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一生痴念(七)

一生痴念(七)

推荐人:陌年微凉 来源: 时间: 2020-02-03 阅读: 6.73K 次

一个月后,城市新闻受到热播。主持人:“全城沸腾了,都在寻找这一家人。因为这一家人经历了很多。母亲和父亲,被人诬告入狱。三个孩子送到孤儿院,又被迫分离。接下来请看寻找人录下的视频。

“大家好,我叫李晴理。原名林清,是全家福里最小的女儿,我手里拿着的照片是我姐姐一直珍藏的物品。我的姐姐是她找到我的,三年前,她受伤找到了我为她疗伤。前不久,她在病床上说出了她的本名叫林晓,她也在那一天去世了。但她留下的物品让我可以将坏人打倒,李裕盛律师的罪状是我的姐姐搜集起来的。她在受伤前替人在狱里待了两年,出狱时,却被人毁了容貌。她从十一岁起使用的名字叫江潇,一直陪她十几年。整容之后,她曾经喜欢的男孩一直在等她,她退缩了。她用不一样的方式让自己活了下来,她捐献了她身上可以使用的器官。谢谢大家!”李晴理讲述完毕,鞠一躬后,视频完毕。观众一片掌声,为这样的女子感到伟大。刘君越在家里看新闻抱着全家福哭得很厉害,“姐,姐,姐……”

“小子,嘛呢?”“没,没干嘛。”

“说实话”“我错了。”

“哪错了?”“哪都错了。”

“你要找打吗?”林晓手里拿着竹竿。“别,我闯祸了。”

“说?”“我把家里的花瓶打碎了。”

“什么,那些碎片在哪儿?”“在阳台。”

“拿上碎片一会儿跟我走。”

“去哪儿啊?”林俊跟着姐姐来到古坊烧窑的地方,去的时候也带上了林清,见了好多没见过的东西,花瓶找了好久才找到相似的拿回家。刘君越在想不知那花瓶还在不在,至少那一次没有被父亲做坏事,却被母亲知道了,母亲那次很生气。“你才多大啊,你就领着他俩出去?你知不知道外面很危险啊!”母亲拿着竹竿打在姐姐手上,姐姐一声没吭过。晚上母亲为姐姐抹药,姐姐也没有说话。

林家,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到那则新闻后。林海峰和杜玉一直手拉着手没送开过,新闻结束林海峰哭了起来,“爸,小俊知道错了。您就别打了。”林晓向爸爸说。

“站一边,教训你弟。还有你,身为长姐你是怎么以身作则的?”

“爸爸,不怪姐姐和哥哥。是我要出去的,是姐姐把我找回来的。”

“你们俩进去,林晓到书房站着。”

“是。”林晓没有反抗进入书房。

“今天站一小时。”林海峰说了之后调了闹钟,便在桌前办公,女儿在他一直站着。林海峰希望女儿可以一直在他身边,后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林尘坐在一旁想起了江潇。“同学,你好。我叫江潇。”

“嗯。顾煜。”“好。”

“喂,你叫江潇吧?帮我吧。”顾煜在考场上很小声地说。江潇便拿出攥着手里的答案给他。他们以前一起逃过课,那时江潇说:“你能带我逃课吗?下午体育课的时候。”顾煜答应了,带着江潇来到游戏厅打游戏。那一次顾煜看到江潇笑得很开心,看着江潇笑起来心里也很开心,然后自己打游戏输了。

杜悦熙看到家人的脸上都是悲伤的表情,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了。哥哥在高中时,会给自己讲一个漂亮的小姐姐,一直以为是假的,可看当哥哥的这副样子,原来他心里是有姑娘的。当初来到这个新家的时候,是哥哥和叔叔带她来的,阿姨见到她时很高兴,她那时还小,时间长了便改了口。

林海峰后来联系电视台了,刘君越也联系了电视台,他们都想和李晴理见面。电视台方面约在一个会议室里 ,并安排不会有人采访这家人的团聚。

李晴理带上了江潇的养父母,栗军才明白原来一直陪伴女儿的竟是女儿的亲妹妹。

栗军进会议室看到里面已经有人了便说出了话。“你们好,我是江潇的养父。没能将女儿带到你们面前。”

“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今天带了她的照片,和她一直珍藏的物品。”将照片递给林海峰,又看了看林尘。“你好,我不知道给叫你顾煜好,还是林尘好。但这个照片应该是你吧。”伸手将女儿留得照片递给林尘。“谢谢,叔叔。”林尘看到照片想起照片了。那是他俩出去拍的然后不知怎么惹了江潇生气,后来以为照片被她烧了,原来他一直留着 。

林海峰和杜玉向栗军说和江韫鞠躬,并说了。“谢谢你们。”

江韫对栗军说:“我想出去了,我看到孩子照片。我受不了。”

“好。”栗军对林海峰说:“我们先走了。你们聊,晴理有我的电话,到时咱们俩单独聊聊。”

“行。”

看着上面有不同的两个女孩,杜玉摸着照片上的人,想起来自己原来在医院见过她 ,她的那双眼睛吸引了杜玉,就像小时候女儿眼里的不屈服的眼神。杜玉痛声哭出了声。“为什么不告诉我,打电话的人是你。你一定想回家了。可我骗了你。你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过了一段时间,

李晴理说了话“你们好,不知道你们还记得我吗?我叫李晴理,原名林清,是家里的老幺。”

“记得,你的左手心有一颗痣。”杜玉上前拉着李晴理的手哭着说:“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把你们弄丢了。”

“不怪你们,坏人已经被抓走了。我只想让我姐回家。”李晴理看着父母说。

门外有人进来了。“哥,你怎么在这儿?”刘君越看到林尘说。又看到桌上的照片,便拿出自己珍藏的照片说:“我一直以为我没有家,梦里却让我一直找家。我叫刘君越,原名林俊,是家里的老二。”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们。”林海峰向刘君越说。

“我想找我姐,她在哪儿?”刘军越看了看四周 。

“姐姐 ,几个月前已经去世了。她已经没了。”李晴理看着和自己长得很相似的刘君越说 。

“我……找家人,还是晚了一步。”刘君越叹气说道。看着对面的女孩,那个一直不叫哥哥的女孩,长大了。

杜玉说:“我,我能抱一下你们吗?”李晴理和刘君越互相看了一眼,林海峰也上前去,四人抱在了一起。一旁的林尘也抹了泪,想着要是江潇在了,也会是这样吧!团聚后的一家人,来到江潇的墓前,默哀。

一家人以后的路还很长,虽然逝去的人已远去,但还有很多路要走。远去的回忆里,那段过往一直在心头无法割舍,也请珍重每一次的相逢。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