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白发

白发

推荐人:十四南西 来源: 时间: 2020-01-03 阅读: 1.76W 次

那一年我在服装店上班。三岔路口,将入夜,是一座小城将要迎来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对面巷子口支起了许多摊子,灰朦的夜色下,晚饭过后许多人开始涌上街头,小商贩们也开始忙碌起来。

这一天,乱哄哄的路口多了一对白发老人,两人席地而坐,腿上一同盖了一条薄毯子,毯子并不脏破,身上所穿的衣服洗得泛了白却仍是干净整洁,很难让人将他们与乞丐联想到一起,然而他们身前,却真真实实的放了一个掉了漆有许多缺口的搪瓷小盆。

短暂一瞥,我又跟着同事忙碌起来,带着不断涌入店的客人挑选合适的衣服。我忍不住时不时的回头去看那对老人,他们仍是坐在那里,两个人在人来车往的马路上说着话,面带笑容,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过往的人与身边的人谈笑风生,相互说着这一天的趣事,却很少有人往那破烂的搪瓷小盆里放钱。我抽了空跑过街去,将准备好的钱递给他们——没有直接放在小盆里,觉着双手递给他们,才算是基本的尊重。

老爷爷接过钱,抬头看着我说“谢谢,谢谢。”他身旁的老妇人亦抬了头,说“谢谢小囡,谢谢小囡。”

二人脸上均带了微笑,没有乞丐的拘谨,也没有受人施舍的难堪,大大方方的好像天外而来的神仙眷侣,不属于这个喧闹的尘世。

夜深了,人潮渐渐散去,他们仍坐在那里。她背对他坐着,他手里拿了一把梳子,给她梳理长长的白发。梳理白发的手,带着微笑的轻声细语与回应,都温柔至极,看起来分明像是刚入爱河的恋人。

世界好似静止了,没有喧嚣,没有尘世繁杂,只剩他们,在这寂静下来的路口,温柔的诉说着他们的今生今世。

他们好似一幅画,无声无息的刻进了我心里。

他们并不常来,我想,许是生活实在难以为继的时候,他们才会出现在这里,短暂的踏入这另人迷乱的红尘。然而他们是出尘绝世的。

许久许久,他们没有再出现。我忍不住想,他们是不是生病了?他们还会出现么?有时甚而会想,他们,是不是终于离开了,再也不会出现在这炼狱红尘里?

春夏过去,终于又有一抹白发出现在那路口,只是,只剩一抹了。那个长发过膝的老妇人,不见了。

他身旁放着一根木杖,身前放着的依旧是那个小烂盆,腿上盖着的依旧是那条洗得发白的薄毯子,在猎猎寒风里冷得瑟瑟发抖。

我很想走过去,同他说几句话,却没有那个勇气,怕愈发惊起他心中对她的思念。他脸上没有笑容,落寞的像个被抛弃的孩子,落寞到,从那张枯老的脸上,看不到一点生机,满布皱纹的灰褐脸庞看起来行将就木。

我的心,在微微的颤抖——这个世界只剩他了,她走了,独留他一人,落在这滚滚红尘里。

他仍是这喧闹世界里的一幅画,只是这画失了温柔笑语,太过悲戚,太过孤独。

往后,也再没见过他。

热闹繁华的街头,年轻的男男女女携手来来往往,我在店中忙得说哑了嗓子,仍会时不时的回首看向他们曾呆过的那一小块地方,回想着那副刻在我心中的画。他应该也走了吧,去见那日思夜想的人了。

他们永远的在一起了,他终于可以不再做那个被遗落红尘的,孤单单的人了。

他们,永远的在一起了。

很多年过去,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这一天,我带着囡囡在热闹的街头,又看见了熟悉的白发。两个老人,在人来车往的街头,依偎在一起,身前放了一个凹凸不堪的破旧不锈钢饭盒。

我深知,没有倒流的时光,四周林立的高楼亦提醒我,时光,已过了许多年,当年的三岔路口正是我此刻脚下的土地。眼前浸染的两朵白发亦然不是当初的画作,只是,他们同样,是这滚滚红尘的一道风景,摄人心魄。

我忽然想念起为家奔赴几千里外工作的丈夫,为了我们母女的未来,在短短的三个月里,已经上了四个月的工作时间。

这两对白发的恋人,必是九重天外的神仙眷侣,偶来这世间,不过是为了来这繁杂的尘世历练一番,来尝一尝这人世间的苦难。待到时辰,修行完毕,他们又要归去,洗净尘世浮华,九重天外,又重做回他们超脱凡俗的真身。只是,哪怕肉身归去,滚滚红尘,灯红酒绿,阴阳两隔,仍不能拆散他们;无论何时何地,他们都是不变的眷侣爱人,永恒不变。

我抱起囡囡,问她“宝宝想爸爸吗?”

她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声音清脆的回答我“想。”

“马上过年了,爸爸也要回来了。”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