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秋凉不似旧

秋凉不似旧

推荐人:钧天 来源: 时间: 2015-10-04 阅读: 1.37W 次

在这个季节交替的时序里,乌云随时变幻着晴空。此刻,空气沉寂,风吹乱起思绪,随落叶在地上转出一个个圈;雷声乍起,大雨突袭……在这场突来的清冷里,在闭窗的卧室里,静呆着,忘却了该怎样整理从枕边散乱到柜上的书。身体与灵魂不可分裂,于我,体现的是那么准确无误。一场意外,扰乱了原本行进着的秩序,包括计划,包括生活,包括灵魂;击碎了原本饱满的念想,包括梦里千百次抵达,心里千万次设想。而当多余的时间晾在眼前时,明亮的房间里,却连歇脚也没了机会。面对里里外外的繁芜,还有另一个方向的空旷,沮丧激烈地冲撞着理不清的记忆。人生就像一个哑谜,一个转角,就是一种生活。而我,把经过了良久苦熬、精心铺陈的计划书,突然弄丢了,没有备份,下一份,还能不能轻易拟定?既定的故事,无从更改,未知的结局,无从知晓,这是不是一种捉弄?是什么作祟,开了这样一个残酷的玩笑?

接触文字,那些和坏天气有关的词汇便猝然而来。我心微凉,却期盼阳光,向往一个爽朗,心里心外,不曾走样。虽然梦破裂在手边,已经滑失殆尽,那个期盼已成为过去。即使那一种碎裂的失落,迄今透彻骨底,我还是在谙熟的世界里徜徉,不曾离去。流连,已经必然。也许,这是上天的考验。你说,会等,无论何时,真爱不会随时光老去。我相信,在宿命最终蜕变成现实时,你还会与我共一把摇椅,将岁月细数!我们,站在尘埃之上,却撰写出了脱离窠臼的神眷故事。这样的相遇,不易,不会轻言离去。遥想而书,让窗外的雨,串起过往的记忆,在流转的时空里,把它积成一种过程;让哽咽的文字倾吐真正的牵挂与爱念。这样的痴想在记忆里发酵,深入骨髓,明知只是文字的讴歌,还是在秋夜里用尽心力来解读,只求恒守着这份美丽。

相识的秋,天高云淡,而此时的秋,冷风冷雨。是为那哀怨吧,是的,是为你,为你扼腕叹息!我多想说,有些懦弱不是疑虑,有些顾忌只是寥慰当时心!以为没有恨没有怨,只是苍天作弄人,可以求得稍许安慰,却在视力之外收捡着更深的落寞,悔痛一阵又一阵。此时,独自在秋叶的刻痕里,数着时光的沧桑,把苍凉献给以往,趁着霜还没有降,趁着你送来的温言软语,握住温度与情牵。不知不觉中,温软轻巧踏进了心坎,让我一次次刷新出一份悠远的缠绵,寻着曾经的芬芳。那些飞迷于视野的,只是悬挂错落的凋零。想在这开始萧瑟的季节里,轻轻垂下些许深情,把一些没有来得及说出的话,在心里一遍一遍敲打,用岁月的刻刀雕出有形或无形的组像,供奉于你必经的路口,续起微笑。好久了,深深地喜欢上了秋,因在秋里的相遇。而如今,握一把岁月的细纱,让它随苍凉融入大地,只想修改这一季秋的颜色,让金黄色填满那些希望坠落的谷底。看着悉数数点过的山水间的一站站,曾满心欢喜地以为那不是距离,可是饶一圈后才发现,命,竟然是悬花一线!多想在这样的时候,把灵魂放飞一次,远离躯体,自由翱翔,没有美诗,没有华章,也有那一份相知相属的自在自得,如当初一样。原来,依然渴望着走近美丽。而如今,每走近一步,言辞就会流失一部分,以至于许多时候,指尖停止了跳动,我知道,那是无处隐身的爱,无处可藏,只为向你流放。就这样走在尘世的路途上,再一次深深懂得,岁月中有沧桑,有凄凉,而这些是秋最美丽的装点吧?经历过,才知,这份爱,深到了自己不敢奢想的程度,而我,却无意伤了它的本真。许多次,幻想过一只蝶,那是不可触摸,只可远观的一只蝴蝶,是在我的眼睛里飞舞,而最后依然在我心里灿烂的精灵。没想到,这居然是一种冥和,真切存在于我的现实里。

我还是独独站在南岸,回忆成了朵朵春花,让心渐渐复苏。你的心语,带着贴近耳膜的温度,让飘浮在浩渺时空的我,寻到了归来的路。我拾起独属于我的笤帚,扫这段落叶燃烧,燃烧成一种温暖,一种回忆,一种情牵,在淡淡悲戚中,把那片秋叶下旋出的残酷页面,演化成我梦图之外的幻觉,从此飘逝。长空里,歌声忽来,由酸涩到甜蜜,我知道,一切依然在。每一首歌都有一个故事,而我们的还没有谱成,因为故事还在继续,结局会在呼吸停止的时候。我说,那歌谣自会有人来谱写,你,狡黠地哈哈大笑,说我不是凡尘之人。我再次躲进这座回忆的城堡,捡起遗落的柴火,燃起灵动的火苗,把那些碎落的短句,连接成线,温热着灵魂。我的煎熬,不想让你知道,你却已经来到,你说,你全部都感知得到。原来,所有的所有不曾黯淡,欲弃不能,如浮尘连绵翻涌,醒里醉里。我说,我不愿违背心性,你说,你懂得。时间说,它做裁判,而我们,有些怀疑它的公心。当季节再次转到秋的时候,我想起了深山的传说,想起了那些真真正正属于你和我的细节,那些温暖,依然还在,只为还能再说我们的故事。当时光漫过来路,我知道我还站在原地,带着一贯的热度,精致契合!“人生不相见,动如参和商”,我不知道这会不会是你我最终的轨迹?只是所有的过往,都印上了你的神情,而我,在黯然神伤里坚持着自己,走在有你而更有我的路上。

“千里飞鸿不起,万里相眺无望。”这场变故,如哽在喉中的刺,容不得日后的从容进食,所以,你的出现是为救赎,因为你掌控着灵魂。也许,能够真正的面对才是真正的放开,才能再次倾诉,而我,在茫茫旷野中听到了你的呼唤。时光是整饬迷乱思绪的好手,岁月倾斜时才知:七分的甜蜜,还裹着三分的苍凉,让人由不得把那七分好好珍藏。若永远有着不离不弃的胶着,就意味着永远会是最长寿的词语,我真该感谢时间裁判,感谢你的出现,及时出现,不然,我真会在凡尘只留下一具空壳。余痛还在,而我也还躺在遗憾与懊恼中,放不开一些话,放不开依旧的性情,只能依然沉默,沉默在文字播种的憔悴里,沉默在文字筛落的忧郁里,看你的身影清晰地定定地站在眼前。秋意成霜的天,罩住了你我的世界,你寻不到花仙,我求不来柳绿。其实,你可曾想过,如果我是你生活中的一丛娇艳,那岂会甘于恒守你的清欢?只有不惧荒凉的青芒,才会怡然关照着你的孤沉,正如你能救活我的残骸一样。因为那是灵魂的相遇,你我不曾停歇地奔赴。总认为你像那深谷幽兰,因看不清自己的前尘与后往,便选定了这一世的归宿,牢牢地坚守。我,也记得我所有过往都不是在独自寻暖,因而留恋,因而固执地不想改变。

“锦瑟华年谁与度?莫问情归处。”想这般一意孤行,依然步步仓惶,把为你酝酿的秋事仍然串成珠,悬挂于腕间,缠绕于手中,捻及胸臆,却再不轻易流放。我知道你的痛,一样看得见,只是你把它放在了背面。你云淡风轻的言语里掩饰着怎样的落寞与惆怅,已然轻轻传递给了我。也许,我会是那棵等待的树,一直等在你行经的一路尘障里,生长的叶子只为在你走过时坠落,无声却含着最清净的槐香。“凭栏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在那些似曾熟悉的情景里,我捡拾着一幕幕精彩的过往,装订着属于你的华彩,不忍遗漏每一个细节。一直以为每一个晨曦的眺望,可以换取一个相逢,却还是忘却了晚霞下的祈祷,没有挽住痴迷里的微笑,依然是事实的残忍。“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我走在两个人的城,一个人的街,仓促拉下了门闩。门里门外,忽远忽近,那时的我,真有些残忍。未料的情节终于慢慢谢落,我的眼里,过去依旧璀璨。我想,我们不曾失去,因为一直在固守;不曾退化,因为一直在努力。想,倾心寻回那些轻松愉悦的情节,让沉甸甸不再成为我们的主题;想,痛如茶,只浸润着你的这季;痛如酒,将我醒时梦时都沉醉!也许一切都会随时光老去,而我们的故事,终会鲜活在彼此的记忆里。

爱,如此地凝结成痛,是凄美还是伤悲?不问不答,该是最好的吧?相约红尘,已体验过拥有时的甜蜜;独上层楼,已经感知过失去时的落寞。不怕泪眼执手,不倦梦醒相顾,却怕再约定该怎么开口。凡尘喧嚣,我只为红枫一叶,人生一瞬,唯存痴心永恒!这是我的秉性,并非承诺,我在你的言语里再一次不知所措,因你的真真情意,浸透了我的脉搏;因你的痴痴执着,已将我仅有的几分情商蚀染。在独自凄清之后,依然明白,生命里,你还是那个我毕生执着的守护。此刻,夜,已经承受不了文字的渲染,容颜被淡淡的清风吹皱。夜,不想回忆伤痛,悄悄的收敛心事,遮住了凄惶的容颜,却遮不住生命里深深的向往。此刻,夜,成了一个失望的孤独者,在漫无边际的星空流浪。时间裁判抑或也寂寞了,耷拉着疲惫的双眼,辨不清是该承载伤悲的渗透,还是该幻想温情的悸动?它亦如黑暗中的流星,转瞬即逝,唯独留下一堆无奈和伤感。难道它也在文字里湿了思绪,伤了心情?夜,原是这般与生俱来的脆弱,幽婉的旋律,一直响彻夜空,而我心里的起起落落,你也一定知道。

当柔情和婉约在夜里泡化时,把灯旋到最亮处,想让心绪随着明亮的灯光亮堂起来,可是,那生命的底层,还是不可遏止地涌出阴晦的悲伤,汇成纠结的情感,缠绕全身。这个时候,我只能顾影自怜,弹一曲风花雪月,让孤傲的灵魂沾染风尘,让缕缕清愁飘荡在心海。这样突然的决绝,是为不再背负心神的十字架,是为一种亏欠的逃匿。就这样不自主地凝结起伤怀的往事,在曲子里搓揉成一坨醉红,绵延了心事,化作幽幽的叹息,在灵魂深处折叠。我,还是一个迁徙者,跋涉者,朝着你的方向,却不忍增添你的忧伤。

我为自己的惯性忧郁起来,不知爱会带去葳蕤,还是会带去萧瑟?再次让落寞覆盖了我所有的那一点勇气,宁愿情到深处人孤独。曾以为一抬脚,天涯也就咫尺,没想到只一触手,咫尺仍是天涯!我站在距离之外,用无法平静的心,数着你我之间飘满落红的秋。我知道,你会在这样忧郁的文字里,远远地望着,而不会揭示一个遥远而深藏的秘密,因为我们都不想在彼此明媚的眼睛里,盛上一滴泪。我在这样的秋里,把你留下的暖色拉长,漫过秋,盖住冬,然后把自己凝成一块水晶体,固守。秋,是收获的季节,是三年,还是三十年?想起秋里的情怀,想起永远,眼前似乎黎明!

我躺在“永远”这个炫目的词语里,任凭秋风起,任凭冬雪飘,只想长睡不醒!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