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小说

小说

推荐人:月儿弯弯 来源: 时间: 2015-06-18 阅读: 1.85W 次

又起晚了,颖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胡乱的理了理头发。抄了件外套,冲出了家门。母亲喊道:“你不吃早餐了”颖边跑边回答:“来不及了…”一路小跑,刚刚在车站站稳,车就来了,颖被推梭的塞进车里。正值上班高峰,车厢里挨挨挤挤,颖被颠簸的左右晃动,不是碰了自己的头,就是踩了别人的脚。恼的别人直冲她翻白眼,她一个劲的给人家陪笑脸,心里那个委屈,就盼望着车快点到站,早点摆脱这么的窘迫。

“如果你不在意,可以抓住我。”声音略带磁性,顺着声音,颖看到一双真诚的眼睛。她不由自主的伸手抓紧他的胳膊,稳定住自己的身体,颖打心眼里感激这位男士,心中有种甜甜的感觉。也许是这位男士的侠义感动了自己,颖顿时觉得他好亲切,瞬间对他萌生了好感。颖偷偷的看去,想看清楚他的模样,对方也正微笑的看着自己。颖连忙低下了头,象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被大人发现了自己的秘密。脸上火辣辣的,心砰砰的乱跳,就要飞出来似的。

奔三十的人了,还是第一有这种感觉,兴奋后,颖忽然有点担忧,他可能在下站就永远的消失了。“我该下车了,你还远吗?”耳边再度响起,迷人的声音。把颖的思绪一下拉了回来,她无奈的望了望窗外,一下高兴了,差点蹦起来。“我,我也这站下。”颖激动的都有点语无论次了。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胳膊,眼中闪着亮光。他仍然是成稳的,微笑的注视着颖。颖感觉到自己的失态,慌乱的抽回了双手。他可能看透了颖的心事,也许也是对颖有所好感。取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名字和手机号码,你可以给我打电话的。”车到站了,颖夺过名片,慌乱的不知道别,匆匆的逃离了车门。原来他和颖在一家公司上班,他的名字叫高翔。

翔也随着颖下了车,暗暗为自己的计划窃喜。原来作为总经理的翔,虽然来公司不长,却一见面就喜欢上颖了,颖性格开朗,调皮活泼,高挑的身材,总穿着一身黑装,圆圆的脸庞,留着短发,从来不用什么的化妆品,却女人味十足,工作能力也很强。是公司里公认的一枝花,追求的人很多,颖从不放在心上。翔虽是总经理,颖却很少和他接触,平时都没有正眼瞧过翔,更别说给翔,追求她的机会了。翔想尽了办法吸引颖的眼球,而颖总是来去匆匆的,不知是粗心没理会,还是根本就不在乎。思念折磨的翔,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才想到陪颖一起坐公车上班,以此来引起颖的注意。今天终于如愿了,翔能不开心吗?总算找到和颖搭讪的理由了,翔暗自庆幸。

颖的心飞了,满脑子都是高翔微笑的眼睛。她很懊恼自己,高翔原来是新来的上级,她硬是没注意。唉,即使注意了,又能咋的,刚刚才见一面,高翔是不会注意她的。颖上大学起就发现了,尽管她面貌娇好,学习也棒,老师也喜欢,但是感情却是一片盲区。到了休息日,看到同学们忙着约会,她很羡慕,只有她孤孤单单的泡在图书馆里。颖暗想:一定是自己不够优秀,所以才吸引不了男孩子。为此颖学会了跳舞,学会了唱歌甚至还学了弹筝。仍然没有男孩子追求她,慢慢的,颖灰心了,自卑了。她认为这是她的命,无论怎样努力,也不会引人的注意。

颖很无奈,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读书上,以此来填充自己内心的孤独。但是她总是倔强的仰着头,脸上尽量荡出灿烂的笑容,掩饰着内心的孤寂和痛苦。颖很喜欢黑黑的夜晚,只有在无人的夜里,她才会完全的展现出自己,舔食着那颗受伤的心,常常不由自主的泪流满面。

家人和同事都很佩服她,说她是女强人。颖很讨厌这样的称呼,只有她自己明白,其实她一点也不坚强,只是个小女人而已,他自想找到生命中的另一半,相夫教子,温馨的过一辈子。可是就这简单的要求,对于颖来说,却是一种奢望,遥不可及,忧伤时刻煎熬着颖那可脆弱的心,她很可怜自己。颖抚摸着那张名片,眼睛湿润了,好几次想扔掉算了,抬起的手又轻轻的收了回来,颖真舍不得,高翔这个名字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里。

高翔整夜没合眼睛,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忙从床上弹了起来,他抖出所有的衣服,精心的打扮自己,试试这件,比比那件,感觉都不满意。他自己都有点恨自己了,平时的自信劲儿都跑那里去了。实在是没了主意,只好求助别人了。翔跑到妹妹的房间,把妹妹从床上拎了起来,嘴里一个劲儿的催促着:“小妹,快帮帮哥,今天可是你哥的大日子。”不等妹妹从梦中醒来,就硬拽到他的房间,他自顾着往身上比划衣服,时不时问道:“你看哥穿哪件衣服好那?这件还是那件,快,给个意见呀…”等半天没有回答,他回头一瞅,妹妹早抱着门框见周公去了。

翔又好气又好笑,摇晃着妹妹哀求到:“好妹,快醒醒,帮帮哥哥呀,求求你了。”妹妹睡眼朦胧的冲翔嚷嚷着:“你干嘛吗?人家都困死了。”翔忙陪笑脸,央求着说:“帮哥挑身衣服,月底哥请你吃大餐。”妹妹听到了吃,一下子清醒了:“你说话可要算数呀。”翔虔诚的点了点头。“你刚才说啥来着,噢!帮你选衣服吗,这可是你妹的强项。”妹妹自豪的说着,手中摆弄着衣服,最后选定了一套,浅灰色的休闲套装,拿在手中问道:“这套咋样?穿上试试吧。”翔穿在身上,上下打量,还算满意。高兴的捧着妹妹脸,在额头狠狠的吻了一下:“行,我很满意,等我的好消息吧。”妹妹怔住了,随后关切的问道:“咋了,该不是有病了吧?”翔冲着妹妹做了个鬼脸,就急急的下楼了,差点撞到端着热汤的母亲身上。翔急速的收住脚步。“妈,对不起,我赶着去上班”不等母亲回答,翔又快步跑了出去。“时间还早那,你不吃早餐了?”母亲问道。“我不饿,你们吃吧!”翔边回答边开车门。他一定要提前赶到颖的家门口,等着颖的出现。

颖也一宿没睡,只要一闭眼,翔的影子就出现在她的面前。她越是想摆脱,就越是清晰。颖索性坐了起来,抱着枕头呆呆的望着窗外。突然有种冲动,或许可以给他发条信息。她光着脚丫跑到包前,取出名片和手机,又迅速的跳上床,颖的心砰砰的狂跳,脸有点发烧,不看也能想象的到,一定通红了。

颖双手紧紧的把名片和手机捂在胸口上,她犹豫了,暗问自己,这样行吗?翔会给回复吗?只是自己一厢情愿,也许翔早记不起,她是何许人了吧。颖越想越沮伤,越想越伤心,自卑就像一把双刃的匕首,搅的她的心一阵阵的痛。唉!翔怎能看上自己那,公司里比自己优秀的女孩多了,怎样也轮不到自己的。颖一下子觉得很失落,心被人摘走的感觉,看着翔的名片,眼泪夺眶而出。这个时候,颖觉得自己就是社会的弃儿,一个多余的女人。她就是不明白,自己也算漂亮,也有睿智,可为什么就没男人欣赏那,只要他们肯为自己花一点点时间,就会发现自己的优秀,可是没人愿意为她付出。颖也很纳闷,她尽力的提升自己,总是没人注视。

颖不愿意让别人看透她的内心,连最亲的母亲,也走不进她的心里。她独忍着悲伤,夜深人静的时候,颖常常用眼泪,来释放自己的痛苦。就这样,颖哭一会儿,傻一会儿,接着又落泪。不觉得天亮了,颖放下名片,深深的叹了口气,脑袋疼的像要裂开是的。她懒懒得走到卫生间,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眼睛又红又肿,自己吓了一跳,忙着用凉毛巾敷了又敷,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匆匆的向外走去,边走边和母亲道别:“妈,我上班了。”母亲从厨房探出头问道:“你不吃早餐?马上就好的,不会耽搁你的。”颖紧走了几步:“我会在路上吃的。”她快步下了楼,手捂着胸脯,松了口气,庆幸母亲没发现她的样子,不然会盘问不休地,颖不想让父母为她担心。

也许是呼吸到新鲜空气的缘故,颖觉得头不太疼了,心情也舒缓了很多。今天出来的早,不用急着的赶车,她就当作散步,慢慢的向车站走去。身后开来一辆黑色的轿车,不停的摁喇叭。颖心里本来就很烦燥,她转身刚想发脾气,车窗里探出翔的笑脸:“上车吧,我捎你一段。”口气像是命令,不容人拒绝。再说,颖打心里就没想拒绝,还暗自高兴,为一出门就遇到了高翔。一路上两人都不说话,车里静的颖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很急促,脑子里空空的,颖觉得自己像在梦里,很幸福。

车子在一家包子店门前停下了,耳边传来翔平稳的声音:“等我一会儿,我去买早点。”翔下了车,不一会儿提着两份早点回来了:“来一人一份。”翔边说着边把早点,递到颖的手里。颖慌忙的推辞:“不,我吃过了。”翔望着她,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我一个人吃不了两份的,总不能给人家送回去吧,就当帮帮忙了。”颖不再说什么了,默默的接过早点,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就颖的那股子高傲劲儿,翔很后悔自己的莽撞,他真怕把颖惹急了,甩下早点,开门离他而去。他的口气几乎在哀求着颖,好在颖没有强推辞,接了过来。翔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他松了口气,暗自提醒自己,一定要稳定,不可再犯同样的错误了。车内又回复了寂静,翔偷偷的看了看颖,她只是平静的注视着前方,从侧面看到的颖,依然是那么迷人,翔多希望颖能和他说说话,那怕就说一个字也好。而颖只是静静的坐着,不出一点声音。翔的心海在沸腾着,他真想大声的告诉颖,他很喜欢她,并且喜欢很久了,话都到唇边,又生生的咽了回去。翔没那勇气,他怕把颖吓坏了。随说颖现在不在乎他,至少他每天还能见到颖,这样他就有机会,让颖慢慢喜欢上自己。

翔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脸上显出一丝苦笑,他从未想到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为一个女人丢掉所有的傲气,变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还是那样的心甘情愿,这可不像他的性格。车里太静了,静的让人窒息。翔或许是激动,或许是紧张,握方向盘的手出了汗。翔很想找到话题打破这寂静,憋了半天才冒出一句,他说到:“我叫高翔。你咋称呼?”“秦颖。”颖轻声的回答。“咱俩在一个公司。”翔又说到。“我知道。”颖还是轻声的回答着。就这样,两人一问一答聊了起来。气氛缓和了不少,但颖的回答仍然很简短,翔已经很满足了。他坚信,只要他有真心,颖就一定能接纳他的。

一路上,颖都很紧张而开心,她的呼吸急促,双手微微的颤抖。她的眼中含着泪,眼睛直拗的望着前方,很怕翔看出她的失态。颖很小心的回着翔的话,她多希望翔能明白自己的心事,看懂自己对他的爱慕。而翔只是随意的和她聊些闲话,语气很平淡。颖好难过,虽然她也清楚自己是单相思,不会从翔那里得到什么的,但是颖还是会有深深的失落。颖好矛盾,她真希望时间走的慢些,好和翔多待会儿

车子在公司门口停住了,颖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和翔道谢了。然后低下头,匆匆的走进了写字楼。颖不敢和翔说太多的话,更不敢看到翔那双含笑的眼睛。她的眼泪不由衷的落下来,她是不会让翔看到她的软弱的。

看着颖渐渐远走的背影,翔别提多懊悔了,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呀。他的嘴巴平时也挺厉害的,为何遇到颖就笨拙了。翔用右手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把车泊在停车场,无精打彩的走进了办公楼。唉!颖,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的心思。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彼此的相思也在一天天的增长。翔仍每天早早得等在颖的家门口,颖也总是打扮好自己,飞快的下楼来,他们都很珍惜这段路上的时光。聊些无关紧要的闲话,心有默契,谁也不敢先吐露心声,只怕惊扰了对方,远远的离开,而打破这种久违的甜蜜。

这几天,翔几乎每天,都会来办公间走一趟。他从不和颖打招呼,也不会看她。接下来几天,翔再没有出现在颖的家门前了,日子又恢复到从前,颖很纳闷,心隐隐的有些担忧。

一天快嘴小丁悄悄的告诉她:“知道吗?高总在追求阿娇那,阿娇告诉我,昨天高总还约她喝咖啡来着。高总可真帅气,阿娇真有福!”小丁自管羡慕的说着,颖的心像被针刺过了的疼,头一阵阵的发蒙。她强忍着泪水,抬头冲小丁笑了笑,但是笑的很勉强。好在小丁忙着看翔,没太注意到她。她急忙跑到卫生间,眼泪狂泻下来,回忆这几天,和翔在一起的日子多么幸福,颖差点认为,翔已爱上她了。结果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颖感到自己的心都碎裂了。

浑身无力,用手扶着墙,才没坐在地下,全身仿佛被抽走了骨髓,一阵阵的发冷,眼泪像决口的堤坝泻下来,此刻颖彻底崩溃了。直到外面有人敲门,她才匆忙的洗了洗脸,稳定一下情绪,蹒跚地走了出来,脚底软绵绵的,像踩着棉花,颖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快嘴小丁回头看到颖的样子,急切的喊道:“你咋么了,脸色咋那样难看,生病了吗。”颖摇了摇头说;“忽然有点头晕,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忙去吧。”小丁疑惑的看颖:“你真的没事吗,用不用去医院?”颖实在没力气接小丁的话,索性爬在桌子装睡了。“好,不扰你了,你休息一下吧,有事一定要叫我。”小丁边说着边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这几天,颖的情绪差极了,晚上常常失眠,饭也吃的很少。整个人瘦了一圈,显得很憔悴。父母亲很担心,问她出啥事了。颖只是推说工作忙敷衍过去了,父母亲不好多问。颖很清楚,她的痛苦无人可代替。中午休息时间,翔还会来工作间,还会和阿娇及其他职员谈笑的。这段时间,颖觉得特别的难熬。她很羡慕阿娇,也很嫉妒阿娇,但颖没办法和她争翔,她没那魅力。她只会把思念的泪水,独自的吞进肚子里。

晚上,颖洗漱完了,躺在被窝里看书。手机响了,颖抬头看了看表,0点多了,这么晚,会是谁呀。她接通了电话,是一个男孩子的声音:“请问您是秦颖女士吗?”对方的语调很客气。但颖实在想不起对方是谁:“是,您是那位呀?”“噢,打扰了,我是KTV的服务生,高翔先生您认识吗?”颖听到高翔两个字,猛然坐起来,着急的问道:“他怎么了?”服务生忙着回答:“秦女士别急,高先生没事,他喝多了,我们想送他回去,他不让,还一劲儿喊你的名字,说让你来接他…”颖心里一阵酸楚,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清楚地址,赶了过去。

当颖匆忙的赶到KAW时,翔正和一个男人,在包间谈话那。看到颖进来了,那个男人站起来问到:“你是秦颖吧,你们自己谈,我的忙工作去了。”说着就走了出去,包间里只留下了翔和颖两个人。几天没好好接触,翔也瘦了很多,眼圈发青,一看就知道没睡好觉的样子。颖不知该说些什么,看到翔没事,颖干脆啥也不说了,拉开门就想往回走。翔一个箭步冲过来,关上门挡住颖的去路:“你准备折磨我都啥时候?”翔用沙哑的声音问到。

颖茫然的看着翔,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翔把她重重揽在怀里,激动的说着:“我知道你在乎我的,不然你不会急着跑来的,为什么不肯给我机会,让我好好的疼爱你那?”颖茫然的望着翔,傻气的问道:“你怎么会喜欢我呀?”翔的眼睛湿润了,他紧紧的搂着颖,急切的说道:“傻瓜,十足的大傻瓜。凭什么说我不喜欢你,因为喜欢你,我早早的等在你家门口,因为太想你,我每天到办公间看你。可是你一直冷冰冰的,我又不敢开口告诉你,怕惹恼了你,从此不在看我,那会要我的命的。”翔的热气吹到颖的脸上,颖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她哽咽着说:“我也是,很在乎你,很想你,但是我不敢确定,你是否爱我。你不是在追阿娇吗,我以为你不喜欢我那…”翔用唇堵住了颖的话。太多的折磨,许久的相思,都被这深情的吻融化了。

这几天,颖一直怀疑自己活在梦中。翔每天都会来接颖,颖也会早早起床,站在窗口等翔的车子,然后飞奔下楼,坐在翔的旁边,一眼不眨的看着翔。翔笑着问她:“为什么这样看我?”颖幽幽的说到:“我怕是梦,梦醒了,你就消失了,想多看你一会儿,把你刻在我的脑海中。”翔听了心里好酸痛,他一个手把着方向盘,一个手握住颖的手,疼惜地说:“傻瓜,我该怎样做,你才能相信我?这样吧,咱们今天逃跑一天,我带你去个地方,只属于我们俩的地方。”说完,不等颖的回答,直接掉转车头,向郊外开去。

车子在一座山脚听住了,翔锁好车,对颖说:“把眼睛蒙上,我背你上山,我要给你个惊喜。”颖疑惑的看着翔,他满脸真诚,颖乖乖顺从了他。只是一再的推辞,说不用翔背,自己能走的。翔也很固执,直接背起颖,向山上走去。好在山路不太难走,大约十五,六分钟吧,翔放下了颖,双手扶着她的肩膀说:“可以睁开了。”颖睁眼一看,哇!好美的所在,颖的脚底是一块,小小的平地,地面和山坡上绿草绒绒,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小野花,平地的旁边有一小股溪水,从山顶直落下来。颖的对面有一个山洞,洞前灌木丛生,像是山洞的门户。山洞顶上好像有字迹,颖好奇的向前走了走,上面赫然写着:翔颖小驻。

颖怔住了,仿佛灵魂游离了身体,任凭翔摆布。翔揽着她向山洞走去,灌木丛中,有条S形的小道,仅容一个人通过,传出灌木丛,就来到山洞口了,这是个天然的山洞。洞口又小又窄,一个人弯下腰才能钻进洞去,里边却又高又宽松,可容纳五、六人。洞的最里边,一个天然的石板,可以睡下一个人。石板上放有棕榈垫,傍边倒着几个喝空了的啤酒罐。显然常有人来小歇。颖傻傻的看着这一切,蒙住了。

翔像是变魔术似的,拿出一个小小的然气炉,和一个咖啡壶,一盒咖啡豆,去洞外打了些水,竟然煮起了咖啡。颖惊奇的问:“这些都是你准备的?”翔站起了身,从后面温柔的抱着颖说:“是,这个地方是我无意间发现的。自从心里有了你,我常常一个人来这里,静静的想你。幻想着和你一起,相偎看日落的情景…”不知不觉得,颖泪流满面。颖觉得幸福来的太快了,她喃喃的低语,像是自语,又像是再和翔说话:“可是你到办公间都不看我一眼,只顾着和阿娇说笑。还和人家约会,请人家喝咖啡那。”翔把颖的的身体转过来,笑着逗她:“原来你是在吃人家的错呀。冷血人也会吃醋吗?”颖委屈的点了点头,泪水顺着脸颊流下了。翔看着很心疼,轻轻的把颖搂在怀里说:“小傻瓜,和阿娇接触,只是为自己找个去看你的理由。但是我真没有爱过她,更没有和她喝过咖啡。”

颍扬起下巴,还要声辩,一串热吻堵住她的嘴巴。她挣扎着,却很无力。慢慢的,颖闭上双眼,双臂紧紧的抱着翔,沉醉在他的温柔里……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