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婚前絮语

婚前絮语

推荐人:芊墨凝诗 来源: 时间: 2018-09-29 阅读: 4.14K 次

思绪纷飞,任往事流淌在记忆的笔端,时而炫动魅影,时而芳香绕指。执笔蘸墨,编织一纸沧桑璀璨的流年,说不完花自芬芳影自怜,道不尽天若有情天亦老。念桥边,花开正好,红药知为我生?我的随手采撷,惊醒了谁一世的沉梦?我一阵心悸,然烟波流转,青丝缠绕,转身,已来不及。君忆否,谁家横笛,锁住深情双眸,牵盼似水情怀?白衣飘飘的年代,你含笑而来,我执念恋云,愿与你在水云间临水而立,静坐水榭楼台,静观白色水鸟,梵唱梦里流年。

三生石上雕刻的誓言,字字句句,袅袅亭亭徘徊于心最深处,荡气回肠。于菩提树下轻捻一缕愿望,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千种相思,万般情愁,回首处,沧海茫茫无归处。白露凝霜,杨柳依依,此生,你为我种下的那颗红豆,已长成一株红药,艳压群芳。我给你的,只是一块贫瘠的土地,然你是个好农夫,你辛勤的耕耘终迎来一片姹紫嫣红。而你为我所建立的,却是一座专属于我的笑微山庄,里面花田海岸,白云处处,里面烟雨长亭,杏花疏影。

还记得,你来看我,提着五十多本厚厚的琼瑶小说,我如获至宝,直至现在每一本都完好无缺的珍藏。看过那么多有关琼瑶的东西,我以为我是真正懂爱了,可是却比不过你一个站立的姿势。我不用飞过沧海,于漂泊中苦苦追寻,此岸,你已为我谱情成梦。我这才明白,你不是那片时而平静时而澎湃的大海,你是那颗树啊,一直坚定地站在我的身后,我深深浅浅的脚印,必定有你重沓的痕迹。

你将用你那侠骨柔肠在我额头上方点一抹发际红,你将用一枚戒指给我套上一份厚重的承诺和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从此,步入我们的另一段人生。我垂下眼帘,黯自神伤。再也没法母女夜话到天明,再也无法睁眼就是可口的饭菜。我必定还是逃不开这一天,尽管我内心是如何渴望自由,婚姻终究不是我向往的人生。再也不是窗前托腮凝思的女子,再也不是待字闺中的女子,于一次次月圆月缺之夜将心事细细咀嚼。我能否再穿一次我钟爱的白裙子,踩一次漂亮的公主鞋,绑一回俏皮的马尾辫?其实,我从来就知道自己不会是那个公主,于这尘世,我只想寻一处桃源,于岁月寂静处煮茶捧书,听雪落的禅音,守住一片静白的光阴,静静观望、世人的奔忙。揽镜自照,分明是一张娃娃脸庞,头发扎起也可能伪装成一个学生,岁月在我身上悄然沉淀,为何我还是那个稚气未脱的自己?这样的自己,竟也要成为一个小妇人了。

小妇人,小妇人,我的心突然就很疼,我不得不脱去稚气的妆容,换上少妇的新装。那个曾经的自己就这样被时光悄悄隔去,曾经的故事似乎还清晰如昨日,来不及说一声再见,来不及道一声珍重。当身边的玩伴越来越少,当不断为生活奔波劳累,当你的家人为我们的婚事不断催促,我不得不无奈的接受,我必须要经历人生中那段最不情愿的出场,在声声祝福中走向我另一段未知的人生。我恐惧,我宁愿只做角落里的那个灰姑娘,我害怕成为万众瞩目的主角。洋娃娃,紫风铃,天使女孩,那些梦里的装饰物我们还彼此依依不舍。现在我郑重的将这一袭梦的衣裳交予你的手心,请你千万妥为珍藏。

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似昔人非。站在阳光下,指缝间的阳光射入双眼,细腻迷离的温暖斑驳了谁的记忆,婆娑成一种梦的姿态。生命中一个个缺口穿梭在脑海,来来往往过时光的沙漏,小心翼翼地拾起一个个残梦,祭奠漏过去的一切美好。可是,似水流年里我所得到的无论如何也弥补不了曾经的缺口,莫非记忆也有形状,往事也有体积,而我找不到相似的那一块?有的遗憾,注定是要背负一辈子。

犹记一三年春,你我的感情陷入空前的困境。我就像汪洋中的一条船,找不到旧时的天地,看不见彼岸的繁华,翻滚的浪潮无情地将我卷入海底,浮浮沉沉,不能自主。那种深入骨髓的落寞和沁入血液的悲哀快把我吞噬。所有人都关怀我,我却回报以疼痛,我的忧伤也因此放大了许多倍。事过经年,留下的是衣袂处深浅的泪痕和几颗破碎的心,声嘶力竭的呐喊挽不回一丝一毫的过去,悲伤逆流成河,一池清泪稀释不掉心中的荒凉,流放我在尘世的断断点点,层层剥落,片片凋零,终只能自救。我无力的望着你:我走不下去了。你只说了简单的三个字,你说:“我背你。”是,我走不下去,你背着我走。是怎样的一种爱,让不动声色的你有如此巨大的勇气,是怎样一份煎熬,就算世界砰然倒塌也要把我紧紧追随?此生,你许我一世长情,我还你柔情万丈,你对我不离不弃,我必定生死相依。

人,为何总有七情六欲,我无意去伤害什么。非我冷若冰霜,我只是固执的想要做那个最初的自己。我看见你眉间棱角分明的忧伤,亲爱,别苦恼,是你一路的包容,理解使我们的感情走到了现在,任性如我,倔强如我,你一路的迁就和宠爱我都深深的感动过。人海茫茫,来生,我何处寻你?望断天涯路,何处月明?转换了的时空和姓名,我能否一眼万年?你会是谁朝思暮想的翩翩少年,我又会是谁遗忘在角落里的灰姑娘?你握住谁的香凝纤手诉说绵绵情意,我独上西楼画谁含情脉脉的音容?谁还会记得曾经的故事?

谁还会把我当成那个梦女孩守护整整一个曾经?是否我们该约定一个接头的暗号这样我才能找到那个柔情缱绻的怀抱?可是,一碗孟婆汤了却了前尘恩怨,奈何桥上恨正长,三涂河边的一株曼珠沙华能否唤起我此生的记忆?今生的一切美好都给了你,许许多多未圆的残梦就交予来生吧。来生,我想成为一个作家,曲终人散的场景,遗落千年的梦寐,不会在笔下唯美成殇,我让它开出娇艳的花朵,嵌入一幅水墨丹青的画卷。

来生,我愿成为一个潇洒剑客,在弱水河畔举杯畅饮,左手执琴,右手赋词,舞长剑,吟豪歌,笑众生,醉梦里。泛舟碧湖,歌舞亭台,任时光染指寂寞,足迹飘然逐波,不闻人间烟火。来生,我要做一个稻草人,没心没肺,守望麦田,朝迎旭日升,暮送夕阳下,是否就不会再痛。来生,我要做东方不败,成就千秋霸业,坐拥千娇百媚。来生,我能否做一片云,天空是我家,无拘无束?我可否做一只猫,沐浴暖暖的阳光就好?

喜爱两种花,薰衣草和黄玫瑰。听说,普罗旺斯有大片的薰衣草花田,有生之年,你愿意带我去那里吗?含烟山庄处处是黄玫瑰,温馨清香,笑微山庄可不可以只栽这两种花?婚后,我定要亲手布置家里的格局。一串紫风铃务必挂于窗前,滴滴答答流泻出褪不去的光彩,再有一面珠帘跟它作伴。家具一定是那种梦幻的象牙白。文字所到之处,无不感慨万千,从最初的记忆开始,在我的笔尖结束,看着这起起伏伏的字,我真舍不得对自己说,再见了,单身的日子。挥手告别,几多离愁,几许离殇,轻叹往昔,处处是收不回的留恋。

多年以后,我会带着怎样的心情追忆现在的一切,或吟唱一曲红尘恋歌,或缅怀一个今生无法执手的人,或梳理一段凌乱不堪的思绪。重楼庭院深锁情愁,低首凝眉,不会想谁会出现在我未完的故事里。轻开屉柜,一叠厚厚的发黄的信笺,漫过幽幽心语,穿过曾经老去的故事,踏碎了断桥,抖落了旧梦。在年轮的素笺上,多少过往占满了扉页的空隙,如寂寞的青藤,兀自蔓延,霜染眸光。此后,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它会是风花雪月的温柔之乡吗?这个开始也将带给我刻骨的故事吧,本该是满心的幸福,夹杂了太多的无奈,我是如此渴望自由。

岁月匆匆如此之可怕,有一天繁华落尽,多少故人已远去,而我,已成这茫茫人海中烹茶煮茗的凡妇,岁月将如何将我的容颜一层层剥落?隔岸观火,待弥漫的季节、烟雨散尽朦胧,离歌散尽荒芜,何处是熟悉的脸庞?于是我把往事剪成一道美丽的风景,水霓云裳里且歌且舞,千世轮回中且行且珍惜。等我们老了,我仍期待看见这样的场景:老态龙钟的你对着白发苍苍的我说“亲爱的笑,娶你,今生不悔!爱你,一如当年初见!”拾起散落的胭脂盒,我描眉打鬓,期待下一世,蝶舞花飞。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