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一生痴念(二)

一生痴念(二)

推荐人:陌年微凉 来源: 时间: 2020-01-31 阅读: 1.76W 次

第二天,当江韫和栗军来到医院时。女儿已经不见了。桌上花瓶里插了一封信。

“爸,妈:

我不想连累你们,先去外面打探打探,等稳定了就接你们一起生活。我的房间里放我的那些宝贝里面有我记录的东西。请你们保管好!银行卡也在里面密码是家里的门牌号。还请你们照顾好自己。”

“病都没好就离开了。为什么不留下来陪她。”江韫很是自责。

“孩子大了,有自己要做的事。我们能做到的只有等她回家。好了,回家吧。她没在的时候也没见这样啊。”栗军安慰妻子,但眼里满是对女儿无奈啊 。

林尘回到养父母家,因为是周六,所以带他们去看妹妹。妹妹这段时间病情不稳定,就一直在医院里。到医院大门时,两辆车擦肩而过。一个是进去的,一个是出来的。进去的是林尘开的车,出去的是江潇父母开的车。

在B城待了一年多的江潇,一直没有给父母回消息。工厂生活,少说话,多干活。晚上回到宿舍一直想的是自己弟弟和妹妹收养的那家人电话,打不通也要一直打下去。自己也不知能活多久不能留下遗憾。林尘来到B城了解工厂,而这所工厂是他要了解的其中之一。这份工作出差是常事,才能有更多投资机会。

“林先生,欢迎来到工厂参观。我是厂长祝珊。舟车劳顿,我带您去旅馆看看休息之后再看。可好?”厂长祝珊说道。话没说完林尘打断说:“祝厂长好,视察之后,我好和上面说。先带我看看工厂吧。”

“您说的是,我这就带您过去。”祝珊带林尘来的第一个车间是江潇所管理的车间。祝珊的得意干将是江潇。工厂的业绩上涨也是江潇助推上去的。厂长见了江潇很是高兴。但江潇没有看见她,江潇的双手一直在键盘上跳跃着,手和眼没有闲着。桌上有很多报表需要上报。

“林先生,让你见笑了。这女孩是工厂里最能干的员工,工厂里最需要这种话少的姑娘了。”

“小江,过来一下。”

“珊姐……厂长”江潇看到珊姐身边的男士停顿了。立马改口叫珊姐为厂长。但细细一想厂长旁边的人是她的高中同学顾煜。

“小江,这位是视察工作的林先生。这段时间工厂的工作汇报记得做两份。”

“好的,厂长”对厂长说道。

“林先生好,欢迎参观工厂车间。”转向林尘说。心里一直在嘀咕着不能让自己出现差错。

而林尘却觉得这人在哪里见过,但是没有把握。

“林先生,我带您去其他车间,顺便熟悉熟悉环境。毕竟您短时间会在这里办公。”厂长带林尘离开了。江潇坐下开始工作可脑海里是另一个人的名字顾煜。

厂长带着林尘参观完之后又带着林尘熟悉办公区,但林尘说自己想在简单一点的车间里工作一段时间。而且是要那种杂音少的工作。说完这些。

厂长想都没想就对林尘说,林先生,我们厂的第一车间对年轻人来说简单易做,您在一旁忙自己工作就行。

“好,那就麻烦厂长了。”参观完之后,林尘才觉得累了。回到厂长安排的住处之后,写了一篇收购报告。洗漱休息,看到手腕处伤口想起了曾经的自己。躺在床上的时候,想起了白天遇见的女孩。还是睡觉吧。但梦里,却将他他到了高中时期。那时他不叫林尘,叫顾煜。一个喜欢篮球的男生,课余时间都是在球场上度过。而江潇是自己的旁桌,单人单桌的那种。上课时间笔记啥的都是借江潇的,而体育成绩这是帮江潇补上来,或者帮江潇改成绩。

“顾煜,我今天感冒了,就不帮你了。”

“江潇,昨天是怎么答应我的。今天帮我逃课,我这一天的零花钱归你。怎么回事儿啊你?你这不是耍赖吗?赶紧给我来替我上课。”

“顾煜,这是一节补课,没必要我替你把吧,我生病了。你看着办吧。”

“江潇,生病了。也得来。今天我同学说老师要点人数。你帮我。快点来!”帮忙之后的江潇生病了,一星期之后才到教室上课。而他还是那样用完江潇之后就甩下江潇。

从工厂回到宿舍的江潇,洗漱之后。躺在床上,想起高中那段时间了。那时她替顾煜上课,碰见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们没有多大变化,只是自己变了很多,以至于站到他们面前时他们没有认出自己来。回到家后就生病了。一病就是一星期。

林尘敲着自己笔电,江潇敲着自己电脑报告数据。而且要不停的来回跑。

“看你这样很是辛苦,你去那边交文件吧,我帮你把这些整理了。”

“不用,我可以。您还是忙您的。打扰到您,厂长会怪罪的。抱歉。”

“说话不用那么小心翼翼的,江组长。”

“还是不用了,抱歉。我的工作需要自己做。”

“好吧,做事还是别逞强的好。你要做就做,实在忙不过来了,叫我便是。”

“好。谢谢林先生谅解。”

林尘在想是什么样的经历,可以让一个女孩如此倔强甚至卑微

“林先生,这是前一段时间的报表您看一下吧。”

“好,你放在桌上吧!”林尘顺手将报表拿过来时却发现署名人是江潇。

午饭都是在工厂食堂里,排队打饭。林尘看到江潇一人吃饭,便上前问。“打扰了,对面有人坐吗?”

“没有。但是食堂那么大,为什么要坐我对面?”说完,抬头看了看说话的人。又改口了。“林先生。”

“那边的人都不认识,而我们也认识乐不是吗?所以就只能找你了。”

吃完饭。“林先生,我吃完了。我先走了。”

“嗯。好。你先走。下午上班见。”话没说完,江潇已经转身离开了。

林尘想从江组长吃饭的状态,看看是不是那个江潇。但是吃饭的样子根本就不像啊。之前和她吃饭,她可挑剔了。今天看到江组长写的字,但字体比那个江潇写得好看多了。已经不是她了 ,为什么还要想江潇?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