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心情随笔 > 纵乐的童年

纵乐的童年

推荐人:孤寒千里雪 来源: 时间: 2019-11-30 阅读: 8.79K 次

倘忆起我的童年,庞上的笑意便油然而露,但至久只笑三眨眼,从未笑得长。

然引我发笑的,却并不指儿时里的某次难忘,倒是现今对它的苦嘲。

记得是打求学始,我便每天纵乐而过,第一自是搁业于脑后,而后再是不闻良师之苦谏,不记祖母之咛告,然而终归以至于我幼时尝了不少亏。

然而我的纵乐,是不同常人幼时的那般薄趣的,相比之下,我的纵乐更显得迸激而疯狂,怖悸却有浓趣。像什么两米通天河、驾什么牛犄战车,冲踏什么直角神迹墙,还有戏什么丛林枪暗激战等等。

除去先前疯狂的那些,自然也少不了恶作剧。譬喻往同学碗里放石沙,趁机挪开同学的木椅,以及偷偷的扯开同学鞋带或是将鞋带死结系于桌腿等等。

而目下成年睿达的我,若忆起这等觉乐的蛮行,又怎能不教我发笑而自认为是幼稚的悔耻或是愚昧的作死。

虽童时的纵乐凿是伴着乐味而欢悦成长,但期间也失了极为重要的事,而那便是我的学业。

大致是纵乐的原因,使我于校六年绿光里每每考绩拿了末,最终却入不得好院,而因此,我便受到家人沉默的无望的冷眼,也更是迩家常下闲谈的笑柄。

曾几度有过憎愤自己,但多是恨童年,也常有时会自审自诘几个为什么?但至终却也还是问不出个所以然。

但随年长而脑通达,直成年才渐而了然,对于以往那些自卑而自我的仇愤,现看已然是毫无意义,且我又觉得那不过是我的童年时所该有的无常愚昧罢了,而我却复而自伤并将其仇视为自我肆荡的恶行。

不觉间,现时已年过十九,而因童年不美的自卑的愤怒,便也悄然地消了去。

汗革 (孤寒千里雪)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

赞助商