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眷恋

眷恋

推荐人:懰栗 来源: 时间: 2018-11-25 阅读: 2.29W 次

也许她一直寻找可以并肩站在一起的人。渴望能够爱上一个人。一种超越理想型和现实的情感。或者说是突破生命界限范围的付出和得到。不惜一切代价。

他是过夜生活的人,那日,她只是感觉不想睡,偶然看到他页面上的相片。她想,他是特别的,那些相片看起来并不雅观甚至把人隔绝。但他就是这样地,把他们暴露在化日之下。她先发出了一个发呆的表情,他回复了。一些话题在继续着。

她很多面,谈吐之间有时会让人觉得不可捉摸,有时会很温柔的去探看别人的伤口、如果对方并不介意此行此举,有时会淘气得让人觉得她是天生的乐子。但是,她只会与她愿意交谈的人聊天。她喜欢他唤她丫头。

他们去了KTV,都带上了各自的朋友。他们并没有什么话可说,唱歌、喝酒,是唯一的事情。她突然觉得好压郁,有些东西并不是她的年龄该出现的,但她不得不被迫接受,心有不快,且是厌恶这纸醉金迷的尘世,但她从不埋怨任何。她始终感觉找不到生活的意义。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 的生活。但换言之,人又是被拘禁的,从未曾得到权力得到自己的生活。酒量一直不好,但她很少这样对自己,只是偶尔想要醉倒。她喝了很多,只是依稀记得他吻过她。她是慢性之人,酒精慢慢蔓延全身,他们离开了酒吧,准备吃点夜宵。意识越来越模糊,但脑子却是异常的清晰。她再也吃不下任何东西,只是想吐,难受至极!她一个人走在街边,仰望着天上的星星点点。如果有光,谁会喜欢黑暗?只是昼夜之间,它们原有它们的道理。她走了很久,随时继续,随时亦可以停留。他过来搀扶着她,停下一棵树下,她执意不要他扶,她很好强,也很难受的吐着,他说带她去开房,她没有拒接。他们走在一起了。

她觉得一切都来不可思议,突然有个陌生人给她一个家的概念。一开始,他并没太在意她,常常会把她忽视,因为他觉得他们不会长久,他并不富裕。但她不是俗世之人!她的感情不与人分晓,所有的悲欢都只是内心轻轻的叹息,也已足够。她爱他,对于他,不想与他分离,哪怕他病重到无法自顾,她也没有离去。她愿意为了他失去全世界,也愿意裸露她的一切,包括伤口。在她看来,伤口是别人给与的耻辱,自己坚持的幻觉。但她觉得他不是别人!她有时会很依赖他,他时常说她很笨,她性子很好,从不对他发任何脾气。家里乱,她时常懒得收拾,他在外面奔波回来看到如此糟乱,他会凶她,然后她会傻傻的对他笑,他很快气消,完全冷静下来后,他会反省自己对她太凶,然后会哄她开心,尽管她不会生气。他依旧对她不离不弃。

她不会做饭,有时候她煮的东西连自己都难于下咽。与他一起的时候,为了他,她愿意想方设法的去做一道菜,尽管后来还是不好吃。但他会吃。所以以后的大多数,他会亲自下厨,做一些好吃的川菜,偶尔会做的清淡些的口味。一开始,她无法适应川菜的重口味,她也是会吃,她不挑食!

他是个性情中人,很多时候别人对他一分好,他便是愿意还他十倍之人。他总是太容易投入,很多次都是被披着羊皮的刺猬所刺伤。但她一直认为,人性的自私和贪婪,从未停息。每一个接近自己身边的人都是带着目的的,或多或少。慢慢地真正渗入彼此的生活,有时他们会一起分析某个人,她总是告诉他,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他会带着她的话,慢慢去剥悉真相。他知道,在这方面,她是比较锐利的。他常在外面奔波,她很自立,不会像女子粘黏于他。有时候超过两夜没回,她便会出去到处找他,每次都他能让她找到。他知道她爱他。

他告诉她好多她不知道的事,他是已婚之人,有个四岁多的儿子。但他和她老婆感情不好,每次他们都通不了话,一开口就恶言恶语相对。但他儿子的缘故,他们一直没有离婚。她很淡然的听着他讲的这些,她对他说,我猜到有这种版本,但我不会很在意这个,就像一件衣服,穿与不穿,都是我的选择,你无须自责。他一直觉得她内心比一般女子强大,于他不吵不闹,任何事亦如此。他只是不想去欺骗单纯的她,无论结果何如。他愿意给她所有,只要他有的。她说要吃荔枝,他没有忘记。他会出去走几条街买于她吃。他送她睡衣,项链。他带她去逛夜市,在大街上为她夹发夹,好多目光交接过来,她觉得不好意思,他还是执意让她别动。她总是这样不悲不喜,不卑不亢,亦不会像其他女子收到礼物时便会喜形于色,但她心里却是无限的欢喜。她知道,他是爱她的!有次,她问他,"你会不会和她离婚?"他反倒问她说,会不会希望他离婚。她只是很自然的跟他说,是自己的,别人抢也抢不走,不是自己的抢来也会走。他没有说任何话语

他们是相爱的,彼此愿意需索与付出。世间的阴差阳错从未停息,都是寻常。因为生意上的事,他没法带上她,他需要离开她一段时间。她觉得日子变得好厚重,每一天都如此。思念就像漩涡般每日每夜的吞噬着她,她突然觉得好害怕,就像在黑暗中被遗弃,得不到任何救赎。原来,她不像他说的那么坚强。但他们是相爱的,她一直相信!她的枝端可以被折离,她不会轻易丢弃灵魂,哪怕残至形容狰狞!

她相信,故事并没有剧终,以前、现在、以后!

想起他的名字,心脏会为此温柔而疼痛的震颤。有时,她觉得自己依旧情怀天真,充满一触即发火花,是一个追寻完美的理想主义者。也许她是一个真正属于浪漫的人,这样的人,实质上对情感持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一种强烈的消极和质疑,同时这又是他们最为壮烈的期许,在世界的尽头携手相伴不离不弃的永恒!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