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纵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纵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推荐人:落梅拂雪 来源: 时间: 2019-11-28 阅读: 2.45W 次

泰戈尔曾在诗中写道:“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可在现实生活里,最遥远的距离,往往是:你是此情可待成追忆,他却是轻舟已过万重山,终是过尽千帆皆不是,唯有泪千行。

从前的我,只一味固执地认为,只要两个人彼此相爱,就能并肩携手同行,无论风霜雨雪,无论晨昏四季,就能一同分享,一同面对。但有时候,爱一个人竟也是百转千回,曲折而又离奇。你爱的也许仍是眼前之人,却已不再是心头的白月光与朱砂痣,而是成为了墙上的那抹蚊子血。你爱的也许仍是心上人,可心上人却早已不是眼前人,无论是曾经的挚爱,还是当下你所珍爱之人,都早已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人。

他和他,携手走过了将近二十载的风雨人生,然而却在某一日,她与他,却在一夕之间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从朝夕相处,从彼此相惜相知,到成为形同虚设的夫妻。相爱,原以为就能够一辈子相互扶持,相互协助,奈何多么真挚热忱的爱,还是败给了现实,输给了人心。

原以为怀抱一颗真心去爱一个人,就能得到等同的回报,可有谁曾想过,只因两年的变故,她早已变成了另一个人。他试图拉近彼此的距离,以为只要自己付出得再多一些,即便卑微到尘埃里,只要能挽回曾经那份知心解意的温存,也是值得的。可换来的,却只是一句决绝的话:“这一切都是你的一厢情愿。你不必刻意讨好我。”

而我,始终是这场爱情与婚姻里的见证者,同时也只是个毫不相关的旁观者。都说当局者迷,那么身为旁观者应当是看得清醒的,可我也终是糊涂了,分不清究竟孰是孰非,他爱她,所以即便付出一切,也心甘情愿。而她,因为年轻时犯下的过错,而记恨了整整二十载,这到底,说来是谁的错,又该由何人来评说?

我亦是明白,人皆有过错,有些错误是无心犯下的,有些则是因年轻时的莽撞任性而犯下的,但那些终成遗憾,无法弥补,亦无法重新更改。其实人这一生,不怕犯下多大的过错,怕的是一错再错,怕的是自己仍不知悔改,仍有错心。可你说爱,真的有所谓的对错?爱一个人,真的可以无需任何理由,可不爱一个人了,却有着千百种理由。

纵是曾经彼此相爱,纵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他为了她,操碎了心,爱得卑微到尘埃里;可她,仍是不屑一顾,决绝而又无情。

爱到最后,方才恍然大悟,原来情深不寿,慧极必伤,爱得太满而忘记了自我,最终伤害的也只是自己的心。一个热情似火,愿意倾尽一生来温暖另一个人的心;可她,心如寒冰,任凭爱的火焰如何焚烧烘烤,也捂不热她薄凉的心。

后来,他累了,选择了不再执着。他原本想同她一刀两断,可为了一个家的完整,他还是选择了挽留她。

此后,两个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彼此无言可对,形同陌路,不再有从前的嬉笑声、吵闹声。两个人坐在彼此的对面,却似相隔万水千山,遥遥相望而无法触及。相濡以沫,为何到最终爱淡如水,甚至比水还要再寡淡?两个人,爱了二十年,到了最终,却仍抵不过一句:“我不爱你了。我为的只是这个家,从来都不是你。”

“二十年,如梦一场,梦里,你是我挚爱的妻;醒来时,你成为我无法抵达的一座山。我努力攀爬,你毫不留情地将我甩开;我试图用尽一切方法,只为能赢得你的欢心,只为你能如从前一般,知我冷暖,懂我悲欢,可你还是决绝地将我推开,推向万丈深渊;在你眼中,我即便做得再好,亦是一无是处,可曾携手走过的岁月,不就证明了我的心吗?可你,为何仍要这般无情地对待我?”

这些,是他的真心话,也是他这两年埋藏于心最痛苦的记忆,他将所有心事向我坦白,尽管像一个诉说故事的旁观者在讲述自己的心得,可其实眼眶早已泪眼朦胧,而我,听着就早已无语凝噎,泪如雨下。

原是他向我倾诉心事,却成了我趴在他的怀里,大哭一场。我不知该如何安慰他,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又该怎样挽救一切,我想尽一切方法只为让他们重归于好,可终是徒劳无功,伤心一场。

原来,人生真的是背负着太多的无奈与悲凉。不是所有的真心都会有人珍惜,不是所有的爱都可以得到祝福,不是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个圆满的结局。更不是所有的爱,都能从一而终。

爱而不得是遗憾,得而又失,更是一种悲凉。

最痴情不渝莫过于爱,最伤人至深的亦莫过爱。 多希望能远离一切爱恨,无悲亦无喜,无得亦无失,奈何我终究不过是一个俗世中人,又岂能轻易割舍情爱?既然如此,那么就不要轻易许诺,更不要轻易爱恨。

往后余生,愿往事清零,愿爱恨由心,愿聚散随缘。无论爱到最后的结局是如何,都愿你淡泊度日,从容以待,不渝此心。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