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短篇小说 > 牵丝戏(7)

牵丝戏(7)

推荐人:陈林花 来源: 时间: 2020-03-25 阅读: 3.91K 次

方若心死后二十年,林兰心遇到了长大了的凌一然,那模样像极了方若心,一颦一笑都让林兰心仿佛看到了方若心,可林兰心知道,那终究不是她。

凌一然一日在若尘居整理母亲的遗物,又看到了儿时玩耍的手帕,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一个盒子里,凌一然拿起来一看,还是那朵兰花,却又看到原来在手帕的下面还放了一封信,信封上写着“林兰心”三个字,凌一然从天涧山回来后见过了林兰心,她一直觉得林兰心看自己的眼神不一样,那应该是自己母亲的缘故,她不知道林兰心跟母亲有着怎么样的过往,但她能看得出来,林兰心对自己的母亲有着很深的感情。凌一然把手帕和那封信交给了林兰心。

“给您。”凌一然虽然从小都没听母亲提起过有林兰心这个人,但她依稀记得那日午后,母亲看到手帕时痛苦的表情。

“这是?”林兰心接到那张手帕时,不由得一怔。

“这是我在娘亲常呆的屋子里看到的,娘亲她一直很宝贝。”凌一然看得出来林兰心很激动,颤抖的双手不住地摸着手帕上的兰花,眼眶马上就红了。

林兰心一下子就想起了方若心教她绣这朵兰花的情景,那时林兰心的手帕没什么特殊的记号,总是跟府里下人的手帕混淆掉,方若心于是教她在手帕上绣一朵兰花,从此林兰心再也拿错过。往事历历在目,林兰心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还有,兰姨,这是娘亲留给您的信。”凌一然看见林兰心悲痛的模样,心里不由得一酸,从怀里拿出那封信递给她。

“给我的?”林兰心看着信封上写着“林兰心”的字迹,分明是方若心的笔迹,又惊又喜。这么多年来,她从未想过方若心会留下东西给她,二十年的漫漫长夜,在这一刻,全都化作了泪水。林兰心没有当场打开那封信,她怕自己会失控。

在夜深人静的时刻,林兰心终于打开了方若心留给她的那封信,属于方若心的字迹扑面而来,林兰心仿佛能听到她的声音。

“兰心,一切安好否?近来总会想起初见你时的模样,那时的你怯生生的,眼里满是恐惧,却一直揪着我的袖子不肯放手,我一下子就对你产生了好奇,我把你带回家,求着爹娘留下你。因为你,我年少的时光多了很多的乐趣,你知道我不喜欢练武,总是帮我打马虎眼,可还是被爹爹发现了,爹爹气冲冲的责骂我,一向喜欢躲在我后面的你却冲到了我面前,爹爹被你逗乐了,傻瓜,爹爹一向最疼我的,他才舍不得打我呢。兰心,我想起了以前的事,想起了以前的你,想起了我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兰心,我们终究是回不去了,是我辜负了你。兰心,你要对自己好一点,找一个对你好的人,开开心心的过一生。兰心,对不起,你忘了我吧。”

林兰心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停地落在信上,泪水模糊了方若心的字迹,林兰心一边擦着信上的眼泪一边崩溃的大哭着,她的姐姐想起了过往的一切,想起了她,可是,方若心却让她忘了她。忘了,谈何容易啊。林兰心记了方若心一辈子,早已刻骨铭心,“方若心”三个字早已深入她的骨髓,就算是挫骨扬灰,她也会记得。

林兰心在接到方若心的信后,不到半年便死了,她是想着去报仇的,可是未能如愿。凌一然赶到时,林兰心跪在地上只剩下了一口气。

“兰姨。”凌一然扶着林兰心的双肩,看着奄奄一息的林兰心,不停地唤着她。

林兰心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眼前人,把凌一然看成了方若心,她的眼睛一下子就被泪水模糊了,“姐姐,姐姐啊。”

“我在。”凌一然知道她唤的是自己的娘亲,悲从中来,哭着答应着她。

“姐姐,你来接我了。”林兰心笑着倒向凌一然的怀里,溘然而逝。

林兰心死后,凌一然把她葬在方若心的墓旁。

林兰心死后半年,凌一然终于报了仇。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