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

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

推荐人:卟.可以哭 来源: 时间: 2015-12-04 阅读: 1.21W 次

春雨霏霏,又到暮春时节,微风扯碎花瓣如雨下,昨日绚丽的花蕾转眼只见残红舞。花谢春去,愁思满溢。恍惚间又见君的身影在朱红悠长的回廊徘徊。飘渺若梦,哀伤欲绝,似在缅怀爱妻,临风泪数行。三百年的光阴,仍淡不了我对君的依恋。我愿,追随君的足迹,听君诉,一生愁肠。

你出生天皇贵胄,乌衣门第。天资聪颖,落拓不羁,平步宦海,世人倾心。可是,这些富贵繁华,梦里繁花。于你,都不过是过眼云烟,何曾惹得你青眼略觑?你只用自然之言观物,用自然之舌言情。虽"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 不屑那富贵,无视那仕途,一心只向往闲云野鹤的无拘生活。

你出身钟鸣鼎食之家,地位显赫,学富五车,才华横溢,金阶玉堂,殊世难得。可你的心事,又有几人能知?一心所向往的悠然尘外的生活却被礼教所桎梏。金戈铁马的沙场岂困得住你。波诡云谲的官场哪能将你玷污,只因你是那"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的雪花,世人皆爱富贵牡丹。可你却独喜洁白雪花,愿像雪花那般轻灵飘动,清冷高洁,别有根芽,不沾半点俗气。

世人皆云,男儿薄幸,纨绔尤甚。可你的深情却为世所稀,你的绕指柔肠倾倒了万千女子。你的如海深情俘获了几多芳心,我亦深深沉沦,不能自己。可这眷眷深情亦害苦了你。深陷情网,不能自拔,直至曲曲柔肠碎。让人扼腕。

许是年少绚美如蝶的梦易碎!本以为可与你绝色的表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谁知,繁花若梦,你心心念念的表妹一夕间成了万人景仰的妃子,你悲不能禁。悔不当初。谁料,红颜薄命,心爱的表妹随风飘散,永远离你远去,你更是伤心难补,郁郁寡欢。

许是你的绵绵柔情感动了上天,温婉端庄的雨蝉循循而至,你们本是璧人一对,才子佳人,珠联璧合,令人艳羡。然新婚时,只因你心里仍念着青梅竹马的表妹,顾不及他。可午睡时为你披衫的体贴,赌书消得泼墨香的灵慧,令你深深着迷。你亦懂得"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自此,你们的爱情之花随之绽放,缠绵缱绻。

彼时,你们花前对酌,灯下填词。碧芜小院月如银,你们呵手试妆。幽窗前,你们一起折枝花样画罗裙。红笺向壁,你灯前呵手为伊书,"绣榻闲时,并吹细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浪漫无比,耳鬓厮磨,感情笃深,你们的爱情花,茂盛绵延,浓烈而绵长。

本以为幸福之花,从此可以常开不败。怎知?天妒红颜,婚后第三年,爱妻雨蝉便撒手人寰,"翻惊摇落,两处鸳鸯各自凉"你的心碎了,如破镜般再难重圆,你眼角的泪,如断线的珠子,在无声中滑落。一朵人间富贵花,亦随之枯萎。从此,"悼亡之吟不少,知己之恨尤深" 活在对雨蝉的思念中不能自拔,哀婉欲绝,了此余生。

当时只道是寻常的美好,如今却只能在梦中才能重现,可"梦好难留,残诗莫续,赢得更深哭一潮 即便连梦中的那一刻端详,都如此匆匆。你无数次的懊悔,无数次的追问自己,为何到了今天才知当时错。为何要到失去方才懂得珍惜。为何?为何?红泪偷垂,心绪凄迷。无数个凄清的夜里,你对着月亮追问"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

当雨蝉随雪花飘落后,你把所有的深情都凝注于笔端。"憔悴去,此恨有谁知,天上人间俱怅望,经声佛火两凄迷,未梦已先疑" 你把一首首悼亡词写得哀婉动人,写得肝肠寸断,写得凄清婉转……字字泣血,声声催泪。恍惚间,让我有了无法自拔的凄绝和幻灭感,令我不忍卒读,不敢再读,却不提防,早已泪湿春衫袖。

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窗外的细雨敲打着芭蕉,声声催忆当初,点滴的回忆如潮水般涌来,直至将你淹没。初见时的美好画面,"灯前呵手为伊书"的喜悦,"戏将莲子抛池里,种出莲花是并头"的琴瑟和谐。可如今这一切都已是"此情自可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潮 纵便如此,你仍愿沉醉其中,不愿醒来。

至真至性的你,生活中的点滴总能勾起你对她的思念,令你夜夜辗转,不得安眠。担心她黄泉孤寂,恨不得有双鱼寄。担心她年来苦乐,无人可依。你的一片痴心,奈何,没有法术高强的道士下黄泉去助她。只能自叹两人皆薄命,怕来生不能再相见,在剩月零风里,你清泪经…

又是一年暮春时节,满山的春光铺满了画卷,友人邀你赏春,你抱病而至。许是知晓将要与你万般思念的爱妻见面了。你一杯酒,一醉,一咏三叹。便一病不起,我知你心有戚戚,黄泉路上,雨蝉正候着你,从此,你们便可长相厮守,相依白头。你早已觉着人间无味,又岂会回头。七日后,你溘然长逝。三十一岁的多情年华,戛然而止。我并不为此感到忧伤,因为你终与雨蝉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今夜,在《饮水词》里,我又几番沉福"人生若只如初见"的美好,"当时只道是寻常"的懊悔,"近来无限伤心事,谁与话长更"的无奈,"而今才道当时错"的哀凄,"相思相望不想亲"的愤恨,"人间何处问多情"的慨叹,"凄凉别后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的哀婉。清新婉丽,哀婉凄绝,不觉,已泪下潸然。

你的深情,羡煞旁人。你的伤悲,哀痛欲绝。有人称你为世间第一伤心人。你的词作,清新隽秀,哀感顽艳,颇似南唐后主。王国维称"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亦有人说,你是大清第一词人。我知,这些殊荣何曾会入你眼?你的痴情,你的哀婉,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问世间,有几人能堪比,又有几人能懂?

此刻,台灯幽微,摇曳出幻影重重。愁绪满怀,依稀又瞧见君伫立绿窗前,朦胧月色,映照着你清瘦的身影,哀婉欲绝,低吟着"肠断月明红豆蔻,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 令我哀伤不已,泪下汹涌。其实,很多事,当时只道是寻常,可月似当时,人早已不是当时……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