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生活随笔 > 安城

安城

推荐人:艾慕野 来源: 时间: 2019-11-28 阅读: 2.81W 次

“安城,安城,碧溪河畔。”安城是一座小村庄,是我的家乡所在地。 每日清晨,草上还挂满露珠之时,村人便顶着茫茫细雾,挑着担子,穿棱于田野之间。垦荒、拔草、放水......一刻也闲不下来。大家偶然在山野中碰面,无不热情高涨,热切讨论着接下来的农忙,以及日后的夏忙、秋收、冬藏......

山野的不远处,日头初升,烟囱里陆陆续续飘出缕缕炊烟。饭菜的看味顺着气流蔓延至房屋各个角落。在家人吃饭的间隙,妇女们也不忘打理菜园,急匆匆赶去栅舍喂鸡。待一切忙完,这才肯安心回到饭桌,一边又和丈夫讨论农事。

安城李子树居多。其中有一棵近百年历史的李子树深受小孩喜爱。李子树位于河畔,依拱桥而植。调皮的小孩爬上拱桥,欢快地蹦着想要跳起来够着李子树的技丫。拱桥下的水流浅却清澈,夏季偶尔能见着小鱼小虾。稍大些的孩子喜欢挽起裤腿,走到桥下,翻开一个又个大大小小的石块,捕捉藏匿于其中的螃蟹。 村里的一块干净空地,是晒太阳的绝佳去处。

老人们总爱三三两两地提着小木凳,带上自家的零嘴、果干,围坐在一起惬意地唠嗑。还有的老人一刻也闲不下来,独自安静坐在一旁,戴上老花镜,手里拿着针线,在给心爱的大孙子纳鞋底。阳光透过云朵的缝隙洒在老人的银发上,洒在老人朴素干净的衣服上,那干瘪嘴上的笑容足以融化入秋的凉意。 稻谷成熟,又是一年农忙季。全家上下,不论老小,总赶在公鸡晨鸣之前早早起床。

老人操劳着,为家人准备热腾腾的早饭;年轻人们负责把一摞摞的担子挑出来,又准备好谷刀、打谷机、草帽、袖套、水鞋......小孩子由于新鲜,便总爱跟在大人后面转悠。空气中充满了欢乐而又紧张的忙碌气息。 太阳还未穿透晨雾,大家便轰轰烈烈地出发了。安静的田野上由于阵阵割稻声和机器声而变得热闹非凡。日头渐渐变得毒辣,一袋袋新鲜的夹杂着青草香气的稻谷被装入麻袋,运回家中空地,又铺开晒干。老人用木耙将混合在稻谷里的湿草、杂物耙走,只留下一颗颗金黄饱满的稻实。

当光秃秃的腊梅树开始长出嫩叶抽新芽,冒出粉白粉白的花骨朵时,凛冽的东风便过来,宣告了它在冬季的地位。安城的冬季较冷,作物不易生长。人们会从地窖里搬出一罐罐往年储藏的腌菜、蜂蜜。腌菜入味,酸辣可口,饭后再烧开山泉水,调制一碗香甜的蜂蜜水,边烤火边喝下,全身的寒气仿佛被尽数驱走,留下的是徜徉在身边的温暖。

碧溪,是安城最具代表性的一条河流,它那源源不尽的清澈水流养育着一代又一代安城子孙。上了年纪的老人都说,碧溪水其实是山泉水,早年有人去过,那座山地势险要,却终年受人供奉,檀香不尽泉水不断。碧溪水之清冽甘甜,让我们对此深信不疑。人们习惯提着木桶去河边汲水、洗衣、做饭......一刻也离不开它。它像一位亲切的默者,总在无私奉献着。

村里流传着一句话:“安城人的血液中流淌着碧溪水。”这句话,想来也并不为过。 我的家乡养育了我,我敬仰它,崇拜它,并将永远珍视它。安城不是我的回忆,而是我的生命源头。我常常回想一个画面:安城上,碧溪河畔,有个女孩,在翘首以盼,也许在等待一树一树的李子花开,也许在等待石拱桥下的嬉戏玩闹。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