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磨盘上的锅锅肴

磨盘上的锅锅肴

推荐人:子云居士 来源: 时间: 2019-11-28 阅读: 3.46K 次

放暑假了,我们小孩子能做的事,就是和院子的几个小伙伴去放牛。早上三四点钟就起床了,去后山放牛,八点回家吃早饭。然后就是疯玩,男孩子是比赛爬树啦,玩丢城啦,女孩子玩踢毽子啦,跳纯啦等等,男女孩子都在一起玩的,那就是摆锅锅肴了。

所谓的摆锅锅肴,一般就是几个小孩检些烂碗、烂盘子、小石头。扯些野草,折几片树叶,玩做饭、炒菜的游戏。我们西蜀人叫摆锅锅淆,重庆人叫摆锅家家,广西的柳州桂林一带的人也叫摆锅家家。我们摆的锅锅肴,可就不一般了,摆的那些东西都能吃。所以,我们摆锅锅肴是一边吃,一边玩,那种开心简直就是不要不要的了。

炎炎的夏天,水田里稻子已经开始低头了,沉甸甸的。旱地里的玉米棒子上挂着红红胡须,叶子绿油油的,风一吹,沙沙的响。院子周围及田地埂上的枣树枝头上,挂着沉甸甸的果实。后山红苕、高粱、黄豆地埂上的刺梨子、黄刺、野地瓜、野枸杞子,野柿子都已经成熟了。红色的黄色的野果,点缀着绿悠悠的树林与野草,给西蜀贫瘠的丘陵,增添了几分魅力。这些野果是我们小孩子们的最佳食材,要想摆锅锅肴,那就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这些事情,往往都是院子里的秋姐主持。她是女孩子,心细,又比我们大两岁,既能吃苦,又能耐劳,我们几个就服从调配听指挥。几个男孩往往被分配去后山采择刺梨子啦、黄刺啦什么的。这两种野果满身都是刺,很容易扎伤手,扎了之后不只是痛,还又麻又痒。男孩子皮厚肉粗,神经大条,点点痛根本无所谓。女孩子则是去采择野柿子啦、野枸杞子啦、野地瓜啦什么的。

采择完了,就全部集中放在枣树林里的石头大磨盘上。男孩子用水桶去井里抬些井水,放在磨盘附近。女孩子就各回各家,拿些碗啊、碟啊、盘子啊、盆啊什么的,放在磨盘上,摆锅锅肴的前期准备工作就绪。男孩子用衣服前襟将刺梨子上面的小刺,小心翼翼的抹掉,放在盘子里,完了,就站在旁边看着,等待就餐。女孩子则开始细心的分割、清洗,分名别类的放在盘子里。

她们将刺梨子用刀切成两半,把里边的亥掏出来扔掉,洗净后放在盘子里。将黄刺、野柿子、野枸杞子用剪刀剪掉蒂子附近多余的枝叶,洗净后分别放在盘子里。用剪刀将野地瓜的蒂剪掉,小心的放在清水里泡着,约三五分钟后捞出来,轻轻将上面的泥土洗净,放在盘子里。

完了之后,秋姐就开始数各种野果的数量,每数一样就分一样,分别放在六只盘子里。边放边嘴里嘀咕,这是三哥的,这是二娃子的,这是小颖子…。我们院子里一共有六个小伙伴,四个男孩,两个女孩。三哥最大,秋姐第二,小颖子最小。最大差距也就两三岁,三哥是三天难得说一句话的人。所以,我们这群小捣蛋鬼,干好事坏事都是秋姐出头。

分完了就开始吃,最好吃的是野地瓜,它就是长在土里无花果,味道也跟无花果一样。第二就黄刺、野枸杞子,吃起来又又甜,比真的水果还好吃。第一难吃的是刺梨子,它又酸又涩又粗。第二难吃是野柿子,吃一口,会涩得你嘴都张不开。

我们都还在慢慢的品尝,细嚼慢咽,二娃子就吃完了,登着我们看。他在我们中间,年龄是第二小的,可长得五大三粗,体重比大他两岁多的三哥还重。嘻嘻,此时让我想起了小人书中,猪八戒吃人参果的故事,不得不偷偷的憋着笑。

秋姐、小颖子将自己不喜欢吃的野柿子、刺梨子扒拉到二娃子的盘子里。二娃子不管三七二十一,风卷残云,一扫而光。一餐西蜀山野孩子,炎暑夏天的锅锅肴就摆完了。

现在,还时不时的想起自己的儿童时代,那种山野孩子纯纯的土,野果酸酸涩涩的味,一直伴随着自己。快乐的时候会想起,痛苦的时候也会想起。她就这样伴随着我,伴着我的人生旅途。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