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放下、执念

放下、执念

推荐人:短文学用户2716 来源: 时间: 2020-05-16 阅读: 4.26K 次

20年1月刚冒头,维系不久的感情就破裂了,那时候一直没明白明明那么好,为什么要分手?是我做的不好吗?其实,只是想要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逃避现实的理由。

那天晚上,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打着电话(她在另一个学校,因为住校所以不能常见面,但大部分假期她都会留在学校陪我,因为假期可以随意出入学校),但后来她沉默了,我连问道“怎么了?”但电话那头迟迟不闻回复,我有点着急了,我害怕她是不是被人欺负了,害怕她是不是受委屈了,我幻想了种种却没想到会是分手。不久后她微弱的声音传来“我们分手吧。”但在传到我耳里时却犹如雷霆炸开,当时我就懵了,我问她为什么她也不回答,她只是一个劲儿的叫我别哭。怎么可能不哭?朝夕为伴的她就要离开我了,或许以后在我生命里再也不会有她了,她会在其他男人的身边付出她的温柔,会有另一个人宠她、爱她、护着她,而我,会有自己的生活和多年以后略显悲痛的感慨,剩下一声不悲不吭的长叹。

“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你不要哭,不要想我。”她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带着一丝哭腔。或许她也不舍吧,谁知道呢?我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就这么傻傻的举着手机,眼泪不知不觉的涌了出来。我猜她也在哭,她也很难过。

分手后我并没有恨她,在一起没有理由,分手同样不需要理由,不甘、心痛占据了我整个身体。分手后我和很多人的选择一样,约上三两个兄弟、朋友去喝酒解愁,在河边,内江的沱江河,坐在桥上的座椅上,夜色深处正是伤情,霓虹的灯光更是衬托。很多人说:喝醉了就吹风,饿了就躺着,困了就闭眼,孤独了就入眠,反正你只有一个人。但真的有那么容易醉吗?回到家,我已经吐的不像话了,走路也开始东摇西晃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了,但我没醉,我还想着她,我的脑海里还印刻着她,因为醉酒而越发清晰。

进入房间,无力的瘫倒在床上,看着眼前的枕头,就好像她在我眼前一样,我抱着枕头不知道哭了多久以后沉沉的睡去。相信很多人都曾有过一个很爱很爱的人,分开后可能有的比我更加伤心,但我们都不曾恨过很爱的那个人,是啊,都那么爱她了,又有什么可恨的?也许世界上最伤心的人莫过于彼此,也许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莫过于彼此。

两个月后,朋友们很默契都不曾在我耳边提起的过她。人与人,分开前友情是感情,爱情是责任,分开后,友情依旧是感情,爱情却成了执念。哪怕表现的再平淡,或许表现的越平淡执念就越深吧!我没有尝试着去挽留,给自己留下一丝尊严,在她的心里留下一个位置。

四月要到底了,我已经将她放下,沉淀在心底,但她依然在我心里占据了重要的位置。世人都说爱情,只能记住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因为第一个是一起想度过漫长岁月的人,最后一个是一起度过漫长岁月的人。实则不然,归于心,不忘亦忘的那个或许才是最难忘也不想忘的人吧。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难忘前人啊!

如今我已经走进了另一个人的心,而那个人也逐渐占据我的内心,但,她的位置仍是不可替代的,或者说,她们两人在我心里都是独一无二的。在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开始,我便已经放下她了。还有一个女孩需要我去爱护她,但,我也曾以同样的爱付给过她,正如如今那个女孩付给我的温柔,她也曾给过我。

我还想再牵起她的手,是我的执念,我的心已经不在她那里是我已经放下,执念和放下并不矛盾。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或许,“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是大家都向往的爱情吧!

过往如烟,不恋前生追后生,朝朝暮暮皆白头。

其实很庆幸,该走的都走了,该来的还没来。世人皆醉红尘劫,难忘情愁更伤人。

其实都没有,其实都会有,复杂的是人还是感情,到现在我也还不明白。从前离不开,后来同陌路。只要相遇皆是缘,不能走到白头都是无份。可笑的感情,总是莫名。会让人哭,会让人笑;情深自知伤,情深自知乐。

有的人深陷回忆,有的人憧憬未来;有的人爱的圆满,有的人爱的断肠。

动辄得咎,可笑可怜啊。痴痴的等不清楚的未来,傻傻的爱不值得的人。无言的爱,没有结果;大胆的爱伤的更深。有多少人谈及感情只剩苦笑?又有多少人耗尽大好年华等一段感情?错失的也好,不必为结局悲伤。

出现在梦里,湿了的枕头,伤了的心,总是会抚平?谁会来抚平?是时间?想念的人还是你,我的爱还是无法停在你的心湖。流浪飘荡的云一般。只要那个人开心,不管未来会怎么样,结局会如何,都想和那个人在一起。如果不能在一起,那,便安静的离去。

独自走在河边,吹吹风,看看这座城市,伤心的人在独自流泪,不止我一个,不止你一个。明明都不愿意分开,但都不愿意去挽留。以为走了就随风?走出关于她的时间,走出她的未来。但终究还是来过她的世界,留下过足迹,终究是走不出她的回忆,终究是占据了她的心,哪怕时间会将其挤到角落。

夜晚总是孤独,夜晚的城市静了,霓虹灯闪烁终究是无声。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何因北归去,淮上对秋山。多望一眼,多珍惜牵手的日子,很害怕那是最后一眼,很害怕那是最后一次牵起她的手。

烟花易冷人易散,当爱的人变成爱过的人,就会明白,当初的爱有多伤人。当对那个人无权过问,才会明白回忆美的太过残忍。

当再没见过那个人,会有多伤心?她是否会有代替我去照顾她的人?是不是还留着短发?是不是还爱吃冰淇淋?那个人是不是会像我一样宠她?会不会一切都那么依她?是不是也会想起我?是不是也会为那一段遗憾的感情流泪?忽然发现她早已占据整个内心,发现所有的忧愁、所有的问题都是她。也许会在街上偶遇,凝住泪眼也看不清,泪水总是会不自觉的溢出来。

有多少话停在了曾经?有多少人败在了未来?数落多少人拥有的曾经。死心的回音是撕心裂肺的痛,忘了的约定,塌方的深情。

哽咽着嘲笑自己的痴心,曾被她感动的心,也曾被她冰封的心。怎么了?没了当初的疯狂,怎么你就走了?怎么没有从前快乐了?怎么只剩互相祝福?

绝口不提爱你,否定曾经的自己,用这种方式来逃避。以为会长久白头,以为会相爱恒久,以为你不会远走,以为你总会回头,以为你也以为。

渐行渐远,如断线的风筝,追不回来还握着誓言。还舍不得别离,还舍不得忘记。以后的生活,少了相互贴心的问候,相遇只剩沉默,替你想好离开的借口,麻痹自己的痛。逃避对你的软弱,最怕的是你说想我。

还盼着你回来,无力挽回的你,总是刺痛我心。有多少人为那么一段感情感动到痛哭流涕?至少,不再担心你会走,望着背影,忽略难过。

听着你唱的歌,像着了魔,思念如疾病泛滥。爱情那么美,总让人向往,总灼烧心里的渴望。怀念和你的曾经,可笑的是换来的是如今的一无所有。

回忆由时间抹去,十年、二十年,却还是泛滥。多想你我命中注定我们在一起,那样的话,我会紧紧抓住你,不放弃。

只剩下一句“你,好不好?”来表达思念。有一种悲伤,是你曾在我的过往。无法遗忘,你的好。怪你那么好,让人忘不掉。请给我一个理由忘记曾那么爱过的你,曾经那么爱我的你。

我好想你,在每个醉酒的夜晚,在再见熟悉的背影,在每次路过一起带过的地方。假装无所谓,欺骗自己。可,我真的好想你。

想学会怎么说我不爱你,后来遇见你,还会满心欢喜,你依旧是结局,于事无补,控制不住自己喜欢你。

多想祝你幸福啊,可说不出口,苦涩了心,酸了眼睛。还想闻闻你的发香,说声我爱你,听你说“我也爱你。”可,只有叹息。

你,是我藏在心底的独家记忆,爱你是丢不掉的习惯。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