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流年不展丁香结

流年不展丁香结

推荐人:映日荷花 来源: 时间: 2017-10-06 阅读: 2.22W 次

编辑荐:婵娟谁人与共?如斯流年,佳人芳踪难寻。明月如何能隐西楼,明月如何能下西楼, 不再笑我,多情依旧。还是婵娟如我,孤清寂寞,愁病难摒,我怜卿来卿是否也怜我!

玲珑骰子里的记忆,盈盈丰丰,沉沉甸甸;玲珑骰子里的记忆,牢牢坚坚,拌拌牵牵。

流年划过指间捻成一缕风岚,拂过丁香枝,拂过豆寇梢,撒了一陌相思,深深浅浅,浓浓淡淡,著了一身,拂了还满。

记忆渺渺,随风飘飘,柔弄着河堤岸边的丝丝碧柳,撩弄起点点新愁。杨柳丝丝系着梦萦魂牵,杨柳长长绕着相思缱绻。未曾想,柳未折,兰舟已发,伊人消失在悠悠的波光中;《阳关》未成曲,哽咽先有调,泪眼模糊间,伊人已在水湄间。栏杆倚遍,只为等千帆,千帆过尽,只余一竿孤月,洒下溶溶的泪光。

记忆的信笺,深情难诉,情字难描。千许柔情化作潇潇泪,和墨予卿知。托书群雁,一行雁字渐远,归意遥遥无期。

记忆的悸动,惊得落英缤纷,惊得相思满径,在荼靡摇曳的芬芳下,伊人款款而来,画眉依旧,粉黛依旧。

曾想,经年的我,纵记忆坚厚,遭凄风受冷雨也会支离破碎;纵记忆牢紧,经岁月的年轮辗过,终将会变成尘埃,四处飞扬。从此记忆深处只剩下一道模楜的印记。

无奈,脑海里的记忆一波波来袭,依着天上的圆月,亏了还满,消了还存。在一个个孤寂的夜里悄悄地爬上西楼,脉脉溶溶的月光洒在窗台,洒在床榻,照着一个个不眠之夜。纵心中有一泓眷眷柔情,却是一枕好梦难编。

婵娟谁人与共?如斯流年,佳人芳踪难寻。明月如何能隐西楼,明月如何能下西楼, 不再笑我,多情依旧。还是婵娟如我,孤清寂寞,愁病难摒,我怜卿来卿是否也怜我!

往事历历,卿卿我我;往事成咋,苦苦涩涩。记忆在幽静孤清的夜里随风曼舞,无所依,一缕缕飞升玉宇,登抵琼楼 。管它今夕为何日,腑视一生痴缠,又能眷恋几番朝朝暮暮?鸟瞰一世尘烟,又能落寞几度晨钟暮鼓?

映日荷花

丙申年初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