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心情随笔 > 又见炊烟起,夕阳有画意

又见炊烟起,夕阳有画意

推荐人:佛前的哈罗花 来源: 时间: 2019-11-30 阅读: 9.99K 次

“又见炊烟升起 暮色罩大地……”街边的角落传出了邓丽君的柔美的歌声,这曾是萦绕在大街小巷的歌。夕阳下暮色中,独自一人走在寂寥而又悠长的小巷,虽然没有撑起油纸伞,却仿佛真的又见炊烟起,勾起了我的回忆。

70年代的一个冬夜我出生在那泥坯房屋,低矮土墙的农家小院里,这便是我的家了。

还未到上学年龄时便天天在村子里疯跑,一群群的孩子没有今天的娇贵,都是父母下地干活孩子在村里疯癫。我们会找到看到的树枝站在上面猛烈晃动美其名曰“坐船”,找到一截矮矮的土墙爬上爬下称为“占领高地”,找到一户没人住的院子在蓬蒿丛生中追逐……可是不论玩的多么忘我,见到人家房顶上飘起袅袅炊烟时都会自觉散开,如同倦飞的鸟儿般回巢。

终于上学了,大人说:“总算不在家闹腾了”,我们便三五成群的背着母亲亲手缝制的布书包跑向村里最高等的学府——小学。至今还记得每每发了新书,总是爱不释手地摩挲好久,晚上带回家在煤油灯下做起最郑重的事——包书皮。将旧报纸或者旧挂历,总是是厚一点的纸张铺平,把书搁在上面比量好大小、位置等,用剪刀轻轻在书痕迹的两头剪大约四五厘米这是为了包书时好折叠。再次把书请上去放平展开封面,报纸的两头分别向内折,再在竖边的两头这一个三角,随后全部向内折叠,用手稍作整理封面就包好了。同样的方法包好封底,一本崭新的书就被保护起来了。望着煤油灯生气的缕缕烟雾,托着那透着油墨香的书似乎手中拿着的是整个世界!

初中了,高中了,大学了,离的家门越来越远,想家的味道越来越浓。记得大学时的一个冬日,和同学一起在街上溜达。“烤红薯……”一声叫卖传入,只见远远地烤红薯摊——一辆不起眼的小车上放置着高高的烤箱,自然这个“烤箱”是老板自己改装的简单易用,厚厚的小棉被盖着已烤好的红薯,每当有人买时掀开小棉被立刻就会有一阵烟雾升腾起来,并散发出阵阵香气,而那雾气像极了小时候召唤我们回家的袅袅炊烟。

离家十几年后又回家乡时,最吸引我的还是那升起地袅袅炊烟……因为那是回家的指向标。

曾经只是对炊烟记忆深刻难以忘怀,却还没到执拗的程度,因为在我的脑海中那炊烟将会永远飘下去,农村在炊烟村。然而2019年的秋日将记忆化为灰烬,记忆永远的尘封了,因为那个承载了我童年少年甚至人生全部的小院拆除了,一夜之间轰然倒塌,变成了一片废墟与瓦砾。

在秋日最深的时候带着女儿最后一次去看那小院,银杏树叶一飘零,那一隅葡萄架只有裸露的根,本是六月流火的石榴树今生苍老的旧枝,断壁残垣埋葬了所有的过往与历史!

“又见炊烟升起又见炊烟升起 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 你要去哪里……”邓丽君的歌再次响起……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