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流星

流星

推荐人:洗尽铅华,嫁衣红霞; 来源: 时间: 2019-12-09 阅读: 2.25W 次

淮安,你知道吧,我喜欢你。周知伸手挡在淮安身前,长长的手臂要弯不弯,白漆粉刷过似的手指在空中微微蜷缩一起。

高高瘦瘦的淮安沉静如水的看一眼周知,便面无表情的移开,毫无兴致的说,不知道。

周知寸步不让的盯着淮安,笑的像个坏蛋似的说,没关系,你现在知道了。

淮安往上提了提自己单间背包,随意扫了眼周知横亘在前面的胳膊,能让开么?

周知大眼睛流氓似的上下看淮安,眼睛闪闪的像流星似的,“可以让开,不过,先给个答案呗。”

淮安面部线条冷硬的审视周知,后者甚是无辜的眨眨眼睛,两人对峙了几十秒,淮安突然退后两步,摘下眼镜,仔细的折叠好放进裤子口袋里,慢慢走到一边,把背包端端正正靠在墙边,整个动作庄严肃穆的像楼外正在缓慢拔高的太阳,周知看的口干舌燥。

周知舔舔干燥的嘴唇,眼睛弯出温柔的线条,戏笑道,淮安,你这是准备接受了么?

淮安从容不迫的走回原处,哂笑一下,说,是啊。

然后揍了周知一拳。周知闷哼一声,腿颤抖的往旁边乱走了几步,紧崩的牙齿将一边的脸颊内侧咬破,泛甜的血腥味在嘴里浓浓弥漫开来。

下手真他妈的重。

淮安整理好自己的衣裳,认真的戴上眼镜,单肩挎上背包,目不斜视的离开。云淡风轻的模样好像刚刚只是系了一个鞋带。

当然,坚持不懈的周知在背后喊的一句话多少还是打乱了淮安的沉静自如。

周知喊,亲爱的,走好。

不久,班上开始谣言四起。总的来说一句话,周知用一个拳头换了一个男朋友。

不过大家也都是当个玩笑闹闹,毕竟他们两人都是白衣翻飞的少年,发生爱情多少都有些荒唐。不过,还是对周知明目张胆的“挑逗”和淮安的隐忍不发有些不太习惯。要知道在以前他们可是南北两极,谁都看不上谁,虽然在同一个教室,但隐在的距离堪比银河帝国。一个在教室左下角,一个在教室右上角,一个招摇跋扈的像个惹事的混蛋,一个干净冷漠的像个孤僻的老头。

临到上课,学生们陆陆续续的晃进教室,一个个像腌黄瓜似的,干瘪瘪的无精打采的很,嘴里还在哀声怨道。也有几个先来的人,声情并茂的读书声足可以掩盖整个教室。

同桌顾虑趴在课桌上补觉,鼾声震天,与乱哄哄的四周倒是莫名的相衬,淮安端坐着在看书,这一角宁静的像沉睡中的大海。然后有人扔了一块石头——一只手搭在淮安的桌面上,用指关节敲了敲。

淮安顺着手向上看,某人恬不知耻的挑眉谄笑,说,早安,亲爱的。淮安神情淡然的收回目光继续看书。

周知走了两步,一脚用力蹬上旁边的课桌。

顾虑猛跳起来,吓得抖索着身体,横眉冷眼的看四周,嘴里还不忘骂骂咧咧,接着看到周知正阴笑的站在桌前,顾虑吓得一屁股坐下来,皮笑肉不笑的说,大哥,有事?

周知推回移位的桌子,善解人意的说道,睡觉安静点,不要打扰我学习嘛。

顾虑乖巧的点点头,温顺的点头说,好的,大哥。

周知一步做两步走似的慢吞吞的穿过过道走回自己桌位上,仿佛沿路按了静音器,走哪哪安静,等停下来时,整个教室静谧的像座坟墓。

顾虑低声和淮安抱怨,周知今天从良了?来这么早,还他么的走正门!你听见没,他说他要学习!学个奶奶,我睡觉考的分都能甩他几条街好吗!而且,我离他么的十万八千里,还能打扰他学习!?

淮安从学习中拔冗回道,闭嘴。

英语老师“黄菜”踩着哒哒哒的声音靠近鸦雀无声的教室,在门口呆了两秒,犹疑的探头看班号,又哒哒哒的跨进教室,一脸的严肃。

大概是心情不好,课上的尤其枯燥无味,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十几分钟。然后“黄菜”领着学生读黑板上的句子,不知道哪根神经病变了,猛地摔掉手里的课本,叫道,都没吃饭吗!读的像个什么样子!王筱希你来读!

倒数第四排的一个女生胆战惊心的站起来,小声的读到,They said the current drought is the worst……

“黄菜”尖锐的嗓门喊到,大点声!

王筱希脸慢慢变得通红,声音抖动的像触电似的,They……They……said……the……

“黄菜”眉毛扭成毛毛虫一样,刺耳的声音再度响起,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叫你大……周知!你在干什么!你站起来!!

周知大大咧咧的站起来,手里还捏着揉成一团的废纸,说,没干什么。

“黄菜”装模作样的学周知说,没干什么,又换成自己的语气,说,没干什么?你手里拿的什么?

周知大大方方的摊开手说,废纸嘛。

“黄菜”哒哒哒的走下来,抢过那团废纸,得逞的大喊,李源,他是不是用这个在砸你?!

周知左前方的一个男生抬头,有点委屈的说到,是。

“黄菜”哒哒哒的走回讲台,用尖啸的声音,刺激着众人的耳膜,“你还想狡辩?”

周知认错的摇头说,我错了。

“黄菜”挖苦的说道,成绩不行也就算了,还跟你那个一摊烂泥的父亲一样,品行恶劣!这次又是为了什么?无聊了?手痒了?

周知无辜的看着她,无所谓的说道,没什么,心情不好,发泄发泄。

“黄菜”一拍讲台,厌烦的看着周知,冷嘲热讽道,你以为这里是你家吗!

周知耸肩,笑道,哦,我还以为这是你家呢。

“黄菜”气呼呼的用破音嗓门喊道,周知,滚出去!

周知踢开椅子,神情冷漠的走开。

全班悄无声息,除了一只心情不好的乌鸦破嗓门的乱叫之外,静穆的像一座孤坟。坐在靠门的淮安手里捏着一团废纸,没人知道,里面写的什么。只有淮安自己知道,上面写的是某个人的名字——周知。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