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我试着勇敢一点

我试着勇敢一点

推荐人:竹鸿初 来源: 时间: 2013-11-04 阅读: 2.77W 次

时间,模糊了我的思念。不知应该怎样的勇敢,我才能闯进你渴望的永远?

秋日已至,又是一年风涩之季节,漫天世界的落叶,泛黄了谁的记忆?又惊醒了谁的寒梦。无从得知的答案,像把锈迹斑斑铁锁,囚禁了我的自由。不愿就此迷茫,虽步伐孤单,可依旧努力挣脱寂寞的枷锁。向前,朦胧一片,看不见的远去背影,激起我心中的小河呜咽。静静地流淌,只待岁月的沉淀,能洗尽我心铅华。

登高凭栏而望,逆流的江水,淹没了我的伤感,眉头微蹙,转瞬间,炊烟袅袅而上,熏染了我多情的季节。心雨纷飞,楚天阔地拓造了一地的昨日黄花,轻踏归来,鸿雁的哀鸣,为我的生命,平添了几分厚重。无法继续,所有的相思被迫停止,暗夜掌灯而眠,灯下绰影,点点成线,似是那不断的缘,蓦然回首,灯枯油尽,一切皆幻灭。漆黑中,两份孤独独自承受,寂寞相许,愁容油然而现,翻身而眠,只愿醒后的明天,你就会出现在--我的身边。

夜尽天明,黎明的霞辉,载着云的心事,点燃了日渐消瘦的阳光。我站在黑夜的影下,等待那多愁的阳光,拭去我心的那份沉重忧郁。缓缓的,我的视线与地平线交叉,那天涯路上的你,走在我的思念中,我用三生的情愫呼唤你的名字,可你的背影永远是那么的无情。云水间,我心痛苦流涕,蘸着泪水,一遍遍的书写你的名字,一遍遍的刻画你的颦笑。你已远去,可我无法相信,这如梦的事实。

没有你的笑容,我的记忆不再完整。我开始,用时间来折磨自己,凌乱的头发,肮脏的衣服,还有那颗破碎的心,它们都在为你慢慢腐烂。也许,它们还在坚持,就像我一样,痴傻的走不出你的世界。尽管一切是梦,可我也要把梦境筑造的更加美丽,因为只有这样,我的柔情才能流过你的美丽,永远的封存,我心中那张不再笑的脸庞。

转身,就像流星划过你的天空,总是让我那么充满期待,可寒星闪烁,我眼中的你,消散在那片,埋葬了我太多幻想的浩瀚星空。举目望去,沿着思念的脚步,我找到了那只属于你的温度,伸手轻抚,破开的空气,阻隔了我看你的眼。我委顿在地,心伤的遥望着满天星斗,每一颗都是那么亮,我像失去昨日的星辰,故意飞离自己的轨道,向你的方向飞去。我点燃生命,滑向你的天空,茫茫人海中,那个天真的女孩对着流星,许下心愿。我黯然一笑,记忆的屏幕上,出现了一段伤心的文字。我闭上眼,终于开始相信,百花开尽春依旧。

心有一物,情不能归。生不死恋,爱恨怎能缠绵?把你遗忘,是我无奈的抉择。也许,从现在开始,见面也需要缘分的允许。如若不然,我不敢保证你曾说的来日,会不会重新撕破自己的伪装。但愿在未来的日子,我们的时间不要再有任何交集,因为,我的沉沦,已到此为止。

何处是终点,前进的脚步才是答案?虽忘记,心却依然深情。剪不断的思念,情越理越乱。就连在梦中,我也不知该怎样面对你?难道是因为我不够勇敢,所以我的双手才始终无法触及你的美丽?执笔而挥,信笺上的文字在缠绵,错乱的字迹重新排列,写好信好,我却不知道寄向何方?颤抖着手,将信笺翻折,一只纸飞机飞舞在我的手心里。狠了狠心,用力一扔,我的爱和情破空而去,淅沥沥的小雨湿润了我的心房,我趴在阳台上,眼睁睁的看着纸飞机机毁情亡。从此,我不再是自己。

不是我意冷心灰,而是我的心不再轮回。看着面容憔悴自己,我犹豫不决的翻开了自己的那页故事,潦草的字迹,尘封了我的记忆。不愿再开启,因为,我心所向往的,是给不了的那份爱。也许这是我欠下的债,注定要用今生的痛苦偿还。既然冥冥之中早已注定,那么,一如既往的痴情又能改变什么?

戴上耳机,音乐流淌过我的心扉,我怀着别人的故事,继续装作潇洒。我害怕别人看穿我的伪装,于是,落叶飘过我的发絮,装饰了我的季节。一直以来,也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之色。手轻轻抚过落叶那凹凸的脉络,黄色的肌肤似乎是在向我讲述着,那个长青不枯的故事。隐约间,我似乎看见了落叶在绽放,那张美丽的笑脸再次出现。恍惚间,我似乎明白,生命的失落,比不过一段故事的结束。

曾经以为,既然爱了,那就要勇敢一点。为你,我也试着勇敢一点,可回首相望,你却不在我身边。即使我的改变影响不了你的决定,至少我相信,我的记忆深处,留住了你的那个回眸。

故事,无需镌刻,更无需烙印,一切都在我身外发生。我们所能掌控的,就是确定自己故事的完整,至于过程,只是一场烟雨,等烟消雨落后,是梦是戏,就看你的扮演是否成全了你曾经的勇敢?

失去,也许是另一种拥有。放下的人,就是曾经的故事,不管人生何去何从?我们的记忆都需要情爱的点缀。一落心伤,何处仰望,生命的泛黄。靠近一点,温暖山水,退却人生浮躁风华。淡然处世,即使心有所思,我们也不致于失去自己。茫茫人海中,相遇就是缘,不要轻言离别,悲欢才是我们人生的重点,才是我们曾经,为爱情而疯狂的勇敢。

即使你不在身边,生命也要向前,所以,我们都需要勇敢一点。再也不要相信美丽的谎言,我们的记忆,已亡失在汹涌的人潮中。他年,如若邂逅,请勇敢的说出再见,让彼此都成为各自的永远。

二零一三年九月六日于成都竹鸿初笔

后记:只字片言,都是虚构的伤感谎言。我的伤感,从来不属于时间,只属于对别人的欺骗。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