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绣心

绣心

推荐人:夜未艾 来源: 时间: 2014-05-02 阅读: 8.55K 次

一针一线绕指,刺绣年华。忆事忆君想念,守君归身。

——题记

蜀国三月,满城雨丝飘洒,江韶颜绣着鸳鸯,倦了,闭上眼倚着窗,好像看见了言祁钦踏着风踩着雪远去出征。一滴温热的水珠自眼流下,亦苦亦甜,亦相思亦希望。

江韶颜与言祁钦自幼玩耍,两小无猜。两人双亲同意后结为夫妻。芙蓉城当天晴空万里,韶颜一袭红衣踏上花轿,成了祁钦最美的新娘。

“祁哥哥,娘亲说,等我长大了,就把我嫁给你做妻子,你愿不愿意娶我呢?”江韶颜摇着言祁钦手,眨着大眼睛问言祁钦。

“愿意!颜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娶回家的。”言祁钦抱着江韶颜许下誓言。

江韶颜坐上花轿,微微一笑,真好,祁哥哥,颜儿要做你的妻子了。

江韶颜豆蔻之年给言祁钦写了一纸书信:

祁哥哥,颜儿已一十四年了,为什么,祁哥哥你还没有来娶我呢?祁哥哥,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

与着纸书信一起给祁钦还有一张刺绣,鸳鸯图,夹杂一诗,数年相伴,豆蔻年华,郎若非君,此生不嫁。

书信一送出,言祁钦就许下诺言:

颜儿,待汝挽起发髻,替你画眉之人为吾可好?

此诺夹杂一画,画的是韶颜梅花树下刺绣之景。题诗为,相伴甚久,青葱之年,妻若非汝,一世不娶。

韶颜踏进言家大门,与祁钦拜完天地后,送入洞房,于洞房中,韶颜揭开盖头一览洞房,真喜庆,颜儿是祁哥哥的妻子了······正想时,门吱嘎一声而开,韶颜忙盖上盖头坐好。

“颜儿。”言祁钦柔声唤着江韶颜。

“嗯,祁哥哥。”韶颜娇羞地回应了一声。

言祁钦揭开江韶颜的盖头,抚摸着韶颜精致的脸。“还叫祁哥哥,我们已经成婚了,可不能这么叫了。”

韶颜红了脸,这让本就倾城的脸蛋更增添一道风华,“嗯,知道了,祁哥···”

“嗯?”言祁钦调笑着。

“哦不,祁郎。”江韶颜娇羞着。

“颜儿,你还记得你送我的第一幅刺绣吗?”祁钦挨着韶颜坐下。

“当然,一副鸳鸯,题诗是。”韶颜笑了笑“数年相伴,豆蔻年华,郎若非君,此生不嫁。”

“颜儿,你那时的女工真好,我只能回与一画,真是惭愧。”

“祁郎,不打紧的,我出生自刺绣之家,女工之好也是应当的,祁郎,你的画在我眼里,钱财虽轻,但情意千金。”

“颜儿,此生有你足矣。”那时,烛光摇曳,情意绵绵,5,对不住了,却一群兵官破门而入,惊扰了两人。

“叨扰了,来人,把言祁钦带走!”领头的兵官冷冷地说着。

一时间,三两个小兵架起言祁钦,就要带走。

江韶颜咬上小兵的手,痛得小兵放开了手,“放开我家祁郎,你们何故要带我祁郎走?”

“颜儿!休得无理!小哥,对不住了,刚刚我夫人因着急吾,冲撞了你,真不好意思。”与小兵道歉后,转头问领头兵官“兵大哥,吾夫人说得对,何故要带走吾呢?”

“你所不知,边界部落发起战争,上边下旨要些壮丁出征,洒家这才冒犯了。请不要为难洒家,洒家也不好做啊!公子,走吧!”

言祁钦看了看兵官们,心中愁苦。

“祁郎……”江韶颜这是已经流下了泪。

“颜儿,等我,我一定会回来的,不要哭,记住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颜儿,等我!”祁钦抚着韶颜的脸,在她唇上轻柔落下一吻。

言祁钦被带了出门,韶颜在床上坐着抽泣了一会儿,追出门去,趴着门,喊着“祁郎!我会等你,我会一直一直等下去。”祁钦回头看了看韶颜,笑了笑,“汝若不离不弃,吾必生死相依。”

韶颜跑出门去,抱住了祁钦,“我会等你,我愿一生一世一双人,我会一直等下去。”

说完,给祁钦一副刺绣,“这是我一直都带在身上的,它会替我陪着你。”

——望穿秋水,思君归吾。

江韶颜睁开眼,祁郎,我会在这里等你,我们约好的,你曾和我说过,若我被针刺伤了手指,你会心疼,所以,我不能让你心疼,要好好地小心的刺绣,你快回来,看看我有多么乖。这园前你种的牡丹,你现在看不到它花开,我替你守着它花开。

祁郎,你快回来,我会等着你约看遍着世间的姹紫嫣红。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