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你真的很lovely

你真的很lovely

推荐人:轩扬 来源: 时间: 2016-05-04 阅读: 7.95K 次

楔子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怎么办?你还会继续爱我么?”

“当然!不过,你不会死,你要陪我一辈子!”

“那如果有一天我不爱你了呢?”

“如果别人更能给你快乐的话,我愿意让给她。”

“是吗……那我就不爱别人,就爱你啦!”声音渐渐消散在风中,男子并没有继续问下去,有些事情,可以慢慢寻找答案,有一辈子的时间。

一辈子不够,还有下辈子。

一、当做缘分好么

“呜……头好晕,这是哪里?”花织摸着异常发痛的头,“对了,我刚刚好像被人打晕了。”栀薇这时候才发现,身边的环境变化了,取而代之的是潮湿、闷气、黑暗的小屋子,窗子中透露出一丝阳光,仿佛这是希望似的,花织连忙跑过去看那仅仅的一丝阳光。忽然,黑暗的房间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花织反应性的往角落靠,仿佛希望黑暗将她完全遮罩住,不被别人发现,啪!房门被打开了,阳光照了进来,将整个屋子都罩满了。当然,花织就被毫不留情的阳光发现了。站在门前的是一位男子,具体的说是一位戴着面具的男子,在朝花织一步步的逼近,花织脸上充满了恐惧,她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但她脑海中一直觉得这是一个梦,一直……

突然,男子慢慢的倒下了。

站在他后面的便是另外一位男子,他喘着气说道,“快走!这里很危险啊!”花织慢慢的站起来,走向门外,他知道是这个男子救了她,转身看了他一眼,想开口问他叫什么名字,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了,她难以置信的呆着摸着自己的嘴唇,那位男子见势,仿佛明白了什么,“他应该给你下了药,使你说不出声音,快走!他很快就醒了。”花织懂一些哑语,做了“那你呢?你怎么办?你叫什么名字?”的手势,苏谨明白的点点头,“我嘛……你不用管呢!你快跑就是了。我的名字嘛,是苏瑾。”花织听见这些话语,还是不放心,虽想做手势,但还是放弃了,她实在是太虚弱了,慢慢的移向门外。

在花织离开后,躺在地上的男子站了起来,“干嘛打这么重!不是说好了演戏么,喜欢一个女孩也不用这样吧,都不管你兄弟我了。”“对不起啦,她真的很美,楚裂,你是不是也该找一个了?要不,我给你演戏,帮你找一个?”站在门前的苏瑾说。楚裂摇了摇头。他大概还不想找吧。苏瑾自言自语,“这算不算缘分呢?”

二、相遇中的相遇

醒来时,花织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她醒来了。护士看见了,连忙叫了医生过来,医生非常惊讶,“太不可思议了,你的病明明要一个星期才能完全痊愈的!可你只用了2天。”医生还保持着惊讶的样子,花织也对医生的话感到不可思议,医生给花织测了一下身体各方面的数值,显示是优秀。医生对此无能为力,也找不出头绪,索性就放花织出院了。

花织虽已经完全恢复,但头还是晕乎乎的,她开了口,在试探什么,她能说话了!花织觉得是药效的时间过了,她顿时心情放开,晕乎乎的感觉也不见了,正在她横冲直撞时,她的头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花织正要说对不起时,看见他的脸时,呆住了。“哇塞!原来你还活着呀!”花织惊讶的说,“那个男的没对你咋样?”苏瑾微微一笑,仿佛一笑便倾城,他的微笑迎来的便是花织的微笑,“我嘛……在确认你走远了后,看他还没醒就跑了,毕竟不可能呆在那里吧。”花织会心的点了点头。随后,他们便一路疯玩,正当他们走在无人的小巷前面时,他们的眼前,顿时黑了。

花织缓慢的睁开眼睛,随即便看见躺在自己身旁的苏瑾,“谨!谨!快醒醒啊,快醒醒啊!”苏瑾艰难的睁开眼,便呆住了,“这是哪里,花织,我们在哪?说啊!”花织无力的摇了摇头,她看见,苏瑾的脸上滴下了一滴泪珠。

“谨,你怎么哭了?”花织疑惑的问。苏瑾将头撇过去,“我……有幽闭恐惧症……”花织呆望着苏瑾,仿佛觉得这一切都不可思议。苏瑾居然有幽闭恐惧症。良久,苏瑾抱着膝盖小声抽泣起来,花织反弹性的安慰苏瑾“别哭了,谨,有我在呢!不用怕,别哭了。”苏瑾的抽泣声音随着花织声音的消失小了起来,苏瑾抬起了头,“我们……被绑架了!”

三、你还是那样要被我呵护着

“咚、咚、咚。”漆黑的门外传来了声音。啪,门被打开了,花织转过头去却看见了苏瑾一脸惊讶的样子,“怎么了,谨?”苏瑾没有回答,只是呆呆的望着门口,花织跟随着他的目光望去。她看见了一位男人,“苏瑾,他是谁啊?”“哈哈哈哈!你连我都不知道,还当什么苏瑾的女朋友。”那位男人狂妄的笑道。苏瑾颤抖的说“他……是黑社会的……老大……”说完,苏瑾便抱着自己的膝盖窝在了里面。“苏瑾,要不是你有幽闭恐惧症,我还不知道怎么对付你呢!”男人说道“所以你就把我关在漆黑的屋子里?”苏瑾轻蔑的说,带着一点玩味,“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呵呵呵呵!”站在门前的男人颤抖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士气,“你有幽闭恐惧症,我只要把你关在这个屋子里面,你就无动于衷了。”苏瑾又笑了一下,带着些狂妄。男人又颤抖了一下,“快!把门锁起来!”随后便跑走了。“你以为你跑得掉么?笑话!”屋子里面传来声音,随后又是一阵狂笑。“快跑啊!傻瓜们!再不跑就没命了!”男人的手下们听见这句话就赶快跑,他们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

屋子里面传来脚步声,啪!啪!啪!门被踢开了,走出的人似乎没费一点力气。男人见势,就不顾手下,自己跑了。“你还跑?我要让你知道厉害!”说罢,苏瑾便以风一般的速度追了上去,手下们一个个的倒下,很快就将男人逼到了墙角,男人颤抖的说,“对不起,谨,放过我吧。”“放过你?枭,你耍了我多少次你知道吗?我的女朋友被你吓跑了多少次你知道吗?这次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受死吧!”随即便从兜里面掏出一把刀来向枭砍去,啪!枭闭上了眼睛,苏瑾的手停在了空中,时间仿佛定格了,枭睁开眼睛,很吃惊的望着苏瑾,只见苏瑾身后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苏谨回头一看,呆了,“花织?你?”

“放过他吧,不管他让你失去了多少个女朋友,他也是人啊。我们走吧。”说完便拉着苏瑾的手走了,苏瑾并没有反抗,只因为花织的手抓着他自己的……手,苏瑾的力气顿时都没了,大概,在她面前,他很软弱吧。

“谨,刚才很吓人啊!要不是我及时抓住你的手,他就死了啊!”“花织,我……不是故意的,刚刚我脑子里面只有怒火想要发泄出来。”“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这样吧?”“我……对不起,不要离开我!求你了,好吗?”“我不会离开你的,大概,是因为我喜欢上了你吧!”两人都呆了“我可能会喜欢上你”已经深深烙印在了两人的心窝上。

苏瑾感动的点了点头。“不过,你刚刚在屋子里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突然从胆小变成这么狂妄了?”花织问道。“如果我说这是精神病的一种,你还会接受我吗?”“当然!不管你变成怎么样,我都一直会喜欢你!”“那就好,我呢,是得了一种独特的精神病,治不了,是先天性遗传下来的。”“哦……”两人温馨的谈话在“哦”一声后结束了。

四、无论是哪里我也会陪你

直到谈心结束,苏瑾和花织靠在了郊外的一个樱花树下温馨的睡着了。

不知已经到了是么时候,花织轻轻的睁开眼睛,猛地发现苏瑾不见了,她开始大叫,“谨。谨。苏谨!”仍然无人回应。

她非常担心苏谨会有什么事情,开始四处寻找线索,终于在离樱花树还比较近的地方发现了一张字条,起初她以为这没什么,但仔细看后,发现这是将苏谨带走的人留下的字条。

“想要救苏谨,就今天下午6点在见泷原学校旁的旧仓库见,不见不撒哦!”

她缓慢的蹲下身子,抱住膝盖,慢慢的啜泣了起来,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的场景,一样的人物,既然苏谨能做到的事情,我为什么不能做到?我也能像苏谨一样发狂,可是,我能做到吗?

她不再思考,一心只想救苏谨,她朝着旧仓库走去……

花织按照约定来到了见泷原学校旁边的旧仓库,刚进门就啪!的一声,门被无情的关上了。花织并没有因此而害怕,她心里面只想着救出半夏,毫不畏惧身旁的一切,谁要是敢伤害谨,她绝对不会放过他!

她抬头看了看,很吃惊的望着上面,苏谨被无情的绳索束缚着,吊在半空中,头垂了下来,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这时花织的脑海里面有一股怒火,无法抵挡的怒火正涌上心头,她已不在乎身旁到底是什么人,不在乎身旁的人给予她的伤害,她只想救出苏瑾,她大喊了一声,“谨!”无人回应。她很吃惊他没回应,于是又喊了一声,还是无人回应。她抽泣了起来。

这时旁边的一个小门打开了,几个人走了出来,最后出来了一个人,花织不认识他,她也不知道他抓苏谨来做什么,便大胆的问了起来,“你是谁?抓苏谨来干什么?你有什么目的!”那个人似乎毫不在意花织说的话,而是径直的走向苏半夏,“你是花织吧。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要美的多嘛。不过给苏谨就太可惜了,花织,你以后就跟着我吧!”花织用着一种仇恨的眼光看着这位年轻帅气的男子,“我不管你是谁!只要有人敢伤害谨,我绝对不会放过他!跟着你?笑话!我生生世世都是属于半夏的!”那位男子轻蔑的笑了一声,“哼!我还没自我介绍吧。我叫晓光良!请多多指教。”说完便将纤细的手伸了出去。花织完全没有理会他,完全将他不放在眼里,“你快点把苏瑾给放了!”晓光良似乎将这种话都视为空气,“那真是太可惜了苏谨,你就要和你的老婆说再见了哦!”说完他便按下了遥控器,绳子渐渐的放下,之间苏谨的下方是硫酸池。花织赶忙叫他停下,“早这样不就好了么?亲爱的~”

五、原谅我的委曲成全

当苏瑾醒来的时候,他身旁已空无一人,想到晓光良将他抓走,想到花织,他并不知道花织为了他而放弃了自己的自由。

他开始四处寻找,他嚎啕大哭,他觉得他一哭,花织就会突然一下就蹦出来说“小笨蛋!我在这儿呢!”

可花织并没有出现,他觉得自己被抛弃了,他觉得自己堕落了,他觉得自己很没有用,他觉得花织的失踪是自己造成的,他不知道晓光良会对她做什么,他只知道:

晓光良也喜欢花织。

一栋豪华大楼里,花织正被晓光良热烈亲吻着,即使花织有多么厌恶他,她也只能随他了,因为,只有这样苏瑾才能活下去。

苏瑾仍然在那棵樱花树下等着,他等了无数个白天和夜晚。终有一天,所有的梦都破碎了。

他等了一个月,仍不见花织的踪影,终于,一天下午,花织出来了,她看见了苏瑾还在樱花树下等着,她从远处看着,她看得见,苏瑾的脸色又憔悴了许多,她缓慢的走过去。苏瑾一见到她,发疯似了的跑了过去准备拥抱她,可花织推开了他,苏瑾多了几分忧伤。“怎么了,花织?……”花织强忍着泪水,逼迫自己说出了她觉得这辈子最违心的话“苏瑾,我们不能在一起了,我不爱你了,我爱晓光良”。苏瑾不可思议的望着花织,泪水决堤般的涌出“花织!你骗我的吧!你说过的,一辈子,生生世世都和我在一起的。难道,那些都是骗人的么?你告诉我啊!你刚刚只是在开玩笑对不对?”花织低着头说“苏瑾。我没开玩笑,对不起,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我走了。”苏瑾呆望着花织远去的背影,他看着花织的背影走的很坚定,可却不知道,她背着他,是因为她不想让他看见她哭得有多惨。

她回到了晓光良的家中,“怎么?事情办得还顺利么?”晓光良问道。花织略显忧桑的说“嗯。都办妥了。已经和他分手了。”晓光良会心的点了点头,随即便跑了过去强烈的亲吻着花织,花织并没有反抗,而且柔情的配合着他,但晓光良并没有发现,此刻花织的眼角边,悄悄的流下了一滴泪珠。

六、再见,心爱的人儿

早晨,花织缓慢的拖着疲惫的身子从床上起来,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床上混乱的场面,她觉得自己背叛了苏瑾,她忘记了昨夜的疯狂。她一个人悄悄的苦着。晓光良被这即使很细微的声音给吵醒了,“怎么了,宝贝?怎么哭啦?”花织看见他醒了,连忙擦干眼泪“没什么。有些累而已。”晓光良并没有怀疑,的确。他也很累了。花织去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她并没有检查出怀孕的迹象,倒是发现了她身上的一个重大的秘密:

花织得了白血病。

她捏着检查报告,走过垃圾桶时丢了进去,也丢掉了回忆,丢掉了……一切。她刚回到家,晓光良就迫不及待了抱了上去,“宝贝你去哪里啦!弄的我好着急好着急的!”花织轻微的笑了一下说“没事,就是出去走走散散步,提一下精神而已。”晓光良并没有怀疑她的话。他已经坠入对花织的爱中去了,也无法自拔了。她并没有告诉她得白血病的事情,也没有告诉医生和花织说的话,她只想最后再和苏瑾道个别。仅此而已。她更不想让苏瑾知道事情的真相。

花织找了个借口跑了出去,然而晓光良这次却有些怀疑了,他悄悄的跟着她走了出去。她趁着这个机会找到了苏瑾,和他道别,她说,“苏瑾。我……要走了。就这样,道个别吧。再见。”当她回头准备连忙跑回去的时候,她发现,晓光良早已站在她的身后“好啊你!你还背着我见他!还道什么别!上回不是已经道过别了么!”花织吞吞吐吐的说,“我……只是。”还没等她说完。苏瑾变挡在了花织前面,“有你这么和她说话的吗!谁允许你这么大胆这样对她说话了!”晓光良带了一点嘲讽和讽刺的口味和眼神望着他“哟!你前男友为你出气咯!”此时苏瑾心中的怒火已经无法在安奈住了,上去就给了哪晓光良一拳,这一拳可不轻,使得晓光良的一颗牙齿掉了下来。“好啊!你敢打我!”晓光良立马站起来和苏瑾扭打了起来。

站在旁边的花织看着两个心爱着自己的男生打了起来,心里也不是滋味,她开口准备阻止,却感到一阵头晕,她知道是自己身上的病,她还是强忍着劝阻“别打了,别……”终于,花织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她隐隐约约看见两个男生在摇晃着她的身子,一直在叫着她的名字,她却无力的昏倒了过去。

七、真情显露面临抉择

花织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了。两个男生分别坐在病床的两侧,小声的抽泣着,苏瑾轻轻的问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得白血病的事情?”花织微笑的说,“因为我不想让你们两个担心我,你们两个都对我很好,对不起让你们费心了……”晓光良也发了话,“对不起花织。我不知道你得这个病。原谅我之前对你那么凶,对不起。”花织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早就原谅你了,不过晓光良,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对不起。其实我爱的人是苏瑾……”旁边的苏瑾感到不可思议,花织之前明明说过她已经不爱自己了,可为什么……“苏瑾。我知道你心中的疑问。对不起,只有我不爱你了,你才能活下去,不然晓光良会叫人杀了你的……”苏瑾哭了起来,晓光良也哭了起来。面对自己身前的女孩,他们两个都显得如此懦弱。

她艰难的睁开眼睛,她知道自己活不长久了,“我……还能活多久?”苏瑾回答说,“最多只能撑到……今天晚上……”花织小声的抽泣了一下,但在这般安静的屋子里还是挺的格外清楚,他们两虽然听见了却无动于衷,他们假装没听见,听见了如果哭出来,花织会哭的更伤心,他们两个斗不想让花织哭。

八、尾声

夜晚。

一个女孩和两个男孩站在医院的屋顶上。女孩起了一个头,他们唱了一首歌的片段:

有些人在心底从来没忘记

有些事有些梦还找不到谜底

有些话越欲言又止就越是动听

让我们靠近想悄悄告诉你

多爱你

The end.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