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爱之殇

爱之殇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6-01-28 阅读: 1.19W 次

“爱,或不爱,是个问题。”绿衣一边踱步一边想。

夏天的阳光被树叶切割成碎片,静静地在树荫里摇曳,像碧水中的点点浮萍。绿衣避开光斑,在树荫深处沉思爱情

爱情对于绿衣来说,是一个太过庄严太过残酷的事情。绿衣一直小心翼翼不让自己爱上谁,但是爱情还是来了。

那天,绿衣闲来无事在公园漫步,看到了翠翠的一个背影,轻盈婀娜,仪态万方。绿衣赶忙向别处走去。

不远处浓荫下的竹椅上,一对青年正在卿卿我我,女孩倚在男孩子的怀里,男孩的嘴在女孩的耳边不住喃喃着什么。那个男孩绿衣认识,绿衣已经看到男孩很多次了。男孩每次都是坐在那个椅子上,怀中抱着一个女孩。而那个女孩绿衣没有见过,绿衣从来没有见过男孩带同一个女孩到这里来过。

绿衣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感觉有人来到了身后。绿衣回头,是翠翠。

“你好,我是翠翠。”

“……你好……我是绿衣。”翠翠身上的绿色的阳光晃得绿衣心慌。

“第一次到这个公园,风景真好。”说着,翠翠向四周看看。“你经常到这个公园来吗?”

绿衣已经沦陷在翠翠周身那片绿色的氤氲中了。

这时,一阵风吹过,树叶间响起一阵欢快的乐曲。翠翠望着绿衣,脚步踏着音乐节奏蠢蠢欲动。绿衣打了一个冷战,指着树荫下说:“看,看!”翠翠向那里望去,那对恋人正在旁若无人地接吻,很投入,很忘情。

翠翠笑着看绿衣,绿衣马上说:“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家了。”说过,也不等翠翠说什么,转身走开了。身后,绿衣能听到竹凳上那对男女粗重的呼吸声,也能感觉到翠翠定定地站在那里的无限伤感。

离开那里,绿衣朝自己的小窝走去。家?那能算是家吗?一个除了寂寞什么都没有的地方。绿衣窝在那里,脑中翠翠的身影在翻腾着。

只要我伸出手,我就能握住翠翠的手,我就能和翠翠一起跳那支让人癫狂的舞,那灵与灵的契合,那肉鱼肉的冲撞……从此,世上就会少了两个孤独的灵魂。但是,然后呢?然后就是……

第二天早上,绿衣是被阵阵细碎的雨声叫醒的。绿衣呆呆地听了会儿雨,雨中那层薄薄的凉意终于引起的绿衣的注意。天很深很蓝,跟昨天没有什么分别,只是周围那股很隐蔽的凉意让绿衣感到某种决绝的信息。

绿衣走出来,一片落叶在雨中缓缓下落。落叶从绿衣面前划过,触到绿衣的脸,一阵凉意瞬间透过肌肤,深入到绿衣的心底。这是这个秋天第一片落叶。

秋天了,爱情呢?

绿衣匆匆向公园奔去,偌大的公园空落落的,小径上几个游人撑着伞徜徉在花丛间,树上有几只丑丑的麻雀飞上飞下,偶尔突兀地叽叽叫几声。绿衣找遍了公园每一个角落,没有翠翠的影子。绿衣大声喊翠翠的名字,声音很快淹没在空荡荡的公园中。

最后绿衣来到上次停留的地方,树下竹凳上的花伞下坐着一对情侣,伞一斜,绿衣看到伞下的男孩还是那个男孩,而女孩,又是一个新人。

蓦然间,绿衣看到女孩的白运动鞋旁有一小块绿,那么显眼。绿衣仔细看,心中一阵剧痛,双眼一黑摔倒在地。

花伞上嘭地一响,男孩和女孩从伞下伸出头,见到一只翠绿的螳螂摔倒了地上。女孩一声惊叫,男孩毫不犹豫地在螳螂上塌了一脚,说“真讨厌,老往下掉螳螂。昨天就掉下了一个。”说着指指女孩白色运动鞋边的一块绿。

“昨天?昨天你到这里来过?”

“啊……哦,昨天我从这里路过。”

女孩向四周看看,这里并不是路,怎么从这里路过呢?但是男孩没有给女孩问得时间,就又把女孩拉进了伞里。

秋天就是从这场雨开始的。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