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青春,静待你在我生命里的一树花开

青春,静待你在我生命里的一树花开

推荐人:温若萱 来源: 时间: 2012-08-27 阅读: 4.11K 次

“明明是你先靠近我的,可是最后舍不得的却是我……”泪水在眼眶里停留,始终没有流落,那一年正是初中毕业之季。

夏天是美丽的,特别是2009年的夏天,温暖了我整个青春。

那一年,我刚上初一。

“梁小杰,温若萱,你们两个起来练习一下书上的这一段对话。”英语老师的声音响彻教室。此时正在发呆的我想着家里的饭菜,默默的流着口水,无心听课。“温若萱”老师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啊?”我这才反应过来,手无措足的站起来。全班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朝我看来,眼睛里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你和梁小杰练习一下书上的对话。”

“哦,知道了!”

我马上反应了过来,“How are you”耳边一个如水一般干净清澈的声音传来。竟让我愣了几秒,从这一刻起,我爱上了这如水般的声音。我紧接着“Yes I think”……

“好的,谢谢两位同学,请坐。”

坐下时,我轻轻回头,迅速的看了一眼梁小杰。初恋如花,在我心里冒出了萌芽。

无论在校园的那个角落,我期待着与他相遇,可是每次相遇,却是两两无言。我没有太多话,那时我还是个内向的孩子,可是梁小杰不一样,他很优秀,无论是学习还是普通话,还是外表,都有着引人注目的魅力,在我心里,他是那么优秀,让我遥不可及。

在篮球场上,我只能默默看着他,在体育课上,我只能默默看着他。我从来不敢靠近他。直到第一次月考之后,班主任突然要调位置。

“梁小杰,你到前面和温若萱一起坐。”

我顿时傻眼了,班主任的这一举动让我又悲又喜。腼腆的我从来都不习惯和男生同桌,也不善于表达,除了学习好点以外貌似没其他优点。这下我真是乱了手脚,不过终于可以离梁小杰这么近,还是值得庆幸的。

“喂!新同桌,看你忧郁的表情,好像不太欢迎我啊!”

“没有啊!欢迎欢迎。”

“要是不欢迎我的话,我可以离开。”

“不,谁说我不欢迎你了,呵呵……”我连忙解释道,生怕他真的会离开。

“呵呵,逗你玩的啦,不用心急,我是不会离开的,撵也撵不走。”他嬉皮笑脸的看着我,我却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梁小杰,这算是你对我的承诺吗?

也许每个人都向往一段伤感而浪漫的爱情,包括我,可是像我这样的年纪,太过于年少。时间是最专制的独裁者,匆匆的带走你的一切却从不容忍你做任何的缅怀。我们都活在时间的影子里无法自拔,或者踽踽独行,或者瑟瑟发抖或者亲吻或者相拥,卑微并且幸福,幸福并且疼痛。爱情也许就是这样吧!

不知从何时开始,在上课时总是听见梁小杰在唱《同桌的你》。那时我还不了解这首歌,只是听着梁小杰唱,就觉得好听。和他成为同桌以后,我们慢慢地从一开始没话题到谈天说地,那时候我才真正了解梁小杰,在他俊朗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忧郁的心,他只是很好强,不愿意将自己脆弱的一面表现,所以他每天都一副无所谓,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可正是因为这样,我越来越喜欢梁小杰。

有人说,爱一个人不一定要说出口,对于梁小杰。我始终选择了沉默,虽然每天都可以离他那么近,那么近!也许我们只是同桌!真的只是同桌。

也许,路并没有错,错的只是选择,爱并没有错,错的只是缘分,有的人只是过客,注定只能相识,不能相伴。

我每天都听着梁小杰的歌,让我在不经意间就记住了歌词: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

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

才想起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看了你的日记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你从前总是很小心

问我借半块橡皮

你也曾无意中说起

喜欢跟我在一起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

日子总过得太慢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

转眼就各奔东西

谁遇到多愁善感的你

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

谁把它丢在风里

从前的日子都远去

我也将有我的妻

我也会给她看相片

给她讲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啦啦啦……

有时候我也在沉思,我为什么要记住这首歌,或许是你每天都在对着我唱,或许是你唱得太好听,或许是你很喜欢这首歌,而我却很爱很爱你。

12岁的年纪,应该是不懂爱的。

学校里的艺术活动对于我这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来说,是没有别人那样开心期待的。我坐在烈日炎炎下的操场上。身体仿佛就像被撕掉一层皮那般疼痛。我巴不得没有这艺术活动,看着台上无聊的表演,我连想人间蒸发的心都有了。

“下面有请七三班的梁小杰为大家带来《同桌的你》。”我顿时愣住了,这家伙什么时候报的名?我怎么不知道呢?难道他上课唱歌给我听就是为了这次活动…一连串的问号在我心里冒出。

“这首歌是我为某人唱的,希望她能听见我内心的声音。”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不知不觉我便跟上了梁小杰的节奏。温若萱以前是不会在别人面前唱歌的,可是现在为什么会那么情不自禁。一阵激动,一阵失落。梁小杰口中她,会是我吗?怎么可能是我呢?他那么优秀。

上自习的时候,我小声问道:“梁小杰,你今天唱歌是唱给谁听的?”

“我说是唱给你听的,你信吗?”

“哦。”

我多希望他真的是唱给我听的。

我的心里住着一个人,是一个没人知道的秘密,默默无闻的思念,你的世界就让你拥有,不打扰是我的温柔。也许这就是我爱梁小杰的方式。

那些初一的时光里,我们互相嘲讽又彼此照拂。你喜欢丁香般惆怅的姑娘,我中意穿着格子寸衫的数学老师,念起公式来就像读一首浪漫的小诗。是谁说过十几岁的年纪天不怕地不怕,因为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初一的生活转眼即逝,期末考试结束那天,梁小杰突然问我“下学期我们还会是同桌么?”

“……”

我没有回答,看了梁小杰一眼,转身就奔向回家的路。

梁小杰,你知道吗,我多希望下学期我们还是同桌。

那一年,我初二。

开学那天,我还是找了原来的位置坐下。旁边的位置空着,有很多同学说要和我坐在一起,我都拒绝了。因为我在等梁小杰,我在期待着还能和他成为同桌。很久以后,梁小杰终于出现了,他轻轻地走过我身边,坐到了我后面一排的位置。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一种无以名状的失落感。后来,我和一个叫苏安的女生成了同桌,她开朗大方,善解人意,很快的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而梁小杰坐在我后面,离我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自从梁小杰坐我后面,每天上课时总是爱挑起我的麻花辫,总爱在我的白寸衫上划来划去,嘴里还不停的碎碎念“温若萱,借我半块橡皮好不好?”我无奈的转过头“你像是缺半块橡皮的人吗?”梁小杰继续嬉皮笑脸“我这里只有半块,你再借我半块,我们不就凑一块了嘛!”我摇摇头“你有病吧,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梁小杰窥了我一眼,然后就没说话了。其实这一刻我有些小幸福,你说的是真的吗?梁小杰。

这一天过得很漫长,我心情莫名的好,也许是因为梁小杰问我借半块橡皮吧!

中午和苏安一起吃饭时,苏安突然问我“若萱,我发现梁小杰有问题!”我疑惑不解“他挺好的啊!会有什么问题。”苏安无奈摇摇头。

“我发现梁小杰好像喜欢你唉…”

“不是吧,苏安,你别乱说,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呢?”

“怎么不可能了,我觉得他看你的眼神不一样。”

“苏安,你想多了吧!”

“没有,我说的是真的,要不然梁小杰怎么那么爱弄你的麻花辫,爱划你的衣服,爱逗你玩啊!”

“同学之间,这些都是正常的啊”苏安无奈的摇摇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说得一点都不错。”我顿时无语。

也许就想苏安说的那样,爱总是表现在一些小细节上,如果我真的是那个当局者,那该有多好!有时候,选择与某人保持距离,不是因为不在乎,而是清楚的知道,他不属于我。

学校里买了新校服,要知道,学生都有一种讨厌校服的心理,唉…当班主任把校服发到同学们手里,一个个拿着校服无奈的感叹,哀声片片啊!

“好日子到头了,以后不能穿喜欢的牛仔裤了。”苏安无奈。

“是啊!”我随声附和着。

梁小杰突然从我眼前冒出来“温若萱,你的校服真好看,让我抱一下。”说完,就迅速从我手里拿起校服,抱在怀里,然后回到座位上。我转身眸了他一眼“神经病”。

我从来不是一个善于伤感的女子,也无意于故作任何的雕琢。我只是喜欢缅怀,缅怀那些细碎的从我指间偷偷逝去的如水年华。时光静美,岁月安好。

第一次月考成绩下来,梁小杰竟然成了倒数。我没有问他原因,只是默默的看着他为此伤心。从那以后梁小杰就变了,变得不再优秀,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学会了打架,抽烟,喝酒,上课和老师顶嘴,成了老师的眼中钉。

“若萱,你是不是喜欢梁小杰。”苏安问

“是的,从初一开始,从我听到他的声音开始。”

“我就说嘛,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

“知我者莫过于你也!”

“现在梁小杰已经变了,不再优秀了,你还喜欢他吗?”

“喜欢,深深的喜欢。”

如果说爱是一朵花,那梁小杰你便是我青春里那棵开花的树,开满了我整个青春。

初二的生活就此结束,那个曾经优秀得让人羡慕的梁小杰就此堕落了。

那一年,我初三。

“大家欢迎新同学!”班主任浑厚的声音想起,在我们一片掌声中,一个瘦瘦高高的女生走进教室。“各位同学好,我是你们的新同学王灵儿,以后希望大家多多指教。”说完,王灵儿便走过我身旁,坐我有左手边的位置,和我正好相对。苏安还是我的同桌,梁小杰还是坐在我后面。

初三的课程有些紧张,各种复习资料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时间也过得异常快,转眼间两个星期就过去了,我和梁小杰的话越来越少,这让我有一中无以名状的失落感。

那天下午,苏安气喘吁吁,跑进教室“若萱,看你学习这么累,我们去散散心吧!”

“啊……”

还没等我拒绝,苏安就拉着我出了教室。漫步在学校的后花园上,苏安说“若萱,你知道吗?你喜欢的梁小杰已经有女朋友了”

“呵呵,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她叫王灵儿,就我们班新来的那个女生。”

“噢。”

这一切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让我无法言语。每个人都向往一段浪漫伤感的爱情,这样没有错,只是好多爱情,不过是自己与自己的独角戏,更何况这只是一场还没来得及告白的喜欢。

我静静的坐在花坛上,一言不发,心碎只能用沉默来表达。

“想哭就哭出来吧!”苏安拍拍我的肩膀。

“一个人很难过的时候是流出眼泪的。”

那天下午过后,我就再也没有主动找梁小杰说话,因为我找不到理由,更找不到话题。我不愿意闯进他的世界,却更不愿意失去他的消息,只是在一旁默默演着自己的独角戏。

苏安问“你还爱他吗?”

“爱,很爱,默默的爱。”

离别的气息随着中考的到来越来越浓烈,依旧默默的在梁小杰身边看着他的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我发现自己不再像以前那么心痛,因为他始终是住在我心里的那个人,那个永远不可能和我在一起的人,而我也不愿意闯进他的世界。

梁小杰打了一架又一架,他不再是那个优秀的梁小杰,可是我依然爱着他。

毕业晚会那天,在大家眼里我就像是吃错药一样,平时腼腆的我居然拿起话筒唱了两首歌。这首歌送给一个人: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

猜不出问题的你

……

三年前,我因为爱上一个人而学会了这首歌。三年后,我为我爱的人唱起这首歌。一片片掌声响起,让我有一种想要流泪的感觉,所有人都以为我为苏安唱歌,只有苏安知道这首歌是为谁而唱,我为谁爱上这首歌。我放下话筒,深吸一口气,斜眼看着斜对面的梁小杰,他正在凝视着我。

拿起话筒,我唱起了第二首歌:

那阳光

破碎在熟悉的场景

好安静

一个人能背多少的往事

真不轻……

……

全剧终

看见满场空座椅

灯亮起……

晚会结束了,再同学们的一声声舍不得中,我抱着苏安,痛哭失声。

我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人,因为有太多的舍不得,舍不得梁小杰,舍不得苏安。走出教室,就看见了梁小杰,他似乎等了我很久。我正打算离开,却被他叫住了。

“温若萱,你等等,我有话想跟你说。”

“好吧!”

我们在校园的柳树下坐下了。

“没想到你唱歌那么好听,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呢?”

我转过头,凝视着他嬉皮笑脸的表情,仿佛看见了那个昔日的梁小杰,那个优秀的他。那些美好的回忆一涌而出,竟让我想流泪,此时此刻,这张熟悉的脸那么近又那么远。我别过头

“和初一时你唱的比起来,还差很多。”

“这首是唱给谁的?”他疑惑的表情那么认真。

“我说是唱给你听的,你行吗?”说完,我突然间想起,这个问题三年前我也问过他。

“我信。”

“为什么?”

“因为三年前我为你唱了这首歌。”

这不是我一直想要的答案吗?此时,我好高兴,却又好难过。

“温若萱,你知道吗?为了和你坐在一起,我让班主任帮我调位置。后来我知道我变了,变得自甘堕落,谢谢你陪我走过这三年。”

“梁小杰,你喜欢过我吗?”我需要多大勇气,才说出了这句话。

“喜欢,我一直都喜欢你。”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这是我爱你的方式。”说完,梁小杰便起身离去。

“明明是你先靠近我的,为什么我那么舍不得。”原来,我们都彼此深爱着,只是还没来得及表白就各奔东西。

再次见到梁小杰是在两年后的同学聚会上,那时我已是亭亭玉立,他也高高帅帅。聚会结束时,他偷偷的给了我半块橡皮。

上面写着:

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

我看着这句话,笑了。

曾有人说,青春是一树一树的花开。那,梁小杰,你就是我生命里那棵最大的你棵花树,开的花让我的整个青春年华都充满浓郁的芳香。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