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生活随笔 > 望路

望路

推荐人:短文学用户1713 来源: 时间: 2020-03-25 阅读: 2.71W 次

这段时间不知多少次盯着窗外的街道发呆,它们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或许是我的不宁静想从中寻到共鸣,或许是有其他不知名的原因。车流人流,落叶春风,一帧帧静止的画面在我眼前放映,时间仿佛都变得粘稠焦灼。

突然,两辆三轮摇晃着并排掠过,蓝绿色的车身发出咯吱嘎吱的响声,就像年迈疏松的骨架,不牢靠。我过去坐车时,心也总是悬着,担心出现一路掉零件的戏剧场景。当然我是庆幸并没有发生,不然也敲不出这篇闲时随笔了。不过,高中时也曾有过一件与三轮的趣事。

周六晚上,北河在灯光下泛着粼光,平林桥跨在两岸,桥缘上挂着霓虹的灯光,我和余浩站在桥上,注视着最后一班渐行渐远的八路车,不得已踏上了翘首以待的三轮。车嗡嗡起步,不久,我俩便察觉到不对,路边跑步的老大爷大爷居然从旁超车,回头以滑稽脸。

“师傅,能快一点吗?”我望着逐渐远去的背影请求道。

师傅不紧不慢,回过头,笑着说:“别着急,坐一会儿就到了,哪晓得这电瓶会没电了嘛。”

后轮推着车头,蹒跚迈进灯光暗淡的路段,我们两人交换眼神,思索着是否下车。师傅蓦然从车侧摸出个矿泉水瓶,松开瓶盖,呼呼饮下,酒香四溢,眼神迷离地搭起话来:“这酒十块钱一斤嘞,喝是好喝,就是贵了点。”

“......”

“我本来打算回家了,顺便捡了你们,我家就在你们学校上面点......”

我俩心里发颤,脚干打闪闪,硬着头皮应着,好说歹说在红绿灯路口下了车。师傅见未到学校,嘴里支吾念叨着要少收两元,不曾想我们早已溜出十来米。我不时回头看,车正在一步一步往上爬。

一声鸡啼直击长空,把我从思绪中拉回。禁令解除后,小城又唤起生机,楼下小贩煮的冒菜、街道对面的烤鸭店飘来的香味挑拨着我的味蕾,口腔内不自觉地分泌。然而他们的生意并不太好,虽有几位停足的行人,却没有购买的意思。大概是疫情过后,人的消费变得保守,若能引领,该会好转许多。

麻雀儿从房檐落下,倏尔骤起,降在树梢。春分后的树愈发枝繁叶茂,青郁地养眼,只是静静地站着,便浮现出一曲热情的桑巴舞。洒水车过后的路面黑灰分明,行驶而来的车辆都飘着清新。如此大好光景,我亦要走出房门,改换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