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苔

推荐人:薛Amon 来源: 时间: 2020-02-14 阅读: 2.82W 次

你说你爱三月的山樱,羞着闹着团拥在一起,像是柔软的粉红的云朵;你说你爱清夏的白莲,聘聘袅袅,如佳人隐山岚;你说你爱素节的金桂,花可可,风依依,飘香十里;你说你爱冬辰的腊梅,孤立雪中,风骨自成。

可我偏偏喜欢那苍色的,不起眼的苔。

或许你嫌它身形太小,不及你爱的一切花木,但我说“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我喜它悠长岁月里积攒下勇气,一瞬花开,即便在无人之地,也自信绽放。

它喜在荒芜的高原,自成一抹颜色;它拥着冰凉的青石碑刻,陪伴着森然白骨,伶仃孤魂。它时常在严寒的高山,阴冷的谷底。你说它孤傲清高,但它亦爱卧在斑驳的古旧墙头,守候着千年沉睡的历史;爱攀在温软水乡的红墙绿瓦间,目送着那丁香般的姑娘娉婷步过。瞧,它也有一番诗意,热烈急切的想泼洒在时光里,挥毫绘下这山河万里。我喜它这份诗意,丈量着土地,执拗的将生命的希望播撒。

这个世界真的很大,太大了,以致于我们甚至不如这一抹不起眼的苍翠,人生苦短,有多少人像是时空洪流里偶然迸溅的水滴,转瞬复又落下,激不起一朵水花。

做一抹苔吧,苍翠的,自信而坚定的。即使全世界都好像在否定你,也要坚信那一团小小的花苞,终能绽放。把“我做不到”变成“我想去做”,再多一份勇气吧,不管是明媚或忧伤,都是途经生命后沉淀下来的一份决然,不论再过渺小,都能绽放精彩。

做一抹苔吧,苍翠的,生机勃发的。趁还年少,意气风发,云游过崇山峻岭,江河湖海,将希望播撒在每一寸贫瘠的土地,浇灌出生命的清欢。我希望沙漠长出森林,汪洋再次变得清澈,乡村的孩子们也能接受知识教育,我希望所有入梦的美好,都变成历史上温柔且轻易能触动人心的笔触。

书写的人生,是一场无边的游吟,向着一场无知的渺茫,乾坤独步,边走边唱。

人生的书写,是一个人的诗史,剥皮为纸,折骨为笔,刺血为墨,且歌且行。你的笔下会是什么样的风景,我期待不已。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