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短篇小说 > 江湖白云飘(1)

江湖白云飘(1)

推荐人:枝江沙优#何天亮 来源: 时间: 2020-05-21 阅读: 5.85K 次

一家酒馆,牌匾上写着“占记酒家”。方成站在门前想着要不要进去吃点好的?不进,现在很想吃肉,进,身上钱不够。店小二从店里走出,热情招呼:客官,里面请。

方成想,既然请了,就进吧。

进门后在一张桌子前坐下,店小二问,客官,想吃点什么?

方成说,一只烧鸡,一份牛肉,五个馒头,都有吗?

店小二说,有,都有,客官喝酒吗?

方成说,不用,来碗茶水吧。

店小二说,好的,请稍等。

店小二转身刚走几步,方成问,算一下多少钱?

店小二冲柜台叫道,掌柜的,算一下,一只烧鸡,一份牛肉,五个馒头要多少钱?柜台后戴着帽子的掌柜在算盘上拨了两下,说,一共五十文钱。

方成摸了摸腰上的钱袋子,五十文钱肯定够,只是吃完这顿就剩下不多了,得想想办法去挣点钱了,不然这行走江湖的计划还没到二十天就走完了。

方成十几天前开始行走江湖,真是走的啊,一回马也没骑过,走到第三天时,方成想,这一直走下去多累啊,要是有匹马就好了,再说这样走着走着要是和叫花子走一排,谁能分辨出自己是个江湖人士呢?可是马很贵,估计身上所有钱也不够买一匹马,驴都买不起。又走了两天,方成想,行走江湖,也没必要一直走吧,自己也没啥急事,于是边走边歇歇,实在累了就草丛里躺会。可是这样也不行,方成又想这样啥时能到江湖?江湖在哪?方成开始认为,出了县城就是江湖,后来想怎么也得离开家乡到一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吧?你说我这走着走着迎面走来村头老李,还问吃了没?这能叫行走江湖吗?直到刚刚站在这占记酒馆前一刻,方成终于想明白,江湖在远方,一个谁也不认识自己的地方。

饭菜端上来,方成大口吃喝,十几天没吃过肉了,是真香啊。以前隔三差五吃回肉,只觉得吃不够,还没觉得这么香过。几个人一起吃饭,一盘带肉的菜,平均每个人根本吃不到几块。打到野兔子倒是能独享,可是没盐啊,吃着没啥味道。那该死的张大头,不知把盐藏在什么地方了,方成几次偷偷找过没找到。

行走江湖前,方成在地主家负责放牛。有时能看到野兔子,那是补充营养的最好办法。早上出门带的干粮,常常不到中午就吃完了,方成经常想要是没人管,眼前这牛自己都能吃下去。

但是野兔子可不能天天碰到,而且这东西不好抓,跑得不快却绕来绕去,手里没根棍子根本抓不到。其实几天前,方成碰见过一回野兔子,一眼就看出这只兔子肥的很,只是方成没想去抓它。因为想到自己是一个江湖人士了,怎么能抓只兔子来充饥呢?关键手边也没棍子。

吃饱喝足,付了钱,方成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坐着休息,数数还剩三十几文钱,就算走回去都不够用了。可是怎么挣钱呢?自己除了放牛啥也不会,打短工?一个江湖人士怎么能打短工?其他行走江湖的人都是怎么挣钱的呢?他们也得吃饭,而且好像还吃的都不差。一次方成进城找郎中给牛看病,看到几个拿着剑的江湖人进了城里最好的酒馆。方成觉得这家酒馆吃一顿,一两银子至少的,他们哪来的钱你呢?

行走江湖十几天,方成第一次遇到困难。以前也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以前觉得只要自己进了一个帮派,还用发愁没饭吃吗?意料之外的是自己已经走了十几天,早该进去江湖了,可至今一个江湖中人都没见到。幸亏临走时,小姐偷偷塞给自己的这个钱袋子收下了,当时还想着算是成全她资助江湖人士的美好心愿,现在看来这是不被饿死的救命钱。

江湖不易啊!

地主老爷坏的很,但小姐很可爱,她比方成小了五六岁,明明是个高高在上的人却总是喜欢粘着自己,老让自己讲故事给她听。方成就把说书人讲的故事都说成是自己放牛时亲眼看到的,每次都把小姑娘迷的六神无主,这是一个和自己一样有着江湖梦的富家小姐啊!方成后来有点不忍心再骗她,有时甚至看着这漂亮的小脸蛋,胆大包天地想自己要是能娶了小姐多好,这种可能性当然一点都没有,老爷会把自己腿打断,然后丢到他的院子里喂狗。这老家伙养了十几条狗天天汪汪乱叫,吃的东西比自己这些下人还好很多。

本来方成不想把自己行走江湖的计划告诉小姐的。要是她告诉老爷了,自己以后连牛都放不成,肯定天天被关在院子里干杂活,后来想想以这小姑娘的性子应该不会背叛自己,而且好像自己也就这一个算是朋友的人,不辞而别,有失风度。果然小姐没打算高密,还塞给自己一个钱袋子,让自己以后一定回来告诉她在江湖上都经历了哪些刺激的事。方成很感动,拉拉她的小手,承诺多年以后自己一定会回来的。

不知不觉中方成睡着了,又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惊醒。他猛的睁眼看到看到几匹高头大马就站在自己面前。这马真壮啊,肚子没牛肚子那么大,但腿比牛腿还粗。方成第一时间没看到马上的人,而是盯着马看。

喂,问个道,前面是姚集吗?一个骑在马上的人问。

方成抬头看到几个威风凛凛的人骑在马背上,腰上还都挂着剑,这是同道中人啊!方成激动地站起来恨不得给他们每个人来个拥抱。

“问你呢?前面是不是姚集,不聋吧?”那人又说。

方成想了一下说,不知道。

几人拍马而走,方成失落的走了几步,可哪里追的上。骑马是真快啊,方成想。

这几人没有走远,在“占记酒家”门前停下,把马拴在门前木桩上,进了店里。方成跟了过来,看见店小二给马喂水和草料,他站在一旁观看,店小二认出他,冲他点头微笑。

地主老爷也有两匹马,专门用来拉车的,和这几批马比起来,太瘦,也不够高大,不过还是比驴大一些。那两匹马也常常和牛一起被方成赶着去野地里吃草。方成骑过几次,感觉屁股坐在上面很不舒服,还不如骑牛。

店小二见方成一直看那几匹马,问道,客官需不需要给你搬个凳子过来?

方成说,不用,你去忙你的。

说书人讲的江湖侠客,马和剑都是必配。剑是武器,用来行侠仗义,马是最好的伙伴帮助自己行走,遇急事可快速到达。初入社会的方成,既没有马也没有剑,他现在有点后悔出来时没有顺手牵走地主老爷的马,反正他从来不让马拉车时跑起来,牛也一样能拉车。

突然身后店里面传来拍桌子和争吵的声音。方成走到门口,看见骑马的几人正在冲掌柜的吼叫着,他们中间有一人弯着腰捂着肚子,面露痛苦表情。

一人说,掌柜的,你家这菜不干净啊,看我兄弟都肚子痛了。

掌柜的说,不可能啊,都是新鲜的,这位兄弟是不是骑马时衣服穿的太少了,吹着风着凉了?

一人说,你放屁,我们行走江湖常年骑马,风里来雨里去,身体好的很,怎么会被风给吹着凉了。

掌柜的说,那可不好说,这几天天气突然转凉,连我都加了两件衣裳,身体再好,也得注意保暖。

一人说,我他妈的不是跟你说天气的事情,我兄弟吃完你家菜肚子痛,你说怎么办吧?

肚子痛那人哎呦叫了两声,趴在桌子上。

掌柜的说,这事太巧了,要不要我帮你叫郎中?

一人说,你家菜不干净,少他妈在这装,看这烧鸡,都有些发黑了,他刚刚就是吃了几口这烧鸡才肚子痛的,这鸡定有问题。

掌柜的说,烧鸡都是烤出来的,肯定都有点发黑,我保证这绝对是正经的鸡,没有任何问题。

一人说,我管你的鸡正经不正经,总之我兄弟吃了它肚子痛,你快说,怎么办吧!

掌柜的摸了摸嘴唇上的小胡子说,那客官你说怎么办?

一人说,怎么办,赔钱!等下我们还有急事要去办自己会去看郎中,你就赔一百两吧!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