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花开人间

花开人间

推荐人:杨清合 来源: 时间: 2012-12-21 阅读: 2.33K 次

相识烟雨间,脉脉两情牵。断桥依旧在,心事成云烟。独自在留恋,谁在你身边?天涯无海角,白首永相携。——《花雨》

我一直坚信的缘分可遇不可求,对于爱情亦是如此。当某天,会有一个你一见倾心的人出现在你的面前,这是上天故意安排好的一段情缘,我深信是这样的。梁啸天在本子上写道。

梁啸天和田雯莉的相遇是很普通的。那一年,梁啸天第一次一个人带着行李,离开家乡,去省会上一个不太满意的所谓的三流的大学。县城的车站总是这样的人满为患,熙熙攘攘着,可是却没有一丝喜悦的心情的梁啸天坐在候车室里,炎热的夏季还未完全结束,就连知了也厌倦了狂呼的激情,树叶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风扇在平明的旋转。

这漫长的旅途,如果可以遇到一个人,可以聊聊来打发这漫长而又寂寞的时光那该多好啊!梁啸天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当汽车准备离开车站时,在车后面急匆匆地跑来一个满头大汗的拿着厚重的行李箱的女孩。汗水湿透了她单薄的白色衬衫,由于来的比较迟,她的行李不得不放在座位上,而恰巧我的旁边就是一个空位。她慌不择乱的挤进座位里,一屁股坐在上面。

“哦,我的脚!”梁啸天疼的喊出了声。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田雯莉一脸愧疚的转向啸天连忙道歉

“算了,没事,没事。”梁啸天强忍着疼痛说着。

车子缓缓地驶离这个梁啸天已经生活了六年的县城,这个县城的一点一滴的变化,他都历历在目,抬头向窗外望去,一切都是熟悉又陌生。骄阳透过车窗照在田雯莉的身上,汗水还在滴落,浸透了的衣服可以看得很清晰,披散着的长发可以闻到阵阵的花香味。

突然,田雯莉转向正在注视着她的梁啸天,吓得梁啸天立即转了过去了脸庞,假装着一切都不在意的样子,可是,心里面还是砰砰的跳个不停。她冲着梁啸天微微一笑,示意了一下。

“擦擦汗吧?”啸天从兜里拿出面巾纸递给她。

“谢谢”雯莉接了过去,举止优雅的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这个动作与刚刚那个冒冒失失的女孩完全就是两个人。

一切又归于平静,这尴尬的局面一直在系统的脑海中,心里七上八下的想着打破这种局面。

“呐,喝水吗?解解渴!”雯莉从包里拿出一瓶饮料,用胳膊碰了碰啸天问道。

“哦,谢谢,不用了,我这里也有。”啸天慌忙回答道。

“你也是到合肥去上学吗?”雯莉主动的问道,“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去合肥了,之前有去玩过,你呢?也是的吗?”

“哦,这是我第一次去。我叫梁啸天,呼啸的啸,天天的天。我在江淮学院,你呢?”啸天一边说,一边看着。

“哦,我叫田雯莉,在安徽中医学院。不知道怎么样!”

……

这漫长的旅途,在你一言,我一语中度过,车到站时,他们还是意犹未尽的。

“这雨下得真不巧!我没有带雨伞啊!唉,早知道就应该听老妈的话,带上了!”雯莉边抱怨边四顾望去。

“哈哈,没事,我这里有,给你用吧!”啸天边说边拿出伞递给雯莉。

“不用,不用,我没事,这怎么好意思呢!再说了,我用了你怎么办?”雯莉推迟的说道。

“ 没事,我男子汉大丈夫还怕这点小雨?而且我的东西也不是很多,你就拿着用吧,别跟我客气了!”

“这多不好意思啊!”

“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回头可以请我吃饭,我绝对不会拒绝!”

“好,等回头我请你来吃饭,到时候你可要一定来哦。”

“必须的”

她接过雨伞,我把她的行李全部都放在出租车上,相互留了联系方式后,她坐上车挥一挥手消失在雨中。

这合肥的天气,让人无法琢磨,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而每一辆出租车都是满满的载客疾驶而过。这陌生的城市,让啸天顿感很是无语!不过,幸运的是最后还是回到了这个素未谋面的学院。

在搞定了一切之后,啸天疲惫不堪的躺在床上,电话铃声响起,是她的——田雯莉。

“喂,今天很感谢你的雨伞,你怎样,没有淋湿吧?”她关切的问道。

“哦,没有,刚刚把东西收拾好,你的的?收拾好了吧?”

“恩恩,收拾好了,别忘了今天说的话,回头我请你吃饭!”

“哦,呵呵,不会的。”

……

九月的中国的各大高校都会有一个盛况,那就是军训。这让所有的闲在家里的两个月之久孩子们来说,是最难的日子。

“哇,这才几天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黑了?你这是去卖炭了?还是去挖煤了?”雯莉笑着问道。

“额,还说我呢,你看你不也是一样!”啸天不懈的说道。

“切,好吧,算了不说这坑爹的军训了!对了,你今天打算带我带那里去玩?我告诉你,我可是一个路痴,那也不知道啊。”雯莉说。

“放心吧,有我在,你不会走丢的,而且就你这样…?”啸天打量着她说道。

“什么!我鄙视你!”她气呼呼的说。“你这是在找死的节奏吗?”

“好吧,对不去,我错了,走吧,我们去爬山吧,锻炼一,怎么样?”

“看在你主动认错的面子上,本小姐就不跟你计较了,哼,走吧,前面带路!”

那一天,梁啸天跟田雯莉去了很多的地方,爬山,逛街,吃大餐等等。他们玩的当然很开心。

“你今天让我一直努力的结果都付诸东流了,唉,今天吃了这么多,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减 下来!”雯莉边说边吃着。

“没事,那你可以三天不吃饭,不就减下来了。不过,对于你,减肥没有用!”啸天笑哈哈的说道。

“走吧,我们去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去看电影怎么样?最近好像有一部很搞笑的电影,可以去看看!”雯莉突发奇想的说道。

“行啊,走,我听你的。”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他们视对方为知己,可以不计较利益的男女朋友,并快乐的生活着,的确很不容易。

“哈哈,太逗了,这也太搞笑了吧!”田雯莉在走出电影院后还在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走吧,别笑了,再笑别人就会认为你是疯子的!你今天的形象彻底毁了!”

啸天吧她送到学院的门口,嘱咐道“赶紧回去吧,用热水洗洗,泡泡脚,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一觉。”

“哎呦,没想到你还这么懂得关心人啊!看不出来!”

“唉,太伤心了!你难道不知道我就是好男人,好男人就是我!”

“切,别吹了!赶紧回去吧!天太晚了!走路上注意安全!”她关心的说。

啸天转身走去,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站在陌生的城市里,车辆从耳边疾驶而过,望着这个灯火通明的都市,心莫名的哀伤起来。

“今天谢谢你陪我跑了这么多地方,玩得这么开心,路上注意安全。”手机短信铃声响起,啸天打开看了一眼,嘴边露出一丝微笑。“呵呵,谢谢就不必了,咱们还这么客气啊!”啸天迅速回复。

“恩恩,到学校了说一声。”她回复后,啸天心里莫名的感觉到一丝丝温暖,这么温暖却是不能被打破吧。

……

有人说,大学里要是没有谈一场恋爱就不算是完整地大学生活,寂寞无聊的孩子们除了呆在宿舍里聊着无聊的话题,玩着不知疲惫的游戏,奔波着社团里的各种聚会活动,留下来的空余时间是寂寞空虚的。所以,单纯的孩子们都蠢蠢欲动的去寻找自己的另一半了。而梁啸天,却一如既往的单身,因为他相信缘分可遇不可求。

在单身节的前一天,啸天思考再三,他想对雯莉说出真心话,想表白内心的想法,可是,他却是一直迟疑,他害怕说出了,如果田雯莉拒绝了,那以后怎么办?是不是连朋友都没有的做了,而且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听谁说的“人最忌讳的就是友情变成爱情!如果成功了,不一定会走很远,如果不成功,那就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了。”但是,他还是鼓起了勇气,准备拿起手机时,拼一拼。但是,当他拿起手机时,突然手机响起,是她的——田雯莉。他的心顿时激动了一下。

“嗨,啸天,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哦,我们班一个男生向我表白了!”雯莉兴奋地打电话告诉了啸天,“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你告诉怎么办?”

“哦,那好啊,恭喜你啊,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那个男生怎么样?有我帅气吗?他人怎么样?要认真观察啊!一定三思而后行。”啸天有种失落的声音说道。

“恩,会的,那个男生还不错吧,是本地的,等回头你来认识一下。我感觉这一切好像是做梦啊!”雯莉笑嘻嘻的在电话那头说。

“哦,那回头我给你长长眼!看看怎么样!要是敢对你不好,我废了他!”啸天有气无力地说。

“恩恩,好的,你好歹也算是半个娘家人,要当好我的靠山。我就不怕了!额,你什么时候也赶紧找一个吧?”雯莉疑问道。

“我?呵呵,要靠缘分啊,而且缘分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不急,毕竟有些东西不能强求啊!

”啸天落寞的说。

“也是的,那等回头我给你介绍一个,我们学院的美女可是很多的。怎么样?”

“好啊,呵呵。”

……

梁啸天的心十分的失落,本以为一段爱情可以开始,可是却是在梦境中破灭!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们偶尔是保持着联系的,啸天每天都能看得到雯莉的空间动态的变化,或喜或忧,啸天只是在一边一直默默的祝福着。

梁啸天曾经幻想着有一天,走在合肥的街头,彼此手牵着手走去,而如今,啸天站在田雯莉学院附近的天桥上,望着远处,一年了,还是一个人!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一对对情侣从身边经过,莫名的伤心涌上心头。梁啸天整天忙碌着,可是也只有忙着才不会让他想起那些无聊的繁琐事情。

已经是接近冬天的合肥天气显得异常的寒冷。天气一直是降温!他想起了雯莉,发个短信过去“天气降温了,穿厚点,别冻感冒了!”

还没等啸天的手机装进兜里,手机亮了起来,是雯莉的。他还是接了。

“喂,雯莉?”啸天问道。

“啸天,我们分了! 他说我们俩不合适!”雯莉是哭着说的。“我现在好想哭啊!”

“雯莉,你现在在哪啊?别想不开!你等一下,我现在在你们学院门口,我马上到你们那去找你!”啸天急切地说着。

“我没事!只是心情不太好而已!”雯莉说着,可是还是流出了泪水!

啸天是边跑边安慰雯莉的,一路上虽然很近,可是啸天的心情却是天变万化的,他不知道一会见了雯莉该怎么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他只是一路狂奔。

“雯莉,我到了!你在哪呢?”啸天问道。“下来吧,我在这我等你!我陪你好好的散散心。”

雯莉下来了,虽然是在夜晚,可是依然可以看到眼角红肿的,一脸疲惫的样子。

“雯莉,你没事吧?别想太多!我去废了这个王八蛋!敢这样对你!”啸天边安慰的气愤的口语说道。

“算了,啸天,我没事。你陪我出去散散心吧。”雯莉很是安静的说。

“好,你想去哪里?”啸天关怀的问。

“哪里都行!你看着办吧!”

“好吧,走!”

啸天带着田雯莉来到公园的湖边,夜晚静悄悄的,湖面是一片祥和,没有喧闹的声音,微风阵阵吹来,有点冷。他们都没有说话!雯莉紧紧地靠着啸天,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啸天不知道该怎么说,一直沉默着。雯莉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啸天伸出手拭去眼角的泪水。

“现在可以大声的说出来,也可以哭出来!”啸天安慰的说道。

他们就这样相互依靠着而呆呆的坐着,很久,很久,他们都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寒冷。梁啸天脱下身上的衣服披在田雯莉的身上,紧紧地抱在怀里。

是的,整整一年了,一年了!啸天一点都没有变,他是在等着雯莉,而今,坐在雯莉的身边,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许默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一束阳光照进来,雯莉揉揉睡眼惺忪的自己,阳光灿烂,啸天坐在床旁边趴着睡着了,可是手里紧紧地攥着雯莉的手。

田雯莉豁然间明白,失去的东西其实从来未曾真正的属于你,那又何必惋惜呢。忘记一段旧情的最好方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而最好的就是在自己的身边从未离开过,她紧紧地握着啸天的手。

人生苦短,春色难留,天地太大,人太渺小,不是每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都能拥有一辈子,只求有一道可以令自己流连忘返的,不离不弃的风景。而每一份心都有无法替代的情愫和某一道风景永远关联着。

明天将会如何,谁也不知,正如花开花落亦不曾为了谁一样!珍惜眼前的就是最好的!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