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骚年里的爱恋【青春疼爱系列小说】

骚年里的爱恋【青春疼爱系列小说】

推荐人:写哭!安徒生!(韩诺 来源: 时间: 2012-11-05 阅读: 3.98K 次

由于常期在外的打架惹事,被人寻仇早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只是没想到这次会发生在校门口……

那天,放学后,我和平常一样,吹着口哨,迈着大步,一如既往的以一种轻狂又拉风的走姿,踏出学校的大门。

这时,校门口人来人往的喧闹里,清晰的传出一声:“就是这个家伙!”

紧接着,过来几个看起来就不像善类的痞子把我围住。

这样的场面我早已见惯了,目光不屑一顾的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找我干嘛?”

其中一个人缓缓答道:“不干嘛,就是想问问,你是跟谁的?”————

“我跟我自己的,怎样????”————

“那你还敢来打我?”听完这句话之后,一个两天前因为多舌被我打了一顿的家伙,和他叫来的那几个痞子,开始对我大使拳脚。

这势头,纵有双拳也难以敌众,我只好抱紧头部尽量把伤害减到最小,以免事后躺在医院洁白的床单上被无聊煎熬。

一记接一记的乱拳,如流星般不停的击打在我身上,错乱的拳脚间突然穿插进一个女孩子极力阻止的身影。

这女孩子紧紧的将我抱住,竭力的呐喊声里略带着恳求:“别打他,别打他……”

待那些人散去之后,我抬起头,看清楚了那女孩,五官标致,皮肤粉嫩,身段妖烧,她叫樱雪,是八年级六班的大姐头。

之前我与她毫无交情,只是在几次群架的场合里照过面,我疑惑不知道她这次为什么会大发慈悲来帮我。

她挽过我的手臂,搀扶着我,带着一脸生疼的表情问我“有没有事,伤得怎样……”让我觉得很是意外

我甩开她的手,扯扯身上凌乱的衣服,冷冷的回答她:“没事,死不了”

然后转过身走了,一句谢谢也没说。

我不知道在我转过身后她是怎样的表情,难过抑或气愤,但在我看来,不会有什么感情。

若是按照电视剧里那些死板又虚伪的的逻辑发展,此后我对于樱雪定会出现些诸如什么,知恩图报、感激涕零之类的事情。

可是在现实生活里,感恩于人是很少发生的。

特别是在我们这代人,十几岁的年纪里,心门紧闭得像是一块过份华美的石头,太不懂得表达内心的感情,且总无理头的觉得感恩于人是一种可耻的卑微。

后来我们在学校拥挤的人潮里偶然相遇,一般都是,四目对接,相看无言,有时甚至形同陌路,最为出格时也不过是相视一笑。

每天在不逃学的情况下,我向来是,上课睡觉,下课尿尿。

只在上午第二节课下课时和下午第一节课上课前会和几个兄弟,跑到学校对面的1号小卖部里,点上几根香烟,喝饮料,吃零食,或和其他校内,校外的痞子交流换些,谁又和谁打架,谁又和谁在一起,之类的情报,好彰显自己在圈内的地位。

而樱雪则几乎每节下课都到隔壁那家,女生占多数的2号小卖部里消遣,玩闹。

仔细想来,做这样子的事情根本毫无意义,可是我们却盲目无知的以此为乐,且乐此不疲。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从网吧出来后,去常去的那家烧仙草店吃东西。由于樱雪的家就在这家店对面,我进去时,正好撞见她,她冲我俏皮的笑笑,笑得很美,美得像是一副鲜活细腻的油彩。

其实这家烧仙草店并没什么特别之处,我会留恋来这里完全是被依赖所推动出来的习惯。

而这种依赖是因为这里诞生了我太多的第一次,第一次恋爱的第一次约会,第N次恋爱的第一次约会,(第一次看见樱雪也是在这里)。

第一次,是什么样的爱,我忘了。爱情,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也早就已经麻痹了,只记得我曾爱过一次,那时我还是爱情的信徒,膜拜得世界荒芜。

自那以后,不管如何与一个又一个女孩子在关系上来回周旋,我都已不再相信爱情。

而抽烟,喝酒,打架,惹事,颓废,堕落等等恶习,也是在那时候慢慢染上的,

即使第一次恋爱时我并不算深爱那个女孩子,可总认为两个人既然分手了,就得像爱情剧里主角演的那样,把失恋表现得伤筋动骨,才叫做谈恋爱。

还是老样子,坐在角落里的那张桌,点完烧烤后开始抽烟。

安静的抽着。

樱雪走过来,递给我一杯饮料,是我喜欢的那款奶茶。

我接过,:“谢咯”。

她托出凳子,在我对面坐下。

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端详她,她真的很漂亮,声音也很好听,只可惜是个不良少女。

“干嘛这样子看我,又不是不认识?”樱雪。

“呵呵,认识,只是不知道你原来这么漂亮。”我打趣道。

她怔了怔头,好像有点害羞,“我有事跟你商量呢”

“摊上事了?”我。

“不是。下周六我开生日会,想请你一起唱K,赏脸吗?”

我想,只要不是太监,对于美女的请求,向来都是没有理由拒接的,我重重的点头:“好的,必到。”

周六晚,我应约到KTV,进入包房时发现她这次邀请的人里,除我之外全是女生。

灯红酒绿,彩灯摇拽,众女生,千娇百媚,诈看之下像是场凶多吉少的卖淫。

我把为她准备的熊猫抱给她后,开了支啤酒独自在角落里喝了起来。她移坐到我旁边,给我支麦,示意我一起唱歌。

几曲之后,她突然抱住我,紧接着是她的那帮姐妹此起彼伏的浪叫,顿时间让我受宠若惊。

樱雪:“林枫,我爱你。我要做你的女朋友,如果接受就抱紧我,不接受就亲吻我。”

柔顺的长发,酒至微红的脸颊,深隧的眼眸里诱惑无尽·······

如此情景,如此美人,如此表白,给足了一个男孩子想要的所有,包括了一份满满的虚荣。

我伸手,搂过她的腰,将她抱住,她得意的坏笑,我低头,她抬头,索吻。旁边女孩子的欢呼声,浪成一片……

此后我和樱雪成了公众皆知的恋人。

很多人开始在暗地里猜想,多情的我和滥情的她会有怎样的风花雪夜,缠绵悱侧……

可事实上,我和她之间平淡如水,并没有什么火热的恋情。

各自过各自的生活。

偶尔约会,在一起玩闹,也是她主动的邀请。

每次她说爱我的时候,我都轻轻的笑笑,像是听见了一个笑话。

笑完后我对她说,我也爱你。她听了,

也笑着,像是一个天真的孩子……

我们就这样,在看不见温暖的爱情里打马而过。

几个月后的情人节,她给了我一个礼物,精美的玻璃瓶里装着五颜六色的千纸鹤。

她说每一个纸鹤都承载着她的心事,要我好好的珍藏。

回到家后,我把纸鹤拆开。一千个,每一张里面都有她眉清目秀的字体,有很多张还带着斑驳的点印,不知是不是泪的痕迹……

里面的每一句话,像苦涩的胆汁,又像甜蜜的糖水,在我一饮而尽的瞬间,柔肠百转,

从烧仙草里的遇见,到为了接近我的世界做一个坏女孩,再到后来感情里令人心碎的忽冷忽热,我看见了一个女孩子的心从萌动到苍老的全过程,

而我,是万劫不复的罪人……

第二天,朋友开来摩托车说带我兜风,我特意把她也带上了,那是我第一次主动找她。车上,风扬起她的长发,露出白皙的颈脖,还散着淡淡的体香,我抱住她,把下巴贴在她肩膀上,:“以前是我错了,以后我会好好爱你。”

尽管我说得很生涩,可在她把头埋下的那一刻,我清楚的看见了她在流泪,:“林枫,我爱你,是真的……”

自这件事后,我和樱雪之间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恋爱,以一种疯狂的姿态,拥抱幸福。

我们一起出入各种各样的场所,一起泡网吧,一起打游戏,一起K歌,一起逃学,一起飙车,一起溜冰……

一起逃课到厕所里接吻,撞见便秘的主任,一起偷偷放生要被屠户宰杀的黄狗,一起吓唬偷钱上网的小孩

尽管在很多人的眼里,这些放浪形骸,轻狂不羁,是多么的不可理喻,甚至无可救药。可是我们在一起,真的,真的过得很开心。

虽然我们成了老师手上经典的反面教材,成了批判早恋有害学习的引证案例。

可他们根本不知道,在这样懵懂迷茫的年纪里,有个可以放在心里,想起就能发笑的人,是多么幸福。

曾经的樱雪,傲慢,多情,薄情,玩弄一个又一个追求她的男孩子。现在,专一,认真,可以为了我斩钉截铁的拒绝追求她的男孩子,可以为了我想吃的糖果跑好几条街,问好几家店。

我曾问过她,我并不比其他男孩子好,为什么你还会爱上我。她的回答很是意赅,因为是你,所以我爱。

这样毋庸置疑的坚定里我好像看见了不离不弃。

六个月后的一天,一兄弟私下跟我说他看见了樱雪和一个男的坐在宝马车上有说有笑……这不是笑话么?我亲爱的樱雪,怎么可能会和别的男人有说有笑?她说过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

又两周后,我亲眼目睹一辆褐色的宝马730把她送到学校,车上下来一个龄近奔三的男人,肤色惨白,衣着西装,猥猥弱弱,看上去就像是只披羊皮的狼,更确切的说是只纵欲过度的色狼。

我走上去搭着樱雪的肩膀,以示亲密,对那男的说,我家的老婆不用你来送。

那男的莫不作答,惨白的脸上泛起了铁青色,笑容有十多公斤重。

以前,从不害怕的欺骗和背叛,现在开始,我会了。

这件事之后,我们的关系还是很好,说恋人会说的话,做恋人会做的事,只是再也没有爱情。

她跟我解释说,那只是,他的的哥哥。可我差人调查过,她根本就没有哥哥。

从未有过的彷徨与惊恐,开始如虎如狼的向我袭来,带着眼前的一切,捅破过往的滴水不漏。

渐渐的,这个“哥哥”带着樱雪四处玩乐的情况越来越多……

一天,兄弟们实在看不过眼,便为我打抱不平,私自动手砸了那男的车窗玻璃,被当场逮住。

那男的虽猥猥弱弱,却也有着一帮膜拜在他金钱下的地痞打手。随即就叫来了一帮子人,拉着从人家建筑工地偷出来的钢筋条,对着我兄弟耀武扬威。

待我和其他兄弟赶到现场,正要一决高低的时候,她出现了,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冰冷刺骨。

然后走到那男的身边说了几句话,两人笑着坐上车扬长而去……

我用力的挥着手,冲他们远去的方向大喊:

“拜拜”

樱雪,是你教我相信世界上有爱情这种东西,现在又示范让我知道你还可以爱上别人吗?

这些日子以来一直萦绕着我的惊恐和彷徨终于落下帷幕了,转而拉开的悲痛,翻云覆雨。

回到家,把自己关进房间。樱雪送我的千纸鹤,在书桌上沐浴着从窗口偷溜进来的阳光,静若处子般安详,可现实的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我换上当初她买给我的情侣装,抱着她送我的千纸鹤,躺在床上,想起一起走过的曾经,泪流满面。

樱雪,难道我们真的应证那句古话么:红男绿女,不是相守,便是相负

至此,我和樱雪之间再也没有过联系,就这样现实在彼此的世界里。

我开始变得愈发的颓废与堕落,每天像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般活着,喝完一瓶又一瓶的酒,抽掉一支又一支的烟,绝望的看着樱雪和那个男人,上车又下车。

我渐渐明白,原来爱上一个人之后再失去,是这么深切的疼痛。

因为长期的无心向学,父母叫我放弃高中到B城的一所院校里就读中专。

原以为只要离开了,不见了,不念了,难过的感觉也就会跟着云散烟消,

可爱情真的是很玄的东西,在绝裂的伊始便注定了伤痛是一场马不停蹄········

我整天扯着一脸的笑容,可疼痛,是常事……

每个星期我都会按时打电话给兄弟朋友,向他们询问一切与樱雪有关的事情,因为我爱她,我真的放不下她,我怕她过得不好,我更怕她和那男的过得越来越好。

直到有一天,兄弟告诉我樱雪因为怀上了那个人的孩子,被学校开除了。

这话像噩耗般,瞬间在脑海里炸裂,蔓延……

那晚,我跑到校外的一家大排档里喝的烂醉,不顾形象的坐在路边大哭,哭得路人以为我是个疯子。

酒醒后我发誓,我一定要变得有钱,要有宝马,这样才能留住我想留住的女人,守护我想守护的爱情。

此后我不再逃避与堕落,开始面对现实,不再颓废消沉,改掉了很多恶习,包括打架和烟酒,认认真真的学习,认认真真的上课,

我发现,做一个乖孩子,其实没有什么不好。

在以后大段大段的时光里,虽然我还是会不时的将她想起,也继续谈着恋爱,可再也不会因为爱情而伤筋动骨了,

因为爱她时,我已经爱够了……

{完}

QQ1206633294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