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幸福和袜子

幸福和袜子

推荐人:李声波 来源: 时间: 2019-08-19 阅读: 2.43W 次

乘公交车时听到一个微信互动节目,一位先生在微信里说他老婆在家里立下种种规矩令他无法忍受,比如:袜子脱了应随手洗掉、喝剩的茶水要及时倒掉、鞋子应放入鞋柜里……他认为家是个放松的地方,可他在家里比在外面还累。女主持人不痛不痒的点评还没结束,就有不少同病相怜者表示声援,其中一位先生的微信更是言辞激昂:“我们家袜子不许随便放,连放屁都必须到卫生间!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样的家还不如不要呢!我要离婚!!”主持人念这则短信时声情并茂,将问号和叹号也作了特别强调。车里有人听得笑了出来,那是个小姑娘。已为人妻的我笑不出来,我知道那些发微信的男人中没有我的老公,但我相信那些微信说出了男士们的心声。主持人在节目中对男女双方各打五十大板后,给未婚男士出了个主意:“找老婆要‘门当户对’对号入座,你爱乱扔就千万别找那爱干净的!”可是这主意可行吗?要是爱乱扔的男人真找了不爱干净的老婆,这日子还过得好吗?那家不跟狗窝似的?

关于臭袜子的斗争是许多夫妻争吵的主题,男人认为脏袜子放在客厅或者阳台都很正常,老婆不给老公洗才不正常。理由是娶老婆干什么?!女人则认为袜子乱放不仅有损家庭容貌还破坏情绪,尤其是夏天,再说,洗袜子像洗脸一样应该是个人卫生的范畴,男人应该学会生活自理。因此,女人怪男人大男子主义,男人说女人有袜子综合征。

记得有篇文章说一个女人本来不情愿给老公洗袜子,可是她的身边发生了一件事使她“幡然悔悟”并决心“痛改前非”,满怀幸福和甜蜜的心情为老公洗袜子。因为她同事的老公出车祸死了,同事在悲痛欲绝时说了一句话:“只要他活着,为他洗一辈子袜子我都愿意。”当时,这篇文章也“教育”了我,我也以苦为乐地洗了一段时间。可后来发现,这幸福和袜子毕竟是两码事,爱情和家务也不能互相替代,这样只能助长他的坏习惯!再说,儿子渐渐大起来,我可不想他跟爸爸学样子。

当初听辛晓琪的《味道》时,最喜欢那句“想念你白色袜子和你身上的味道”,后来才知道许多恋爱中男士的白袜子和身上的味道是经过精心伪装的,婚后都现了原形。前些时候,新闻里说连萨达姆都沦落到要自己洗袜子了。听后觉得奇怪,萨达姆都成了阶下囚了,怎么就不应该洗袜子?所以,这洗袜子之类的事还得从思想抓起、从小抓起。谁来抓?当然是老婆、女人。因为,家里不干净的责任都归在她们头上呢!有人说女人是男人的一所大学,对于生活低能的男人,女人天生就有教育或再“加工”的责任,您说呢?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