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短篇小说 > 表哥进城

表哥进城

推荐人:魏诗鹏 来源: 时间: 2019-11-30 阅读: 1.44W 次

小杨清晨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表弟,我是鲁泰啊,是你的亲表弟,你还记得我吗,明天我有事到你们城里来,要来看看你,你有空吗?”

小杨心里一个激灵,表哥鲁泰,从他考上大学就没有来往过,今天居然来了电话,还要来看自己,顿时支支吾吾地:“现在还说不准有没有空,但是,我尽量抽时间,到了城里,你再给我打电话好吗。”

“好的,到了一定通知你!”表哥爽朗地一笑:“现在我在动车上,下午到了就给你打电话。”

小杨皱着眉头,把这个消息告诉爱人小李后,接着说:“据我了解,这个表哥不靠谱,初中没读完,就和一些二流子混在一起,后来据说进去了几年,现在不知发什么神经,要到我这里来,你说我接待也不是,不接待又不好,左右为难啊。要是表哥开口借钱,我拿什么借给他?这不是要我为难吗。”

小李的回答很明确:必须好好接待,毕竟只有一个亲表哥,都是一个血缘关系,但是借钱,就爱莫能助了,本来两口子刚买了房屋,手中拮据,这是事实,想必表哥会理解的。

得到爱人的理解和支持,小杨心里这才有底,上班前,他立马去超市买了一些卤菜吗,杀了一条鱼,下午小李不空,要接孩子,他早点请假,去接表哥,并且负责把饭菜弄好。

下午,表哥到了车站,他打电话告诉小杨,不要去接他,只要用微信发个定位就行啦,他自己会找来。听他这样一说,小杨就在家安心安意地准备晚餐。

约莫半个小时,表哥鲁泰就敲门了。

小杨想不到他竟然来的这样快。

一进屋,表哥就嚷嚷:“好堵啊,开车都要半个小时。到底是直辖市,车子真多。”

小杨问表哥,是打的来的吗。

“打的?没有,是开车来的,在车站定好了租赁车,直接开过来,车现在还在车库。现在出行真方便。”

小杨才知道表哥开车来的,居然他还花钱租赁一辆轿车,士别三日真该刮目相看,看来生活提高的只有城里人,某些农村人变化还大些。

寒暄一阵,问了一些老家情况,一会,小李带着儿子杨俊回来了。

小杨给表哥介绍了爱人和小孩,只见表哥笑嘻嘻地拿出一叠票子,递给杨俊,说“头次见面,给侄儿一个小红包,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祝侄儿健康成长。”

杨俊拿着钱,看了妈妈又看爸爸,想拿又不敢拿的模样,小李说:“接着把,要好好谢谢叔叔。”

杨俊这才笑盈盈地向表哥道谢,把钱收下了。

小杨看见这一幕,心里热乎乎的,心想这个表哥,以前小气得要命,只有人家借钱给他,从来没有看见给人家一分钱,岁月苍山,居然把他变成挥金如土的散财童子,这人变化之大,让人吃惊得不要不要的。

于是一家子乐呵呵地吃晚饭。

三杯下肚,表哥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表弟,我以前是个什么玩意,我还不清楚吗,就是一个王八蛋,不是人,直到进去几年受了些教育,出来以后才像一个人,不瞒你说,这几年我出去打工,找了一点钱,然后就在县城承包房屋,最后到开发房地产,当了几年小老板,发了一点小财。”

听到这里,小杨也非常高兴,立即端酒,给表哥敬酒。

他接过满满一小杯酒,一仰脖就鼓动吞了下去。

然后夹了两口菜,吃了,又开始说起来:“在我进去的那段时间,我妈妈身体有病,不能劳动,还要花钱看病,只有表弟给我妈妈每年寄了两千元,连续两年,一共四千元,我妈妈就是靠着这几千元,活下来啦,这里,我给表弟敬一杯酒,感谢表弟的救命之恩……”

提到这事,小杨和小李才如梦初醒,虽然当时他们是从血缘和助人的角度给姨妈寄钱的,当时才工作不久,每年年终奖都给了姨妈。七八年以前的事,表哥不提,他们都差不多忘掉了,施恩不图报,当时就是送给姨妈救急的。

“这次,表哥来主要是谢恩的,我妈妈说,当年不是你给她寄钱,她也许不在人世了,这几年,她老人家总是唠叨着,说你们对她的恩未报。这次我来就是来还账的。”

说完,他在皮包拿出一张金卡:“这是四十万,钱不多,是表哥的一片心意,你们一定要接受,否则,我就不认你这个表弟,钱将就去用,听说你们买了房子,还在搞按揭,权当把房子的按揭早点还清,省的每月要扣。”

小杨和小李都愣住了。

这么多钱,如何敢接,这人情高于天啊!

表哥涨红着脸,鼓起眼睛,好像怒气冲天的样子:“这钱,都是我通过劳动攒来的,不是脏钱,你们放心用,我现在有一些钱,四十万是毛毛雨,你们不要担心我以后生活问题,反正,我这一辈子的钱都够用了,多少都是一笔数字了。”

听到表哥这样说,小杨噙着泪水:“表哥,想不到现在的你和以前的你,真是判若云泥啊,你给我们带来的震撼,不仅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你那颗感恩图报的心,在为别人而跳动!”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