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心情随笔 > 夜深了,新梦咬住旧青山

夜深了,新梦咬住旧青山

推荐人:马钊 来源: 时间: 2019-11-16 阅读: 6.05K 次

回来已是深夜了。补了一碗塞满乡愁的“炮仗面”,在离故乡最近的一座桥边落宿,他准备就此做梦。

三分之一的月亮悬在低空,好像被镶嵌在故乡的山顶上,不偏不倚,那一刻最美的语言是沉默。

月色微黄,那颜色正是茅草屋在深秋的颜色。茅草屋曾是他戏耍过的童年,也是新梦的一部分。

每当树叶在枝头上翻滚,在屋顶上变色,想象那一刻的故乡,也是这种颜色,梦的起点也被微黄封锁。

新梦咬住旧青山。做着不可及的梦,这使他辗转反侧,早晨会给他黑眼圈。但他想做一个普通人关于故乡的梦。

梦中他是提笔忘字的耕耘者,一山衰草连天,紧紧的包裹着旧时的青山绿水。但他依然写道:“声音如水,如鸟鸣,声音就是你的长相!”

故乡啊!把旺盛给你,把衰败也给你!故乡啊,把泥泞给你,把温柔也给你!故乡啊,把新梦给你,而你给我声音。

在那块颜色占据了主动权的坡地上,秋天代替夏天,即将到来的是冷空气横行的冬天,白色将要战胜其他的颜色了。

梦中,人的面容时而微黄,时而苍白变幻莫测。只有叶落无声,那声音是没有颜色的,他与它同在;又有流水平静,那流水是没有颜色的,他与它同在。

一切将是寂静的,带雪的故乡,雪会说话。梦中他的雪提前来临,梦中他走出了自己的庭院,却走不出拥纳着那个家庭的村庄,走不出覆盖着那片山野的白色雪花。

醒来已是太阳高悬了,梦仍然在说话,晚秋残续的凉风还夹杂着梦中故乡的味道,等他补完这顿梦的早餐他就要向着故乡的山巅进发了。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