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故里不辞

故里不辞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03-25 阅读: 2.91W 次

“风让云长出花,满天的花,无声开在乌云之下,然后又飘到哪里呀……在飞云之下,以为忘了的家……”

在通往故乡的高铁上,我侧头看着窗外的景物飞快向后逝去,软绵的白云悠悠飘荡在淡蓝色的。眼前景象突然一黑——是高铁入了隧道。我心中没由来的惆怅,我收回了视线,闭眼听歌。

在抒情的音乐中,我仿佛再一次的,再一次的嗅到了秋日田野里的稻香,看到了漫山遍野的油菜花盛开在蓝天下,听到了溪水潺潺声与孩童的欢笑声……那些我以为早已忘掉的记忆片段再度浮现。

“童年是一条波光晶莹的河。”

就像雪弟自小由亲婆带大,而我亦是自有记忆起便是由一直生活在乡下的爷爷奶奶抚养着。我记忆中的童年有飞云之下风筝的自由,有池塘打鱼摸虾的乐趣,有与伙伴奔跑在草地上的放飞,有秋日丰收时花果的香甜……

后来八岁那年暑假父母回乡,同时也带来了转学离开家乡的消息,就像一场瓢盆大雨在我措不及防时猛然砸落,意味着我将告别这里的一切。年仅七岁的雪弟,在阿爹来接他时他满心不舍,不舍离开自己熟悉的花园、小河、花猫……更不舍离开抚养了自己的亲婆。我亦是如此,在那一刻才感同身受雪弟的悲伤与不舍,哭闹着不愿离开。却也终归抵不过要背上书包随父母去到远方的命运,别了这个承载了我童年美好记忆的故乡。

我随着人流下了高铁,一股凉风袭来却少了那慈祥的声音不知疲倦地提醒我穿衣,雨珠砸落在鼻尖,下雨了……我静静地在车站等待,视线中,远处朦胧地腾起团团淡白的雨雾,夜幕下城市的灯光缥缈在这雾气中,如那璀璨星河。

经年的风,浮生的雨,终于还是化成了旧忆的雾。

那从遥远的地方吹来的清风轻吻过山野间成片盛开的油菜花,抚过田间玩耍的孩童稚嫩天真的脸庞,穿过指间缝隙……就像一路执意送我到村外的大路口的爷爷奶奶,那缕清风以无比温柔而眷恋的姿态送走了年幼的我。

那时离别的情景早已模糊在回忆中,却独独清晰地记得奶奶慈祥的声音唤着我的名字:“天冷了,一定要记得穿衣服,别着凉了。还有想家了就回来看看吧,家里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着。”

我以为后来的我会忘了关于老家的记忆,他却是成了数个夜晚的魂牵梦绕;我以为老家的面容会在时光荏苒中逐渐沧桑与沉淀,他却是愈发焕亮,我以为别了老家再回是冷漠,他却是温暖如初。

我撑伞走在家门外湿泞的小路上,不知怎地就想起了《别了,老家》中来自一个孩童掷地有声地承诺——“亲婆,我们以后会来接你的”。我转身,回头便是那爬满岁月沧桑的红瓦白墙,在雨夜中点亮着橘红色的灯光,如迟暮的老人等待着家人的归来。

“快回来要开饭咯——”

我笑着应了声。老家——一个充斥着温暖回忆的词语,他陪伴了无忧的童年,见证了磕磕绊绊的成长,温柔了清浅的岁月。即便别了老家,去了远方,可当蓦然回首之时,便能发现他仍在灯火阑珊处,等待着那飘荡在外的游子回家。

我的故里永不辞,是心底的柔软与温暖,是暗夜里的一束永不熄灭的暖光。虽漂泊在外,思及,念及,仍是家的味道。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