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情殇

情殇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6-06-12 阅读: 2.19W 次

你说,你从小最爱的一个故事,“夏日的傍晚时分,一头公象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到离家很远的一个湖边去吃草,嬉戏。它喜欢用自己长长的鼻子取水,然后喷洒妻子和孩子。看着它们彼此拱着、用鼻子纠缠着嬉闹,它都开心的咧着大嘴笑。它一次又一次往返于草地和湖边。不知是汗水还是湖水,每次满身都是水滴四溢。”

你说,你喜欢这个故事是因为这是一种幸福!

你说,等你有一个家,你一定给你的她同样的幸福。

可惜,岁月荏苒。你丢了冬的霜雪冰寒,秋的落叶萧瑟,夏的燥热蝉唱,春的百花残装。一年复一年。

一个男人最好的年华错过了,岁月在你的脸颊,鬓边肆意的勾勒着。

喜欢一个人对着无垠的天空发呆,看着云朵聚了散、散了聚。喜欢点一支烟任由它在指缝间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火焰,直到那丝丝缕缕的青烟弥漫了那个影子。喜欢看着山坡下房舍上空的炊烟袅袅升起,心中家的味道便升腾的有些苦涩。喜欢一个人夜半失眠,睁着眼望着天花板,一次又一次抚摸心中的那个角落。喜欢远远望着海边、湖畔、池塘边牵着孩子手的男男女女追逐嬉戏,乐此不疲。喜欢手持木笛吹那支难听的无人听的懂的《长相思》……

看书、写作是你的爱好,还是你的习惯?你自己都不愿想。你只希望有一天那个在水一方的人,能看到你的文字,你的心。吸烟也不是你的嗜好,你点烟就是为了让自己在那些明明灭灭的闪烁中,闪现那影子的轮廓。炊烟弥漫,你只是想找那份心中家的味道。远远的望着湖畔、海边……你怕触景伤情不能尽情肆意的思念。木笛是你预备做了给她的生日礼物,虽然自己不懂音律,可是你见她把柳哨吹的那样好就有了送她笛子的心意。其实,梦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那个影子,你怕失去了那份温暖,只好夜半独醒,一遍又一遍的抚摸心中的那个伤疤,任其痛了一遍又一遍,却还是如吸了大麻一般上瘾……

现实,为什么有城乡分化?你只想照顾那个城里来的大眼妹。世俗拉开了你们的距离,你似守着井底的蛙,天外天娶走了你的她。

你记得,她最喜欢吃你给她搓的麦穗,为此,你每年口袋里都有一捧发了霉的麦粒。

你记得,她在柳枝抽新的时候,最喜欢你做的柳哨。所以,每年你都会选最好的柳条做一支,忽然哪一天她回来了,随时可以吹上一曲。

你记得,她第一次看着你下河摸鱼,你纵身一跃潜下去好半天才上来,吓得她又哭又叫,怎么哄都不许你在下去。

你记得,那年冬天你去县里听果树试验田的课,回来时大雪封了公路,县里让所有人等第二天清了雪,你深一脚浅一脚量着步子回来的,不能等,就怕她担心。谁知还没到村口就看到一盏手电的光束在风里摇曳。到了跟前才发现那双冻僵了的手,还紧紧的握着那个冰冷的大手电筒。当时,你眼里一热,蓄满了泪。你发誓,你一定给她一生的幸福。

你记得,第一次扎果园大棚架没有经验,桩子扎的不牢固,后面的倾斜下来,她扑在你身上,后脖子梗留下了一个一指长的疤。想起来就让你生气,只恨那个疤不能留在自己身上,如果可以,哪儿都行。

你记得,她的父母闹离婚,她被送到乡下躲风暴,见谁都不说话,作为邻居的你用尽方法逗她开心,后来就演变成了谁嘲笑她,你就和谁拼命。

……你最痛恨的日子,就是那次她捧着城里当军官的舅舅寄来的信,说受她母亲的委托给她找了一个城里的女婿。她不说话,眼里的泪转来转去等你说话。当时,你像忽然变成了哑巴,眼睛瞪得好大,呆呆的似丢了魂,就是一个字也没蹦出来。

半个月后,城里来了一辆吉普车,推推搡搡的就把她推上了车。从此,天上的月亮就缺了一个边,你怎么看,它都没圆过。

(原创作者:苍海樱子)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