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感人故事 > 我的爷爷

我的爷爷

推荐人:短文学用户7963 来源: 时间: 2020-05-02 阅读: 2.99W 次

我的爷爷,姓赵,名福,字积德,号赵傻。爷爷一生,(1899——1986)自创医术,救人无数。民国十八年,秦州瘟疫白喉盛行,患者霎时咽喉化脓,脓包堵塞咽喉,呼吸阻塞,满脸通红,两眼突出,口不能言,命悬一线,不能立刻救治,当即毙命。瘟疫在周围许多村庄蔓延十多天,十之六七人家均有毙命者!爷爷此时已而立之年,看着周围村民天天送葬,万般无奈之下,与同伴商议,白喉脓包堵塞咽喉,若能割开脓包,放出脓血或许病人有救,说试就试,即对邻居刘家的患者,用铁丝砸扁磨成尖刃刀,刀柄折弯,两壮汉将患者压在廊沿,口腔用木楔撑开,将小刀升到患者小舌后的脓包迅速刺破,患者口腔即流出红黄白相间的稠脓液,瞬间呼吸畅通,面色正常,既能说话。常有患者说“已走到阎王殿门口又被阎王爷赶回来了”!立即一传十,十传百,四乡患者前来求医者络绎不绝,近一年时间屋前廊沿刺破白喉流出的脓血,清扫不及终日不干。至于医治多少人数爷爷从未统计,只记得有报恩的患者送挂面一把,柜顶小箱内常有挂面储存。后来有骨折脱臼患者,也求爷爷接骨还卯(臼),爷爷想,骨折与树枝折断相同,折断的树枝若树皮相连,将断枝回复原位绑扎固定一段时间后多能成活,人骨即相同,就对一腿骨骨折患者用手摸着进行复位,绑扎固定,休息二三月后即活动如初,其期间不用任何药物,此后接骨还卯先生之名传之愈广,据我记忆所见,每天来家求爷爷接骨还卯者不下二三人,爷爷八十岁后行动不便,有时半夜来人不问同意与否,即用椅子或担架抬了就走,两三天,或十天半月再抬送回家。所遇患者无不手到病除,直到一九八六年元月十六日去世前一月,还在为患者接骨还卯。

爷爷接骨还卯约五十五年,大约治愈患者不下两万多人。包括马骡驴等家畜。记得六七十年代,家家生活都不宽裕,有些偏远村庄的患者来家接骨还卯,一住就是十天半月,同吃同住不说,关键是奶奶、妈妈经常将家里的破布旧衣,都缝成绷带用了。给我们缝补衣服做鞋也没有一片破布。大哥五弟和我的腿都骨折过,都是爷爷随即接好痊愈的,至今没有任何不适。听爷爷说,接骨难度最大的一位,是邻村年集寨一个小孩,大约在一九五五年左右,几个小孩在山坡下的窑洞玩耍,山坡上一人割了一大捆蒿柴,图省事就从山坡上滚下来,正巧小孩从窑洞里跑出来被当头砸扁了!即将爷爷请去,爷爷将小孩从头到脚抚摸着将砸断的骨头全部复位接正,大约近一百处骨折,用一匹土大布撕成绷带,再用玉米面煮成浆糊,将小孩从脚到头缠了个棒棒,只露双眼、嘴和大小便处, 约半个月后折开绷带,基本痊愈。六五年左右这个青年应征入伍了。

爷爷“赵傻”的大号是因为:爷爷医治白喉、接骨还卯从不收钱,村民朋友都说:凭你这手艺挣一圪塔钱还不是很容易的事!你却一分钱不要,真是傻。唯有一位董家磨的患者用自己的手艺为我家做了一副蒸馒头的笼屉,至今留存。起因是患者是幼童,在打麦场玩耍,被一青年练骑自行车撞倒,小腿骨折,请爷爷接骨时,怕小孩疼痛难忍,遂请了我村叫重国子“法管” 给津, (即巫术法管,将唾沫吹在疼处止疼,每津一人收费三十至五十元)。法管与我爷爷同龄,常常和爷爷喝灌灌茶聊天说道:我俩能合在一起那真有挣不完的钱!爷爷常常怼说:你能挣你挣我不挣! 这次到董家磨住了三天,接好了小孩的骨折,肇事者和家长给两位爷爷置酒致谢后,给了“法管”五十元钱!爷爷对这明显的轻视极为生气,即说这娃的腿是我接好的还是被他吹好的?主家极为尴尬的说:“你朗家(老人家)从不要钱,我们就没准备”! 当即承诺:“我给你郎家做一付笼屉,送一双雨鞋。”爷爷啥话没说就走回家了。约半个月后当真给我家送来了一付竹木做的三层笼屉,一双长筒雨鞋。雨鞋已无踪影,笼屉还在,早已不能使用,权当爷爷的念物。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