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坠地(流星集)

坠地(流星集)

推荐人:洗尽铅华,嫁衣红霞; 来源: 时间: 2019-12-10 阅读: 1.46W 次

励志昂扬的上课铃声轻快的跳着舞步占领整个校园,学生们三五成群的陆续进场。风朗气清,桦树、柏树、松树煽动着枝叶在金黄色太阳底下妩媚翩跹。

周知特有礼貌的敲了两下眼前的课桌,笑容灿烂的说道,早,亲爱的。

被打招呼的人连眼睛都没动一下,桌上周正的摆的一摞书像铜强壁垒一样挡住任何外来的骚扰。到是同桌顾虑熟络的扬手喊道,嗨,早上好,大哥。

周知动了动嘴角,鄙视的看着顾虑说,早?你十一点吃早饭么?

顾虑僵硬着笑容的先看周知,过后又看向淮安,掩嘴咳了两下,说,大哥,今天来的挺早。

周知抬手看表,道,早了?

顾虑一脸讨好的点头,说,对啊,早了五分钟。然后转头征询淮安意见似的,说,对吧,淮安?

周知斜靠在桌上的身体往淮安那边歪了歪,笑的贼兮兮的看淮安。

淮安拿笔夹在面前半开的书上,关上书,望向桌前周知的脑袋,往他身上巡视了两秒,轻轻皱眉,用凉凉的语气说,老师来了。

周知扭得更夸张了,用自认为甜腻的声音说,淮安,你在关心我吗?淮安用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扯着嘴角冷笑了下。

数学老师老胡抄书对着门口歪七扭八的人的肩膀拍了一下,圆滚的眼睛里射出威严的冷光,粗厚的声音随即响起,臭小子,上课了听不见啊!

班上有人嬉笑的看着周知和数学老师老胡,其他人说话声音渐渐降低,顾虑此刻坐的笔挺的身姿比淮安还要标准。周知站直身体,伸手挡住老胡的第二次攻击,笑的比门外的太阳还要辉煌迷眼,说道,老胡,请教问题呢?不信您可以问顾虑嘛。

老胡不相信的斜眼看周知,嘴里问道,顾虑,真的?

顾虑看着周知点头如捣蒜,说,对对对。

老胡乜了一眼顾虑,哼了一声,你回答的上么?

顾虑嘿嘿的笑了两声,瞥了一眼旁边的淮安,眼珠子转的比手里的笔还快,嘴里说道,不是有淮安嘛。

老胡推了一下周知,故作生气的说道,问完了就回去,不要耽误人家学习。

周知甚是同意的点头,说道,好的,好的。我这就回去。

快到下课的时候,顾虑递给淮安一张纸,上面歪歪扭扭的写了一行话,淮安,你不会生气了吧?

过了几秒,见淮安没有动静,又把写有鸡爪般的字的纸条丢给淮安,我知道你不待见他,但他人其实挺好的,就是没个正经。

下课铃声迈着快乐的舞步缓缓登场,顾虑最后飞给淮安一张纸条,然后跟着奔流的人群面目狰狞,脚步如飞的冲向食堂。

纸条上面写的是,下午上完课一起去打篮球呗,我请客。

过来午睡的顾虑有点失落的瞟了眼淮安,后者已经睡觉了,轻手轻脚的回到位置上,意外发现桌上有一张纸条,正中间是自己的丑了吧唧的字,下面清隽遒劲的回了一个字,好。

篮球场上,顾虑站在淮安和周知的中间,笑容像抹了蜜似的,对着淮安说,李大王临时有事来不了,刚好周知有时间,我就。。。。。。

摘掉眼镜的淮安,微微睁大眼睛望着对面的人,对面的人正满面春光的在挥手致意,沉声说,无所谓。然后半蹲下来检查加牢鞋带。

顾虑擦身经过周知的时候,压低声音说道,好好表现。周知想拍拍顾虑的肩膀让他放心,顾虑快速的闪过身体,上下扭的像条抽筋的鳗鱼似的。

篮球比赛分为两场,顾虑这一班和临班以魏蔚为首两队人马,上场人数一共十个人。淮安和扬名做前锋,顾虑担中锋,周知守控球后卫,张延护得分后卫,对方是高恬和王阖对淮安和扬名,魏蔚对顾虑,韩乐对周知,安钱对张延。

不得不说,虽然他们的前锋选的都虎背熊腰,但球技比身体灵活了不知多少倍,淮安在几个对手前面显得有点纤细了些,但扣篮和补篮得的分远超对手,甚至有点让他们恼羞成怒。

淮安起跳接住顾虑丢给他的篮球,迅速向前跨了三步,准备投球,寸步不离跟在后面的几个人争分夺秒的抢球,夺球,淮安向上的身体突然停顿了两秒,然后眉头微锁,面色苍白的倒在地上,手里的篮球也在一瞬间被人打掉。

顾虑惊讶的大叫一声,快步朝淮安跑过来,其他人也应声聚拢。淮安。。。。。。他妈的谁在背后下黑手!

没有人站出来,都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说,非要逮住那个人不可,但,没有一个人行动。

魏蔚不好意思的挠头,低声下气的说道,淮安,你没事吧?

淮安推开扶着他的顾虑,缓缓站起来,还没开口说话,人群中的某个人突然惨叫一声,发出的声音很是惊悚吓人。

韩乐痛苦的满头大汗的趴在地上,捂着头在地上蠕动,犹如被魔鬼一点一点碾磨,疼的痉挛似的。

众人的目光又被韩乐吸引过去,顾虑现在也不好再找人讨要说法,跟在淮安身后担忧的看着他。

周知一脸心疼的走过来,嘴里还嘟囔道,亲爱的,我陪你去医务室吧?接着侧头对着跟在淮安后面的顾虑,天真的说,我刚刚好像看见有人抱着篮球偷偷溜走了哦。

顾虑眼睛一横,掉头就往后跑,嘴里大骂道,哪个混蛋敢偷你顾大爷的篮球,找死!

坐在医务室的淮安第一次正眼看周知,言简意赅的说道,你做了什么?

周在笑着坐在淮安的对面,歪头说道,没什么,脑震荡而已。

护士走进来给了淮安一些药膏,说了句,没什么要紧,就让他们两个离开了。

走在路上的两人静默不语。淮安停住,语气认真的说道,周知,我不喜欢宁愿。

周知歪头,颇为怪异的说道,哦。

淮安继续往前走,白色的衬衫上斑驳的树影浪漫的流动。周知却站住不动了,有点不太高兴,原来他都知道了,自己接近他只是为了宁愿。

宁愿是周知的小学同学,周知从小对她念念不忘,永远都记得她对他说过的一句话,稚嫩的童音信誓旦旦的说道,小知,不要怕,我保护你,我保护不了,我就让我妈妈保护你。

周知躲在她身后哭,因为同学都嘲笑他没有妈妈,还朝他扔铅笔和文具盒,而宁愿小小的背影像无坚不摧的城墙替他挡下所有的伤害。

小学毕业后,周知再也没有见过宁愿,直到不久前,宁愿主动联系上周知,说,她喜欢上周知学校里一个叫淮安的人。

周知现在还记得当时自己嫉妒的要命,没忍住对宁愿撒了一个谎,说,淮安有喜欢的人了。

其实,周知连淮安是谁都不知道。后来才惊讶的发现,原来他们还是同学。等了解多了,暗地里鄙夷了淮安不知多少回:跟个行尸走肉有毛区别。

一样的无知无感,无情无欲,只不过长的比它们好看些而已。然后又惊恐的领悟道,这么一个人还会有喜欢么?肯定不会。追他宁愿肯定会很伤心。

宁愿知道自己撒谎会不会再也不理自己了?思来想去,于是做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决定:拿下淮安。

现在想想才发觉自己有多么无聊和幼稚,周知兀自笑了起来,甚至还有点羞愧:淮安还蛮大度的嘛。

“趴下!”有人对着周知大声喊到,等周知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人压在身下。耳边想起了许多杂乱无章的脚步声,谩骂,吼叫声此起彼伏,像重金属音乐被人胡乱的弄了出来。

周知感觉到身上的人在喘气,动手抱住压在身上的人的腰,另一只手撑地坐起来。

不远处有一块手掌大小的石头,上面沾着血。

来人是几十个社会青年,其中有一个穿黑色破牛仔裤的人,周知认识。

几天前,周知出手揍过他,当时社会青年正在调戏学校的某个女生,声音像公鸡咯咯咯似的叫,那些下流的词也像公鸡拉的东西一样又丑又臭。女生被吓得哭了。周知从背后踢了社会青年一脚,表现的更加像个混蛋似的,踩着趴在地上的社会青年的腿,眯着眼睛说,找死啊。

社会青年回过神,一把推开周知,边跑边咆哮道,你等着,我要你好看!

然后社会青年今天偷偷带着人,翻过学校围墙,准备报复堵截周知,没想到正好看到周知,兴奋的随地捡了一块石头对着周知的脑袋狠毒的砸过去。

周知转头看见淮安沾满血的侧脸,暴怒的情绪像蛇一样迅速的爬过全身,但还没等他动作,身上的淮安先他站了起来,往周知身前站住。

社会青年狐假虎威的瞪着淮安,吓唬的说,滚开!我只找他!说着用手指向周知。

淮安嗤笑道,我要是不滚呢?

周知看着淮安的后背,低头沉默的站了起来,等再抬头,多了一些狠厉,看着围堵的人,嘴里却像耳语似的低声道,你先走,我能解决。

社会青年躲在一个光头纹身的身后,怂恿其他人说道,揍他们,不要怕,我们人多!

周围虎视眈眈的人蠢蠢欲动的缩短包围圈,淮安后退靠近周知,转头时眼睛依旧盯着他们,对着周知低语道,我会先打倒你右边的人,到时候记得跑。感觉到身后的人悄悄抓紧了自己的衣裳,顿了几秒,接着说,跑快点,找人救我。

周知咬牙切齿的看着淮安,生气的说,你……

淮安一脚踢翻周知右边的瘦高个,低声喊了句,跑!

周围的人立刻如饿狼扑食一样挥拳打过来,周知跑的像坠地的流星似的,一眨眼就只能看到他一个模糊的背影。

等周知回来的时候,淮安竟然欣赏似的说,来的还挺快。

周知扶着摇摇欲坠的淮安,脸色难看的看淮安血迹斑斑的脸,眼睛里涌动着一股晦涩不明的暗潮。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