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秋湖看山

秋湖看山

推荐人:李声波 来源: 时间: 2019-11-30 阅读: 2.68W 次

秋水绿如蓝。此刻,湖水是一片浓浓的绿,显示出盛夏过后的繁茂与秋的色泽的包容与内敛。而一旦倾入湖中,自是化也化不开的浓郁。游人不解此色,便称作“蓝”。船儿压上波面,阳光下粼粼的湖水,成为无数的几何格,格内是纤纤的细纹,像一款时尚的生态布料,任船儿剪裁,抑或熨烫。船儿驶过,又缀上一道白花花的滚边,一曳动,湖山婀娜的上身,便越显娇媚了。

一座青山安在湖中,或一个湖安在青山之中,都是一样的隽秀。少时读诗“江似青罗带,山如碧玉簪”,总疑“喻山为簪”不像。而在湖里看这山,就像在溪中看山一样,也只有用“簪 ”来形容才对,这却是因了“碧玉”二字。一是碧玉,一是青罗;一硬质,一柔软;一是簪,一是带;一竖直,一飘曳……一刚一柔,一静一动,把美女从头到脚一笔带过都盘活了,让人觉着美不可语,妙不可言。至于诘问美人的鼻子或胸在哪里,或簪的粗细,带的宽窄,那肯定是煞风景的。

秋湖看山,便总要看出些与四时的不同来。松柏翠竹是不凋的,它们的品质确坚如玉石。但因了树种的缘故,栎树、枫香等一般在山的下部,临水一带便显出许多的不同来。栎树与水杉一般,秋风乍起,叶片显现出层次丰富的黄色来,因树大树小,叶嫩叶老,金黄、赫黄、明黄、米黄、淡黄,有种种的不同;枫树更奇,从碧一般的绿到火一般的红,演绎变迁了一个虚幻离奇的色谱色系。便遐想,假如择取数百枚不同时日不同色泽的枫叶,由浅涉深,摄影机逐一拍摄,在荧屏上不是能向观众揭示“枫叶是怎么变红的”这一平常而又新奇的命题吗?而此时,无数种异色正形成一条色系带,如同一顶民族小帽底圈所饰的花带。

船儿缓缓地向湖心深处划去,凭着这秋湖看山带来的惊诧与欣喜,我深知,这趟之旅,有了一个生意盎然的好开端。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