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短篇小说 > 以信仰之名杀死你

以信仰之名杀死你

推荐人:短文学用户5484 来源: 时间: 2020-05-21 阅读: 1.97W 次

基督说世人都有罪,并把它称之为原罪——“即亚当与夏娃在伊甸园受蛇的诱惑,吃下智慧果,又因亚当夏娃根据神学理论上为人类始祖,因而这一罪传给了后代,成为了一切罪恶的根源”。

我一直对这个所谓的教义嗤之以鼻,不溯及过往是我们在世上生存最朴实的情感,而这个教义首先就违背了做人的规范。或许人性本恶,我们也不由得承认人性幽暗的成分,但是这并不能涵盖所有人,也不能说我们有这个成分就是有罪。

我承认信仰是可以作为生活的一个标准,一个丈量自己的标尺,但它的作用是引导生活,而不是把它作为生活或生活的一部分。

我的外祖母是一个十分虔诚的真耶稣教会信徒(基督教有许多的分支,如天主教、东正教、新教等,它们还各自有其它的分支),我的舅妈一家也都是如此。在我还小的时候如果说一些孩子百无禁忌的童言时,我的外祖母都会说一声“犯罪”然后再严厉警告我不许说诸如此类的话。这算不算加害了孩子想象的天性?我不得而知。

我和那些自小跟随父辈得信的人经常说一个好玩的事,就我们那有一个人,他的媳妇怀孕了后来生病发烧,他媳妇虚弱的和他说:“老公…我…好像发烧了”。他老公立马跑出去,媳妇以为他去买药了,就躺在床上休息,几个小时过去了,烧的厉害实在难受又没力气,孕妇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医生一脸感叹的说:“差点就有生命危险了,下次遇到这种情况要及时就医啊”。挂了几天吊瓶,孕妇终于是情况稳定了下来,就回到家里,看到丈夫还有心思在大厅里看着球赛就气不打一处来,问丈夫那天去哪了!

丈夫缓缓开口道:“我去教会里作了贡献捐了好多钱,怎么样媳妇,是不是好了很多”?媳妇听完气的差点跳起来,破口大骂道:“我要是没去医院你就等着给我和孩子收尸吧”!说完到卧室重重的把门关上锁了,男人此时用方言说了一句“犯罪”啊。傍晚他们乞灵,丈夫让妻子跪下一同乞灵求平安(乞灵:求助于神灵或某种权威。),妻子对丈夫是彻底绝望了,后面他们的孩子终于是经不起折腾,夭折在了女人的腹中,两个人也就离了婚。

我自己也是受过这群可怕的信仰人士的荼毒(tú dú及残害的意思)。记得临近毕业季了,学业当为重中之重,有次发烧,我那天又是直接在学校点了外卖,所以就没有回去。我们学校几年前食堂就关闭了,放学了基本没有人在学校,我就这样烧到下午第一节课,好在我同桌随身带了药让我吃了,终于是烧退了。我庆幸自己捡了一条命回来,那天周三我本想休息,但我的外祖母拉着我去教堂里(真耶稣教会那天晚上举行了一场慕道会),我已经烧了一下午了,哪有力气拉的动外祖母,虽说我已经百般强调自己发烧但是还是被逼着去教会里,并被挂上了骗子的名牌。

慕道会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十点半,因为发烧的原因头昏昏沉沉,很想睡觉,还没休息一活旁边的人看我睡着就呵斥道:“听传道讲话你还睡觉,太不虔诚了”。但我太难受了也不管那么多索性没听到了,可能我这么做触怒他了,他拖着肥大臃肿的身体跑去和我的外祖母告状,那天我才知道原来体态并不影响一个人轻盈。

回去的路上我的外祖母脸色很差,月光很冷,我身体有点发抖(发烧的人会有畏寒的反应 ,由于皮肤散热减少,刺激皮肤的冷觉感受器并传到中枢引起)。我看月色已然是惨淡的,我很想喝点水但并没有人在意我,外祖母脸色比月色更加黯然,如果她想让我更加难过,那么她无疑是很成功的。我是外祖母带大的,所以她如此,对我身体和心灵进行了酷刑一般残酷的折磨。

我好不容易活着回来,但是我的外婆好像不是很希望我活着一样,她不相信我的话她以为我只是不想去教堂。我并没有怪她,我现在也并不记恨这件事,那天晚上我只是默默在日记上写了一段话,“我外婆真的很爱我……”。

在我亲人迫切追求信仰的道路中,我受到的也不止这些伤害。

那之后我还是被迫和我的外祖母去晚修,晚修经常都是到十点半这样,而我一回家吃完饭就被拉去晚修。作业通宵写完哪里还有精神听课,上课睡觉被罚站在走廊,被叫家长,在群里被点名批评直至我身心麻木。似乎一切都是我活该,而我的外祖母和我的舅妈一家也是对我失望至极。大概是觉得我去了教会如此圣洁的地方还如此,必然是我无药可救之类的。她们会用着相同的口吻说:“你怎么变成这样!以前那么乖的孩子,长大了觉得自己翅膀硬了?我对你失望至极”。我见不到往日温情,随变了,是我变了……我察觉某样东西离我而去。

“亲情或者是爱吧,它们已经被所谓信仰教化,变成凌迟我的利器”。

如果有朋友是信仰这些所谓救世主的,而且深信不疑,看到我这个可能会觉得我在抹黑,那么我衷心恭喜你已经在所谓之神的感化下丢了人们立足于世,做人之根本的情感————同情。

有人告诉我存在即合理,但它的原句是:“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真是狡猾啊……

我不否认信仰的作用,老人将死,死后的虚无让人害怕,享受了天伦之乐哪能不害怕,于是向往永生同家人一起永生在天堂里。它给了人们一个缓冲,以至于不让人焦虑,这都是合乎理性的,所以它必然存在。

但是为了虚无缥缈的天堂,冷落了孩子幼小的天性以信仰之名杀害每个人。

人们已经背负生活太多,又何必再找一个信仰来约束自己呢?

四野流萤,你看天边划过的星石,不曾想它为何坠落,我想是它“背”了太多梦想。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