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故乡小憩

故乡小憩

推荐人:曾相遇 来源: 时间: 2020-02-13 阅读: 2.43W 次

七月,蓼花红,木槿朝荣,泥土的芳香和乡村的悠静,让人沉醉。我喜欢这里的悠仙美地,这里也一直是我所向往地方。只可惜因生活所迫,整日在都市里打拼,以至于这份悠然自得,只能在心里憧憬。倘若不是因为这次故土的核桃无人去下,我恐怕也很难有机会全身心的去细细品味这份乡村情调。

故居久未人住,院里门外杂草丛生。看来想要顺利的进去,可是不容易,从邻居家借来镰刀,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算勉强的割出一条小路。

小院的右边有两棵杏树,只可惜现在不是吃杏的时节,要不然就可以美美的摘下几颗杏子,好好的品尝。儿时就是这样的,杏子刚能吃,就会叫上几个玩伴,偷偷的溜到树下,悄悄的摘上几个还是绿小的杏子,然后很快的跑到没人的地方,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拿出还未成熟悉的青杏子和伙伴们一起分着吃,尽管很酸,很涩,我们还是会一边嘴里流着酸水,一边抢着去吃,只到牙齿酸的咬不下任何东西。现在想想那时的我们真的是很傻,很天真,还有点小可爱。

杏树旁边,靠近院墙的地方有一棵梨树,这棵梨树种的比较晚,大概是在我十五六岁的时候种下的,现在已经是满树的果实了。今年天旱,所以梨子都不大,但也是硕果累累。轻轻的采摘下一个,放到嘴里一咬,甜甜的梨汁便流口中,顿时一阵清爽涌入全身,之前的疲倦和干渴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难得的清悠。

年初,哥哥从福建带回了许多橡皮茄子的种子,说是种在院子里,现才应该已经快成熟了吧,可是找了许久,才从院墙的一角找到,茄子苗只有豆芽菜那么大,看来想吃茄子、是吃不到了。旁边的野菜野草倒是长的旺盛,蚂蚱菜(马齿苋),灰条菜,郁郁葱葱的满地都是。

大门外的两颗核桃树倒是特别的争气,枝繁叶茂,树枝穿过围墙,一直伸向邻家院里面。橙绿色的挂满枝头,有的外面的绿衣己经裂开,露出里面的硬壳来,彷佛要迫不及待的脱皮而出。

这两棵核树原本是在后院的菜地里的,后来三叔盖房子,从后院移栽过来的,人挪活,树挪死,更何况没人照料,所以只能任由它自生自灭了,想到它竟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而且还活的轻茂盛。

站在树下看着满树的核桃,却够不着,上了树由于树叶太过茂密,核桃都藏在树叶后面,根本就看不到,所以只能是干着急。熟话说的好樱桃好吃,树难栽,我看现在应该改成核桃好吃,核桃难摘了。

还好在三叔的指导下,才勉强的下了有一半,尽管如此,我已经是累的半死,再加上天色已蒙,看来今天只好收工了,从三叔家拿了,用过的面粉袋子,一颗颗的从地上捡起来装进袋子,装了满满的一袋子。这就是今天的劳动成果了。

吃过晚饭,一个人站在小院里,看着满天的繁星,听着蛐叫虫鸣,似人一下自清修了许多,良辰美景奈何天,我想圣人居住过的地方,也莫过于此吧。

尽管是七月,但乡间的夜晚还是有几分冷意,收拾好床铺,一个人静静的躺在故居的老屋里,享受着这梦幻般的空间,窗外有灯红酒绿,有宣闹的吵杂,更有汽车完没了的轰鸣,有的只是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在这样安静的夜晚,我想我可以悠静的睡去,然后做个好梦,呵呵,会做什么好梦呢。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