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傻丫的幸福生活

傻丫的幸福生活

推荐人:听见声音的光 来源: 时间: 2018-11-12 阅读: 3.07K 次

傻丫又冒傻气了,居然口出狂言:不找婆家。这下小村庄上炸窝了。

“是找不到了吧?”

“谁要她,书呆子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眼睛还近视。”

“她娘就由着她,这下新也耽误,陈也耽误了吧。就那还要上学呢。”

成了焦点人物的傻丫,没有听到这些,她正忙着跟她娘吵架呢。

名落孙山

傻丫其实不傻,只是家里兄弟姊妹多,她又是老小,那个年头,衣服都是新三年,旧三年,补补连连又三年,等传到她时,都是补补连连之后了,所以她身上的衣服,基本上看不出本来面目。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吧,傻丫六七岁时,就自己补衣服了,说是补衣服,也就是找点旧布和针线,把那本来就补丁摞补丁,连补丁都破了的地方粑上,傻丫不知道补补丁也有讲究,衣服经常被她补得五颜六色,七长八短,也没有人在意她。

傻丫的娘要管一家十来口人的吃喝拉撒,还要出工挣公分,天天忙得像陀螺一样,傻丫得到的照顾,就是白天能吃上两到三顿饭,晚上能有个地点睡觉。她从没从她娘那里学到过什么,其实傻丫娘九岁就死了娘,没娘的孩子大概也不知道怎么教孩子。

傻丫没有在意姐姐哥哥在生活上的细节,反正她是不知道要经常洗脸洗头洗澡洗脚之类的,直到自己都受不了了,才想起来洗洗。傻丫性格内向,什么事都懒得张嘴求人,头发长了自己剪,经常剪得像狗啃的样,姐姐们实在看不过去,就帮她修修。

没有技术的姐姐,只能把她的麻茬修成茶壶盖,弄的生人都不知道她是男孩还是女孩。她就这样,天天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加上相貌粗俗,皮肤偏黑,所以村里那些嘴烂的人就送了个“傻丫”的外号给她,乍一看,倒也名副其实。

傻丫今年二十一了,她十岁时才哭着闹着进了扫盲班,她对书达到了一种痴迷的程度,抱起书就忘了自己还有别的事了,猪跑了,饭糊了,茶壶烧红了,那是不奇怪的,邻居笑她真像个傻子,她也不理人,这更坐实了她的傻名。

不过傻丫有长处,成绩挺好,一路顺风顺水的就上到高中毕业,可惜六减一等于零,只学过一年英语的傻丫,高考英语得了十七分,那一年他们学校全军覆没,她自然是名落孙山了。

傻丫要复读,母亲坚决不同意,母亲心里有忧虑,所以执意要马上给她找个婆家嫁出去,母亲也有她的道理,她们那个偏僻的小乡村里,和傻丫大小差不多的女孩,大多数人孩子都满道跑了,没有出嫁的也都订婚了,只有傻丫到现在还是光杆司令。母亲很着急。

这不,在母亲的央求下,几个八婆正在家后树底下,嘀嘀咕咕的商量给她找婆家呢,被从外面回来的傻丫听了个干净,傻丫正一门心思的准备去复读呢,听着就火了:“我不找婆家,我去上学,不要你们瞎操心!”

母亲也火了,一边哭一边说:“你就别指望考大学了,你看看家边四邻谁考上过?你不找婆家,等我养你一辈子啊?你找个不是独子的就没有事了。”

“我就不找婆家,我一辈子都不找,我自己养活自己,不要你负担,怎么了!大不了三毛钱老鼠药,我把自己解决了。”傻丫撂下狠话就把自己关屋里去了。她知道母亲什么意思。

母亲被她气得发抖,几个八婆也怏怏的走了。这下十里八乡的一下就传开了,大家都说她读书读傻了。

傻丫不找婆家,其实不是气话,她是真的不准备嫁人了。

说起来心酸,傻丫从记事时起,就被人嘲笑,连母亲都说她丑,弄得她很自卑,上学之后,她天天破衣烂衫的,也不好意思和穿的漂亮,长得漂亮的同学在一起,她还不爱说话,愿意与她来往的同学很少。

特别是到初中之后,傻丫个子窜的高,姐姐的衣服她穿不上了,只好拾哥哥和父亲的旧衣服穿,都是灰的,黑的,蓝的,还带着补丁,她就成了一个灰不溜秋的中性人了,傻丫知道自己的底子差,也就不去丑人多作怪,除了起码的卫生之外,她一点也不讲究。

到高中时,百分之八十的同学都成双成对了,她却一直都很安静,失落之余,也生出一股怒气,没人理我是吧,姑奶奶还不稀罕呢,从此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教科书。对所有的男生都不抬头看一眼。

真正让傻丫决定不找婆家的,是因为高二下学期。傻丫得了一场大病,傻丫的生理周期一直都不正常,还有很严重的痛经,那年寒假时,傻丫的大姨妈来了一次,气人的是它来了就不走了,而且越来越多,开始傻丫也没有在意,天天规规矩矩的招待它,两个多月之后,傻丫挺不住了,头晕眼花的,坐那腰都撑不住了。

傻丫知道自己是病了,跑到医院去,被一个妇产科医生审了半天,开了两包小药,吃了几天,屁用没有,傻丫已经没有精神上课了,瘫软在寝室的床上,躺了两天,班主任发现了她缺勤,就查到了寝室,不知如何是好的傻丫,只能哭着把自己难以启齿的病症告诉了这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

这老头可怜她,就把她带到医院,找熟人专门给她做了检查,医生查后说是功能性出血,中医也叫血崩,责备她为什么不早治,再拖下去,人就垮了。医生知道她没有钱,就给她开了药和针,也没有收她的钱,让她回学校找校医打针,要卧床休息治疗。

这时傻丫父亲恰巧来给傻丫送生活费,才知道傻丫病了,父亲去咨询医生,知道傻丫病得很严重,就把身上的钱都留给了傻丫,让她在寝室安心养病,不要上课了,也不要回家,乡下医生治不了,回去也没有用。父亲第二天又送来了煤油炉和一罐鸡丝汤。

后来两个月里,父亲,哥哥,姐姐像车轮战一样陆续给她送来营养品。血慢慢的止住了,到高考前夕她总算能起来了。但长时间的污血让她感染了妇科病,痒得她坐立不安,同位知道后,回家和母亲说了傻丫的病,那阿姨就让女儿带几片甲硝锉给她,教她使用,这药很有效。

但只有几片,她用完后只好自己跑到医院去买,谁知那个中年女医生听她说后,劈头盖脸就给她训了一顿,说她还是姑娘家就用外用药,处女膜可能被刺破了,将来可能会被婆家人怀疑的,这是傻丫第一次听说处女膜的问题,傻丫感到了恐惧和伤心,买了包口服药回来,可是效果远不如甲硝锉。

难受之余,傻丫就不在乎了,反正可能已经破了,还有什么需要保护的呢,干脆托同学母亲帮她买一瓶。这时傻丫就有了想法:将来若被怀疑,绝不委曲求全,宁可不找婆家,也不受那样的不白之冤。

等到高考结束,黄皮寡瘦的傻丫才回家,母亲看到她,眼泪就出来了,母亲说自己的堂姐就是这样流血流死的,傻丫要在过去,可能也没命了,今天能活着回来,全仗现在的医生有本事。但是母亲又很伤心的说,有医生跟她讲,这病会让女孩身体严重亏虚,将来可能难以怀孕,母亲说着眼泪又出来了。

傻丫的心也空了,傻丫对男女之间的事一窍不通,但她现在知道自己可能不是处女,可能不能怀孕。找婆家很有可能是自取其辱,于是她就暗自决定:不找婆家。

傻丫把自己关在屋里,睡了一天一夜,母亲终于心软了,说不强迫她了,愿意复读就去复读吧,将来有人愿娶你就去,没有人愿意就我养你。傻丫也哭了,这都是外人不知道的,是她娘俩的秘密,其实傻丫娘还不知道,傻丫的纠结不只是能不能怀孕的问题,还有处女膜那一茬。

傻丫在人们的嘲笑声中走上了复读之路。经过一年的拼搏,功夫不负有心人,傻丫考上大学走了。

上大学之后,有段时间,傻丫差点自毁了自己坚守的城堡,班里一个很优秀的男孩对傻丫很好,他们都喜欢写作,很谈得来,傻丫从没有得到过男孩的关注,这位优秀的同学让她很快陷了进去,男孩对她特别热情,但男孩身边却也不乏美女,这让她忧心忡忡又自惭形秽,她在这感情的漩涡中苦苦挣扎了一年多。

有一天男孩带着一位很有气质的女孩来到傻丫的寝室玩,傻丫再傻也明白怎么回事了。一腔的泪水和血吞下了肚,悄悄的卷缩在自己的城堡里舔舐伤口,想起自己的情况,不禁自嘲起来:真是自作多情,你是什么人,你有资格吗?

伤心了几天的傻丫,终于平静下来,决定把自己的城墙加固,狂热之后的冷静,让傻丫想到自己可能会遇到的尴尬。可能会因为她给男孩的人生带来不如意,她不敢去面对,也不愿意那样。所以,即使后来知道那只是一场误会,男孩甚至很明白的向她表示,她也躲在城堡里不愿出来了。

不过不知就里的人,总是不放过傻丫,家乡的人不再为她找婆家了,可是她的同学和老师却在忙着为她张罗。就在她回县城实习快结束时,被她原来的小学老师看见了,惊叹她变漂亮了之后,就执意拉着她去找教育局的副局长,说是能帮她考虑分配问题。

她的老师和这位副局的老婆是同事,盛情难却,傻丫只好和老师一块去了,到了那局长家,只有局长和他老婆在,傻丫的老师寒暄几句,就和局长老婆到厨房去了,傻丫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向局长介绍自己的情况和想法。局长很慈祥的打着官腔。傻丫一点也不意外,她又不是真傻,有枣没枣敲一棍呗。

回来的路上,老师说局长老婆很喜欢傻丫,说局长的儿子在财政局工作,说局长不喜欢前几天别人给他介绍的儿媳妇,傻丫有点明白老师的意思,但傻丫认为那是不可能的,局长儿子比她们大七八岁,局长才找的儿媳妇就是和她一块实习的同学。

说是局长答应了帮忙分配,傻丫感觉有点像卖身,够难为她的了。傻丫想,别说我不找婆家,就是找,也不至于去挖同学的墙脚,还找个那么大的,况且他还是独子,我给他断了后,会有我日子过吗!所以傻丫压根就没有吱声。

第二天实习结束,傻丫打班车回到家,准备收拾行李,下午还校,中午时她的老师就带信来,让傻丫下午一定走她家一趟,有人愿意为她分配帮忙。傻丫隐隐约约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老师那么热情,又不好不去。唉,去走个过场呗。

下午傻丫到了老师家,局长老婆果然在坐,乖乖,俨然一太后,说那个即将做她儿媳妇的女孩又矮又胖,还近视,不仅要帮她分配,还要帮她做民师的母亲转正,还要帮她即将师范毕业的妹妹分配——总之,她似乎摊上了极大的麻烦。

傻丫腹诽着:“你有本事呗,这么麻烦,你还找她。”

这时一个油头粉面的大叔走了进来,傻丫一看,脑海里立马跳出三个字:猪八戒。他的上嘴唇翘得老高。

猪八戒大叔边往屋里走,边嗲声嗲气的说:“我不来,俺妈硬叫我来,来干啥也。”

傻丫一听就知道他是谁了,也明白了这位在财政局工作的局长儿子,为什么三十多了还没结婚。

大叔来了之后,所有人都溜了,就把傻丫留在屋里,傻丫心里想笑,这就是相亲吧,乖乖,姑奶奶第一次相亲就遇到个猪八戒大叔,这辈子看来真的没戏了。

傻丫本就是来走过场的,所以一点少女的羞涩都没有,直接对大叔说:“你对象是我的同学,你这样做不合适,给你一个月时间做个选择。到时候我们才说。”

傻丫不好意思当面拒绝他,也怕自己的分配受到干扰。傻丫还想用一个月时间,把他和自己同学撬开,为了分配找这么个猪八戒,还有那样一个太后婆婆,她替同学不值。

但傻丫不是情场老手,还校还不到十天,她就收到了猪八戒的来信,说要来学校看她,傻丫傻了,这是什么节奏?她见过那些追女孩的老手,八字还没一撇的时候,就到处张扬说自己是女孩的男朋友,弄得女孩很被动,要是让同学知道她招惹了一位猪八戒大叔,那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傻丫苦思冥想了两天,没有办法,只好得罪人了,写信告诉他,自己有意中人,只是不好拂了老师的面子,才与他见面的,很诚挚的向他道歉,信寄出之后,傻丫也铁了心,再不管分配的事了,只要有工资,我就能养活自己。谁再拿我分配说事我跟谁急。

离毕业还有一个多月的时候,曾经帮傻丫带药的那个同位来看她了,同位已经招干工作,单位很不错。这次出差路过,和单位几个人一块来的,说是来看老乡,邀傻丫一块出去吃饭,见到老同学,傻丫很高兴,一路讲着笑着就到了饭店。

同位拉傻丫一块去卫生间,在卫生间里同位介绍了他们同行的那个小伙子,意思很明白了,人家就是冲你来的。傻丫听得头皮发麻,原来是鸿门宴啊。傻丫想跑,又怕薄了同位的面子,在卫生间里磨蹭半天才打定主意出来。

傻丫决定把人吓跑,于是在饭桌上表现的特别疯狂,大杯喝酒,大块吃肉,猜令发拳样样来,真真一个女汉子。吃饱喝足,傻丫装出很阿飞的样子,与大家挥手告别。可那小子竟然死气白赖要送她,傻丫怎么拒绝都被说成是客气,气得傻丫不吱声了。

路上死小子就开始嘴抹蜜了,说喜欢傻丫这样豪爽,不矫揉造作的女孩。傻丫崩溃了:“我不豪爽啊,我是矫揉造作的。”我今晚真是矫揉造作的。傻丫不想惹麻烦,只想快刀斩乱麻,把这事解决了,于是就把自己说得那是一无是处,又丑又笨又傻,自私懒惰马虎……除了自己的隐私没说,就剩没有杀人放火抢银行了。傻小子只是咧嘴笑。

回去之后,傻小子是三天两头的来信,话倒是说得都挺实在,傻丫过意不去,只好老老实实的把自己不准备结婚的原因明明白白的写信告诉了他,谁知这家伙没有被吓跑,反而被感动了。说傻丫信任他,他很激动,说他有兄弟三个,不会断后,说将来不管怎么样,他都愿意和她一起承担。在这样的糖衣炮弹的攻击下,傻丫的城堡轰然倒塌。

坠入情网的傻丫,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呵护,傻小子表面严肃粗犷,内里却是一个温柔细心的人,待傻丫毕业,就亲自来把她接送回去,机缘巧合,县城新建一所学校,正需要老师,傻丫很轻松的留在了县城,离傻小子单位不远。

恋爱一年多,傻丫早就暴露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傻小子一点都不奇怪,他从傻丫同位那里,早把她了解的七七八八了,哦,朋友真是用来出卖的啊。在傻小子的一再要求下,他们简简单单的登记结婚了,傻丫很低调,她觉得自己能享受爱情,已经够奢侈了。

结婚之后的小日子很温馨,只是他们俩遇到了一个问题,结婚近一个月,傻小子竟拿她没办法,每到关键时刻,她就痛得把傻小子推一边去了,傻小子怜惜她,也不敢用强,傻丫的大姨妈又来了,痛得她搂着肚子趴被窝里直哼哼,傻小子心疼得搂着她给她焐肚子,傻丫猛然想起,别人告诉过她,痛经到结婚后就会好转,傻丫很疑惑地问道:“我们都结婚了。我怎么还痛啊?”

傻小子很无语的看着她,突然眼睛又变得贼亮,用一种很蛊惑人的声音说:“你那儿就像下水道,肯定是堵塞了,所以才涨的痛,需要我把它疏通了才能不痛,你是结婚了,可你什么事都没做,跟没结婚一样,能不痛吗?书上说那事第一次痛,以后就不痛了,你下次忍忍,就痛一次,以后大姨妈来也不痛了,多好。”

好像挺划算哦,其实傻丫也知道那是迟早的事儿,不能生孩子就算了,连妻子的义务也不尽,怎么也说不过去。于是大姨妈走了之后,傻丫就抱着赴死的心情,没有再把傻小子推下去,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之后,好像也就没什么了。

傻小子积蓄了二十多年的能量得以宣泄,那个疯狂哦,直把傻丫折腾成一滩烂泥,完事后,傻小子激动的把粘满血丝的卫生纸拿到她面前,傻丫一看,就冲动的骂起来:“尼玛,庸医害我好苦。”其实她不知道是她自己傻蛋。

臭小子食髓知味,格外的勤奋,天天缠着要帮她疏通下水道,他们就这样打打闹闹,快快活活的过了两个多月,傻丫渐渐的感觉自己有点难受,腰酸背痛,不想吃饭,就想睡觉。傻小子心疼的硬把她拉到了重庆红楼医院。

找到医生,情绪一阵紧张后,医生眉毛一扬:“没事,怀孕了。生活上注意点就行了。”两个不经事的家伙,嘴都成了O字,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会。这时,医生叮嘱道:“前期需要多吃叶酸,尽量少同房,少爬楼梯,保持愉快的心情。记着前期每两周体检一次,后期每周体检一次……”

傻小子上前抱起她就跑了,回家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到床上后,是又拧鼻子又拧耳朵的惩罚她,非说傻丫吓唬他,让他的小心肝受折磨。傻丫也很无语,娘那样说的,她当然以为是真的了。

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傻丫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只是曾经的那个局长并没有忘了她,连续两年督查时,指名道姓要听她课,那局长小心眼,她早听人说了。只是局长第一次找她,赶上她婚假,第二年找她赶上她产假,傻丫听说局长盯上了她就害怕了,天天那个认真啊,不是备课,而是背课,连学生都惊讶她对教材的熟悉程度。

第三年,傻丫再无假可请了,心中格外害怕,要知道局长若说你不行,那就没有人会说你行了。她相信那老东西绝不会说她好话的。老天真保佑她,这年快到督查的时候,那局长居然在上班途中脑溢血,还没有到医院就一命呜呼了。

那年正赶上发大水,局长还谋了个抗洪英雄的光荣称号。傻丫听说后,心中狂笑三声:“哈哈哈,做你的英雄去吧。”这年,傻丫也瞎猫碰个死耗子,中考拿了个全县平均第一的成绩回来。把老校长乐得嘴都合不上了。从此对傻丫也特别关照。

如此卑微的傻丫,一直在人们的嘲笑声中挣扎,拼搏,二十多年来,她体会到的多是自卑,痛苦,忧虑,愤怒,害怕和绝望,现在居然过上了这种简单平静的生活,特别是一家三口无忧无虑的在小屋里嬉笑玩闹的时候,傻丫就会大声感叹道:这,太幸福了!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