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短篇小说 > 长安乱(一)

长安乱(一)

推荐人:慕白 来源: 时间: 2020-02-14 阅读: 2.71W 次

长安城外,兵器的击打声与士兵的惨叫声混杂在一起,鲜血与尸体一层又一层地堆积起来,一副人间地狱的模样。突然,城门大开,一队人马向着围城部队的薄弱点冲去。小队的人马不断倒下,只有为首的两人冲了出去。他们纵马疾驰,不知道跑了多久,马已经累的站立不稳,二人才放慢了速度。他们回头望了望浓烟冲天的长安城,抽泣起来,继而泪流满面,却不敢有一丁点声响。

每当凌霄回忆起当年长安沦陷、父兄被杀,自己与禁军统领一同逃出城的情景,便会独自来到山下的青木潭边,饮酒,然后练剑。剑势凌厉,剑影如梨花飞舞,在那萧萧的剑吟中,似乎有着难以抑制的痛苦与悲愤,藏在剑中的那只凶兽,好像马上就要冲出牢笼,撕碎这昏暗的人世……

“终于趁爹不注意跑出来玩了,好开心啊。听说这青木崖下的请木潭风景优美,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是谁?”未等来者答话,凌霄的剑尖已经挑起一块石子,向那来人的肩头打去。只听见一声惨叫,便有一女子从崖上向潭中坠去,伤口的血洒在周边的草上,束着的长发散开来,在风中凌乱。看见自己误伤了人,凌霄一跃而起,将那女子稳稳接住。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凌霄觉得脸开始发烫,可是女子却渐渐闭上了眼睛……

在不远处的一个山洞内,凌霄将女子放了下来。止血,上药,运功疗伤,忙完已经是繁星满天。凌霄又出去拾了些柴,生了一堆旺火。女子卧于平坦处,身上盖着凌霄的袍子。凌霄坐在火边,拨弄着手中的烤鸡,时不时会有看看女子的动静,接着又看向夜空,眼神中多了几分暖意。

女子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她的伤口已经做了包扎,而且身旁还有一瓶金疮药、一柄短剑、一只烤鸡与一封信。凌霄在信中只是说明如何用药以及误伤的原委,并未说自己是谁,来自何处。“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刚出来就碰到这样的事,回去爹又该骂我了。幸好这人还有点君子风度,要不然我……算了,先吃鸡,吃饱了再说。”阮秋羽气呼呼地说道。

说到阮家,这可是溪堂镇几百年来的名门望族,现在的阮氏族长阮青云更是炙手可热的人物,阮秋羽便是阮家二小姐,母亲早亡,自幼受到父亲和大哥阮秋白的宠爱,脾气骄横。这一次外出所遇,可真是让这位大小姐受尽了委屈,也难怪她会如此气愤。

话分两头,那头凌霄刚刚回到居所,一老者便与仆人前来探望。“不知道殿下昨夜去了哪里,可否暴露行踪?”

“放心,大统领,我们的招募情况如何?”

“回殿下,现在每天约有两三百人前来投靠我们,至今已有五万余人,分布在越州、衡州、常州和洛州四处,均由我们的心腹进行统领,粮草也没有问题”老者说道。

“好,不愧是你。不知那溪堂阮家可答应与我们合作吗?”

“老臣与阮青云面谈过几次,其态度不甚明朗,拖下去恐怕对我方不利。”

“……过几日我亲自会一会这老家伙。好了,我有些疲倦了,你们先下去吧。”“是!”众人退出了房间。

凌霄心中明白,自己蛰伏多年,费劲心力招募来的这些兵马,若想进一步发展壮大,实现攻取长安、重振皇朝的目标,必须得到世家大族的支持,既是钱粮,也是人心。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