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爱的抉择

爱的抉择

推荐人:香山 来源: 时间: 2013-12-23 阅读: 1.14W 次

宇是这个乡镇分配来的第一位正规学校毕业的大学生,而且长得又一表人才,所以曾经吸引了很多女孩子的眼球,这里不乏有干部子女和有钱的人家。

我和宇相识的时候,宇已经被借调在乡政府上班,并且领导们也有意想把他留在政府里面培养,可没想到,就在我和宇订婚后的第二天,他就无缘无故被人家校领导招了回去,并且还给他调到了一个偏远的村中学去教书,开始时我一直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可后来听宇和我说了真相之后才知内情。

原来在我和宇没认识之前,他们的领导就有意想撮合宇和他女儿的婚事,并且还求别人提过亲,却被宇婉言谢绝了。本来男婚女嫁是两厢情愿的事,不同意就回绝也无可非议。可没想到,人家当领导的却耿耿于怀,认为是宇卷了他的面子,不识抬举。因此在宇和我刚订婚后就实施了报复,而且这个报复做的好像顺理成章,让你都无发去辩解,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那个校领导和我们家是邻居,事后见到母亲的时候他还故意讨好的对母亲说:"老姐姐,您看看,我也不知道宇是您的姑爷,要不,我也不会把他调到乡村去,哎!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不太懂事,你说你女儿怎么找这么个不会来事的对象。"母亲听了后只是微微的一笑,什么也没说,因为这里的前因后果母亲也听别人说过,况且这个人本来就是个笑面虎。

宇工作变动的事让我的心里有些不太舒坦,因为在学校的时候,我们这些同寝的姐妹们就对未来找什么样的丈夫有过规划,并最后达成共识,那就是:第一不找教师,我们都认为男老师整天和孩子打交道,一定会墨迹小气;第二不找当兵的,既没学历,又得两地分居,太苦;第三不找同行,医生责任大,又在同一个单位,工作起来有点别扭。可没想到自己千挑万选的,还是找了个孩子王,也许这就是命吧。但已经订婚了,也不能反悔,况且我们找爱人找的是这个人,而不是他的地位和工作。

后来在我和宇的长时间相处中,我发现宇不仅细心周到,而且豪气爽快,因此,在心中仅存的那点不快也荡然无存了。

开学后不久,父亲就来信说我们家已经搬到县城去了。搬家的那天宇来了,脸色非常的难看,虽然他没说什么,但精明的母亲还是从他的表情中看到了他内心的担忧与不快。于是母亲就安慰宇说:"孩子,别看我们家都搬走了,但你和我女儿的婚事不会改变,我女儿既然和你订了婚,就永远都是你的妻子,你放心吧,在我的家里是决不允许女儿违背婚约的,等我女儿毕了业,你们就结婚。"

家搬到城里后,我和宇之间的距离虽然又近了一步,但和宇见面的机会却少得可怜,有好长时间我都没有收到宇的来信。而此时的宇却正躺在乡镇医院的病床上输液,他在我们家搬走后就病倒了。当宇孤单的一个人躺在病房里的时候,他是多么的想得到我的温暖啊,可宇为了不让我为他担心,没有告诉我,而是一个人默默地去承受病痛,而那封写好的信也放在了抽屉里。

他没有让我知道,是怕我惦记,因为他知道,那个时候是我学业最紧的时刻。等我知道宇病好了的时候,宇已经出院了。可我还是请了假专程回去看宇。见到宇的那一刻,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只见宇方正的国字脸已经瘦成了一刀条,紧锁的眉宇间总是带着一丝忧郁,我在那陪伴了他两天,然后就又返回学校上课了。

日子在宇的期盼和焦急等待中一天天而过去了,转眼间就迎来我最后的一年实习阶段。我的实习单位是我们县医院,在这里,我和我的同学们每天都奔波忙碌在病房里,没有假期,所以,我没有时间去看宇。而宇也更没有时间来看我,因为宇的单位离家有十多里地,要翻过一道山岭,宇每天都得起早贪黑的骑着自行车去上班,回到家还得帮助父母侍弄地,也没有时间和我约会,我们之间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但牵挂彼此的心却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我们这些同学都处在谈婚论嫁的年龄,此时有很多姐妹们都已经有了男朋友,每当下夜班和休息之时,她们就会和自己的恋人手牵手的,不是去压马路逛街,就是去电影院看电影,没有人会守得住寂寞,而只有我一个人悄悄的躲在家里,遥望着宇家乡的方向默默地想宇。

想宇是不是正在教室里面给孩子们认真的讲课;想宇是不是正汗流浃背的在地里面锄地;想宇是不是正在家里面摘果子;想宇会不会也在想我。很多时候是越想宇,宇的影子在我的心里就会变得越来越模糊,甚至宇的容颜也变得不再清晰,而留给我最深的印象还是宇·相亲时身上穿的那件蓝色外套,那个穿蓝衣的男孩是那样的帅气和英俊,以至于每当我在街里面看到穿蓝衣的男孩从我身边走过时,就都禁不住想要看看人家的脸,并且还会异想天开的幻想着是不是宇来看我了。我还记得曾经有人说过的一句话,当你此时不能和恋人守在一起时,就选择一个人去回忆温馨的往事,这样你的心就会荡漾在幸福里。

不知内情的老师姐姐们,每当看到我形单影孤的时候就会对我说:"妹妹!明天我给你介绍一个对象。"我说:"对不起!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他在很远的乡下。"她们会问:"那怎么没看见他来看过你呢?"我说:"他是乡村中学的老师,休息的时候还得帮助父母种地,没有时间来。"这时姐姐们就会流露出惊讶的表情,并且不解的问:"你怎么会跑到乡下找个孩子王做男朋友呢?就凭你的条件,在这里一定能嫁个条件非常不错的人家。"每当这时,我只是微微的一笑,却不作回答。

是呀,假如此时我若是放弃宇重新选择,我也会像其她姐妹那样,闲暇的时候遛马路、逛大街,结婚就能住上楼房,上一天班回到家还能吃上婆婆做的现成饭,可是我不能,因为宇是令我第一个心动的男孩,他给了我太多的体贴和关怀,每每想到这些,宇呵护我的点点滴滴就会依稀如昨。

怎能忘?每次宇骑自行车来接我时,都要等到我先在车的后衣架上坐稳后,他再上去骑着走;怎能忘?每次走过故乡的那条小河,宇都会说:"你不能下河,女孩子着凉是会做病的。"说完他就会赤着脚将自行车扛到河对岸,然后再来背我,他的脊背已经成了托我过河的小舟;怎能忘?每次吃完饭后,宇都会给我端杯热水说让我暖暖胃;怎能忘?每次我肚子疼的时候,宇都会用温热的大手为我按摩推拿,怎能忘?听说我喜欢吃烤的玉米,他就在玉米刚刚成熟的时候跑到地里去翻找两棒,然后蹲在灶膛前用炭火为我去烧烤,汗水顺着宇的脸直往下流;怎能忘?每当瓜果挂满枝头的时候,宇就会蹬着梯子爬上树稍,将那些又大又红的果子摘下装在箱子里留给我吃;怎能忘?每次我要走时,他都会亲自为我炒一锅葵花籽,然后连带着煮熟的咸鸭蛋一起放进我的包里。难道这些真情厚爱还比不上一间楼房吗?面对这样的好男子我有什么理由说放弃呢?

在这最后的一年里,宇也有很多可以重新选择的机会,但都被他一一放弃了,有个一直倾慕宇的女孩曾经跑到他的面前说:"宇!别傻等了,我看你们两个肯定不会有结果的,你想想看,她好不容易从山村里飞了出去,况且她们家也搬走了,还会回来和你结婚吗?别再做梦了,不行就放手吧,看看我们两人合适不,如若要行,我不会让你家花一分钱,而且我们家还会给买房子,到时你一点后顾之忧都没有。"

宇笑着回绝她说:"我们已经订婚了,在我的心里,她早已经是我妻子了,所以再也装不下别人了。"

女孩不解的问:"她有什么好的,我可听说了,她们实习期间是可以结婚的,可你都等她两年了,她都不回来和你完婚,还要你等多久啊!看你这样傻等,我瞅着都心疼。"

可宇却笑着解释说:"你是不会明白的,因为有的女人就是男人心里的一颗朱砂痣,时间越长就会越红,最后,成为心中的玫瑰。"

还有许多好心的亲戚朋友也劝宇说:"孩子!别再等了,人家的家都搬走了,她还可能回到山沟和你结婚吗?你的父母都已经七十多岁了,好不容易才把你供到大学毕业,就盼你早日成家好抱孙子呢,万一人家要是变了心,岂不是把你坑了。"他的父母和姐姐也带着一种怀疑的态度问他:"你们的感情到底怎么样,能不能成。"宇说:还行,她对我还和从前一样好。"无论别人怎样游说和劝解,都没有动摇宇等我的决心。

宇对我说,只要我一天没出嫁,他就会等,哪怕是一个遥不可知的梦,他也绝不放弃。如果我真的辜负了他,他也不会恨我,他就随便找个女人娶了,那他的一生也就没有什么爱情而言了。

对于这份真情,我又怎能去违背道义和良心去重新选择呢?爱是发自内心的感动,它是不会受环境和地位的改变而逊色的。一份爱情如果轻易便能获得,无须克服许多内外障碍,可能会使我们少受一些痛苦,但是,它却不会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幸福和快乐。

我眼含着热泪告诉宇,毕业证拿到的那天就是我们领结婚证的时候,无论我身在何方,我都做你一生的女人。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