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爱了,痛了,散了

爱了,痛了,散了

推荐人:小叶子家家 来源: 时间: 2015-08-06 阅读: 1.72K 次

11月17日凌晨2点整,我和Y君,分手了……

一条短信,简简单单,断了两人之间。

与历任女友的各种割腕、自杀相比,我可能是另类而幸运的。至少,分手的话,轮到了我来说。

我一直说,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就不会,也不应该有交集。然而,命运弄人。

第一次相遇,在y君店里。包里现金不够,自然而然的加了微信,选择了转账。(貌似,现在有了不加好友也可以转账的功能,反正,当初的我不知道)接着,也仅限于互相点个赞的交情。

莫名一天,去Y君店附近办事。等事情办完,早已到了晚饭时间,于是乎,一起吃了个饭。而我又觉得不好意思白蹭别人的饭,又约了个时间回请。一来二去,熟络了起来。

当然,在我眼里,Y君只是一个店铺的老板罢了。并且是初中没毕业,还比我小一岁的那种。

接触久了,渐渐发现,一切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些只有小说里看过的“专业名词”,开始在我生活中鲜活起来。譬如“小弟”、“打手”,诸如此类。

在我的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所有关于朋友的介绍,无一例外,以“他(她)可好了”开头。也许是因为我的乐天性格,也许是因为我的独立作风,也许是因为我的不拘束,总之,我们相处的很愉快。Y君不止一次问我,“跟我这样的人接触,你不怕吗?”实话说,我真不知所谓的“怕”为何物。心想,我又不惹你,又不找你借钱,干嘛要怕?

直到一天,Y君给我发了一条消息,短短四个字“做我女人”;我回“咱俩不搭”,同样简单。按理说,一切应该就此尘埃落定。可世事总不是那么的简单。

9月24日凌晨,在市中心一家肯德基店里,我们就各种问题进行了交流。我顾虑的所有问题,都被Y君一一排除。最后,剩下一个“工作性质”,Y君要求给一段时间调整,基本年后的样子“改行”。就这样,我们在了一起。

是的!我一直在强调,我们不是一类人。

Y君最常去的地儿,是我从不屑去的。从小,“乖乖女”、“优秀学生”的良好形象,是绝不允许我踏入“酒吧”、“迪吧”之类场所的。从此,Y君陪着我,抓娃娃、画陶瓷储蓄罐,或是看电影,经常一看就是连着两场。后来,我才知道,自己抓的娃娃有多贵,当然,是因为Y君的时间很值钱。他一天的收入,基本是我一个月的收入。(然而,我的收入,在别人看来,还是不错的)

当然,现实生活中,不会只有爱情,更重要的是面包。Y君深深懂得这样的道理。

我总在不经意间感觉,《琵琶行》中的“商人重利轻别离”,是多么的真实、贴切。

毫不夸张,在同一个小小的城市中(开车20几分钟的样子),我们开始了平均半个月见一面的“异地恋”。并且,时间基本在中午或晚上10点以后。临时被放鸽子也是常有的事。今天谁谁谁的货被扣了,明天谁谁谁家有人闹事了,后天谁谁谁的情人来哭了……各种桥段,争相上演,从不重样。我亲眼所见的,就不止两次。

渐渐的,我懂得了,要学会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和生活。光会逛街、看电影、吃饭喝茶是没任何用处的。没有人会需要一个花瓶,除非你能一直年轻美丽下去。甚至事实是,在Y君的生活中,从不缺少花瓶。我开始报瑜伽班,练习书法,甚至捡起了大学时代的《商务礼仪》。一则提高自身涵养;二则打发时间,耐住寂寞。

然而,最终,这一切,还是崩塌了。

11月16日晚10点07分,Y君接了个电话。电话里的大致意思是:一个借了挺多钱跑了的人,找到了,等Y君回去处理。两分钟不到,过来接Y君的车子出现在了楼下。而这天距离我们上次见面,已然过去了半个多月。

11月17日,凌晨1点多,车里单曲循环着《红尘叹》,我绕着小城的所有主街道开了一圈。回到起点的停车场,恰好2点。洋洋洒洒编辑了396字的消息(不包含39个逗号,19个句号,2个感叹号,1个括号),删掉了有关Y君的一切联系方式。算是跟这段感情彻底告了别。

半个小时后,Y君发我微信好友请求,问:“为什么要这样了?”回:“累了”。然后,拒绝添加。而后,再无动静……

这个应该最符合Y君的风格吧,从不多说一句。正如当初,“做我女人”般简单轻盈。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