

“喂?你好!”

“是玲吗?”

“是的。”在我的记忆里,老张不是第一次给我打电话了,不知是谁告诉他的,我不是一个人,至少在我的屋里。

“我是玲,请问有什么事吗?”

“玲,我想好了,我要离婚了。”

“离婚?那好啊!”告诉我,我该说什么呢?是恭喜吗?我知道,老张这样顾家的男人选择离开,一定有他言不由衷的理由,或者是不可告人的理由。是什么呢?我不愿过多的猜测,更多的是不想。

“玲,我,我想你。玲,我想娶你!真的,玲!我要娶你!”

不,我不是一个人,我不适合在婚姻的圈子里生活。

“那,我想想。”我的确不知该拿怎样的理由搪塞他。在婚姻的问题上,我变得言辞闭塞了。“为什么?”我想老张是个好男人,但不适合我。或者说,我不适合婚姻吧?!

“玲,难道你感觉不到我对你的感情吗?我是那样的爱你。如果世界因为我对婚姻的背叛而这让我存活一天的话,我更愿意用这一天的时间来爱你。玲,自从见过你之后,我,我的空气里总是你。我每呼吸一次,我仿佛呼吸到的都是你。玲,和我一起不好吗?”

“老张,你知道吗?”我要怎样开口呢?这是一个被爱和冲动迷失了的男子,“你的言语,我爱听,却不懂得;我的沉默,你愿见,却不明白。”老张,于千年万年,你会遇见你要遇见的人。只是时间问题。我不是你的答案。我给了你答案。对不起!

“老张,这个周末来我家吧?我让你见一个人。”

在一个午后,我敲开了邻居的房门。

“顾程,你好!很冒昧地打扰您!”

“呵,是你啊!我的美女邻居。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只要你开口,再难我顾程也义不容辞。”

“是这样的,在这个世界上,最好什么都不要欠,特别是感情。”

“嗯,好吧!就算是装的,我也乐意!”

“顾程,你真是个好人!”

那是一个周末,老张来了。他头发有些许凌乱,脸也有些许的微微愁容。

“老张,你来了!来,让你见一个朋友!”

“是你?”老张诧异。

“是的,是我!”顾程报以绅士的微笑。

“怎么,你们认识?”

“不!”

“对!”

两个人,一同回答,不一样的答案。

“那,都是老朋友了,一起坐下来聊聊吧?!”

“好吧?”

“这。”

在这个下午,我知道了,老张的妻子背叛了他。现实的生活里,婚姻一旦和柴油盐米酱醋茶挨上了边儿,就披上了世俗的外衣。像老张这样规规矩矩的上班族,为守护爱情,需要付出多倍的努力。女人不是现实的动物,她们只是活得比较真实。她们可以比穿着,比老公的收入,比一切值得炫耀的东西。不要说女人不可爱,她们只是活在心的深底。从很小的时候起,她们的心里就有了一片幸福的天地。老张的妻子走了,没有带走老张的任何东西。老张说,其实她要拿走些什么,我心里还要好过些吧?看着存留她的味道的东西,我时常忍不住想起她,和她的一切。即使我知道,她已经离开我了。

在这个下午,我还知道了顾程的故事。一个关于男人和女人的很普通的故事。

老张的妻子是顾程的初恋情人。为了她,顾程的生命里就不再容纳任何的女人。

顾程说:“我等了这么多年,有时候我知道,那份感情已经在念念不忘的日子里被我遗忘了。我的心现在已经有了新的彼岸。”顾程说到这里的时候,看向我。

我微笑,在我难过或快乐的时候,我只剩下微笑了。

感情其实是很单纯的一件事,不外乎“我爱你”“我恨你”“你好”“再见”。有些时候,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冷血。我曾试图剖开我的手掌,我看到一丝丝流淌的樱红的液体,感受到丝丝冰凉。用舌头舔舔,没有味道。

我不是一个适合恋爱的女子,于你。

不久以后,顾程搬走了。我没有去送。下雨了,豆大的雨点狠狠地打落在窗上,哗啦啦,我还趴在桌上写作,一滴泪,落了下来,打湿了斑驳的纸页,转瞬开出一朵绚烂的花儿。

我知道,我又错过了生命里的那个人。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